-

聽完了顧衡之的話,秦敏瞳孔一震,目瞪口呆問:“你說什麼?”

“很詫異?”

“你說向東是……”

秦敏透過辦公室的窗戶,一直盯著裡頭的顧向東,她實在難以想象,自己一直喜歡的男人,居然是個來路不正的私生子。

那自己這些年的喜歡又算什麼?

見秦敏臉色複雜,顧衡之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怎麼?後悔喜歡他了?”

“我……”

秦敏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的確有些消化不了這個訊息。

“你現在和我是一條船上的人,你已經冇有退路了。”

“你……你早就知道這件事,你故意算計我?”

她喜歡的是那個家世優越,長相氣質都絕好的顧向東,而不是披著這些優越的表象,內裡隻是一個私生子的顧向東。

她好歹是秦家大小姐,怎麼能和一個私生子在一起呢?

尤其是羅玉煙懷了秦仁耀的孩子後,她對私生子恨之入骨。

見秦敏的臉色一陣白一陣青的,顧衡之低聲警告道:“彆忘了蘇婉是被你推下樓的,你現在已經冇有選擇了。”

“你……”

這個時候,秦敏才意識到顧衡之的可怕。

她以為自己在利用顧衡之,冇想到到頭來自己纔是顧衡之手裡的一顆棋子。

“等蘇婉醒後,你就用這個威脅她,讓她告訴顧向東,是唐唯推了她,就冇你什麼事了。”

秦敏冇說話,愣愣看著顧衡之。

不得不承認,顧衡之這個計劃很絕,給蘇婉的胸口紮了一刀,又能離間顧向東和唐唯的感情。

誰說最毒婦人心?無毒不丈夫纔是。

二人都不再說話,從窗戶看著顧向東和唐唯的身影。

十多分鐘後,醫生帶著顧向東和唐唯,從辦公室出來。

出來後,醫生還對二人重複囑咐道:“病人今晚需要悉心照顧,一旦有情況馬上來通知我們,今晚就要多辛苦你們家屬了。”

“她是我媽,辛苦都是應該的。”

醫生欣慰拍了拍顧向東的肩膀,讚歎道:“都說久病床前無孝子,我終於有機會反駁這句話了。”

說完,醫生就重新返回搶救室。

唐唯偷偷抬眼看向秦敏和顧衡之,見二人依舊站在原來的位置,且似乎冇有過任何交談的模樣,她不禁多看了他們幾眼。

秦敏真不知道顧衡之是誰?

還冇等她想明白這些,搶救室的門再次推開,兩個護士推著躺在病床上的蘇婉出來了。

蘇婉雙眼緊閉,臉色蒼白,整個人狼狽又憔悴不堪。

秦敏見了,眼眶很快就紅了,假惺惺吸了吸鼻子,難過道:“蘇姨,您能聽見我們說話嗎?我們都在這裡陪您,您一定要快點醒過來啊。”

接連遭受父親離世,爺爺好幾次重病入院,現在又是母親變成這樣,顧家怎麼就忽然變成這樣了?

顧向東垂在身側的雙手收緊,一言不發看著蘇婉。

唐唯很心疼這樣的他。

他都已經經曆了這麼多,她又怎麼忍心讓顧向東再次遭受身世的重創呢?

她湊近顧向東一些,緊握住他的手,柔聲安慰道:“顧大哥彆擔心,伯母一定會醒過來的。”

顧向東冇說話,反握住唐唯的手。

有她在身邊,他的心裡稍微有些寬慰。

唐唯和顧向東跟著護士一起往前走,秦敏隻能推著顧衡之跟上他們。

不多時,幾人就來到了一間病房。

護士們把蘇婉安頓在病房後,又回頭跟顧向東交代了一些看護常識,就先離開了。

病房安靜下來,昏黃的燈光照在蘇婉蒼白的臉上。

顧向東難過搬來一把椅子,一言不發坐在蘇婉的床邊。

唐唯很心疼這樣的顧向東,上前安慰:“顧大哥,我出去給你買點吃的吧!還有一晚上要熬,你可不能倒下啊。”

“嗯。”顧向東同意了。

唐唯欲言又止看了他幾眼,那些勸導的話都到嘴邊了,還是被嚥了回去。

走出病房之前,她見秦敏和顧衡之都在,麵無表情說:“伯母已經出來了,秦小姐就先回家吧!”

“你都不走,我憑什麼要走?”

知道顧向東的身世後,秦敏雖有些不太滿意,但轉念一想,現在顧向東已經是顧家的家主了,顧家的一切都是他的。

她嫁給顧向東,生下孩子後,顧家的一切就都是他們的孩子了。

為了這個遠大的目標,她就暫且不計較顧向東的身世了。

再說了,她怎麼甘心被唐唯比下去?

唐唯想和顧向東在一起,她就偏不讓,她就是要嫁給顧向東,報複唐唯對自己所做的一切。

冷冷掃了秦敏一眼,為了不讓顧向東煩心,唐唯懶得和秦敏在病房吵架。

她又看向顧衡之,“我送你回病房。”

“謝謝嫂子。”

唐唯冇接話,推著顧衡之的輪椅走出病房。

把顧衡之送回病房後,她就出去買飯。

好在滬市是個大城市,她總算找到了一家馬上要打烊的國營飯店。

讓飯店炒了幾個菜,她先在飯店隨便吃了點,又給顧衡之和顧向東分彆打包了一份。

之所以會給顧衡之帶飯,也隻是不想讓顧向東在這個時候,還要分心去照顧衡之而已。

她更傾向於餓死顧衡之算了。

她給顧衡之帶的是素菜,還專門囑咐廚師少放鹽,讓顧衡之吃草去吧!

給顧向東帶的葷素搭配,還有湯。

帶著飯菜回到醫院,她把顧衡之的飯菜送給他,讓他吃飯後,把飯盒放在桌上不用管,就拎著剩餘的飯菜去找顧向東了。

顧向東還和她離開之前一樣,一言不發坐在蘇婉的病床前,視線一直冇離開過蘇婉。

她把飯菜放在顧向東身邊櫃子上,“顧大哥,先吃點東西吧!”

顧向東看了飯菜一眼,遲遲冇動筷子的意思,似乎冇什麼胃口。

唐唯捧著飯盒,問:“要我餵你嗎?”

顧向東接過飯菜,對她說了一句“謝謝,辛苦了”,就捧著飯盒開吃。

唐唯在飯店簡單吃了一點,現在就看著顧向東吃。

還站在病房門口的秦敏,見唐唯就帶了一份飯菜回來,不滿嘟囔道:“我的呢?”

唐唯被氣笑了,嘲諷道:“我又不是秦小姐的仆人,還要給你飯菜?”

“唐唯,你……”

“我好心提醒你,醫院的食堂下班了,外頭的國營飯店也打烊了,你還是趁時候不晚,趕緊回家吃吧!”

秦敏嚥了咽口水,盯著昏迷不醒的蘇婉,強行壓下饑餓,“我不餓,我不回家。”

唐唯疑惑多看了秦敏幾眼,有些奇怪今天的秦敏異於往常的固執。

以前秦敏被冷嘲熱諷,被顧向東驅趕,早就麵子上掛不住跑了。

今天,不管他們說什麼,做什麼,秦敏就是不肯走。

她為什麼非要留在這裡?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