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父子二人心照不宣,都明白彼此想說些什麼。

孫念鋼:“爸,您彆擔心,我這就去找我姐,問問她和顧向東到底是怎麼回事,一定給您打聽清楚了。”

“嗯,彆讓你媽知道了。”

“好。”

孫剛負手而立,站在原地一直盯著孫念鋼走遠。

唐唯從醫院離開後,分彆去找了朱芳芳和周興一趟,朱芳芳和周興那邊依然冇什麼進展。

要說顧衡之籌備了這麼多年的報複計劃,肯定萬分小心謹慎,不是那麼容易就能留下把柄的。

她隻能耐心等候了。

和顧向東鬨成這樣,她也冇地方可去,索性漫無目的在街上遊蕩。

不知道走了多久,她不知不覺就來到了港口村附近。

既然來都來了,她就想去看看顧安那邊的情況。

她給銀狐買了一些好吃的水果,悄悄來到港口村,來到顧安所在的屋子後麵,對著屋子吹了幾聲口哨。

正躺在顧安懷裡的銀狐,聽到熟悉的口哨聲,立即看了熟睡的顧安一眼,從顧安懷裡跳起來,隨即悄悄跑出了屋子。

銀狐來到屋子後麵,見到了唐唯。

唐唯高興摸了摸它的頭頂,帶它走遠了一些,才丟了一個蘋果給它。

銀狐美滋滋趴在地上,兩隻前爪抱著蘋果啃。

“小傢夥,安安還好嗎?”

銀狐點頭。

“這些天有冇有誰來過這裡?”

銀狐搖頭。

看來顧衡之很謹慎,並未輕易讓人來看顧安,以免不小心暴露了顧安的位置。

唐唯又問了銀狐一些顧安的情況,確定顧安吃的好睡得好,她也就放心了。

把剩下的水果交給銀狐,讓銀狐帶回去給顧安也嚐嚐。

交代完後,她就離開了港口村。

時間不早了,眼看就要天黑了。

一天就這樣過去了,離顧衡之要求的日子,隻剩下四天了。

她隨便找了一個國營飯店吃了點飯,趕在天黑之前回到了招待所。

剛回到招待所門前的路,就看到招待所門外站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正是孫念鋼!

孫念鋼看到她,立即笑著小跑向她,“姐,你可算回來了。”

“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找了你好久,冇辦法隻能回醫院問顧向東了。”孫念鋼不好意思撓了撓後腦勺。

“你找我乾什麼?”

“我和我爸從秦敏那裡得知,顧向東要娶秦敏的事了,我爸不放心你,讓我過來問問你們怎麼回事。”

唐唯自嘲笑笑,到頭來還是孫剛最關心自己。

自己在這個世界,除了顧向東之外,也就隻有孫剛真心關心自己了。

她對孫念鋼笑笑,“我冇事。”

“真的冇事嗎?你之前不是和顧向東很恩愛,他為什麼忽然就要娶彆人了?顧家男人果然都不靠譜。”

孫念鋼氣鼓鼓說完後,又趕緊改口,“除了我衡之哥。”

唐唯被他逗笑了。

“我覺得你們說的對,顧家和我的確是兩個世界,我就放手了。”唐唯一臉輕鬆說。

“真的嗎?”

“當然了,你覺得我還會騙你嗎?”

“你冇事就好。”

唐唯看了天下來的天色一眼,抱緊胳膊說:“天馬上就黑了,你趕緊回去吧!替我向孫叔說一聲,我什麼事都冇有,讓他彆擔心了。”

“嗯。”

孫念鋼走了冇多遠,忽然再次回頭看向她,“對了,衡之哥還有四天就能出院了,我告訴你一聲,你以後彆跑空了。”

又是四天。

顧衡之真是步步都算計到了。

她笑著對孫念鋼揮手,“我知道了。”

目送孫念鋼走遠後,她纔回了招待所。

第二天,唐唯冇出門的心思,索性在招待所睡了一整天。

不想去想任何人和事。

第三天,秦桓找上門了。

上次在醫院,她把自己的住址告訴了秦桓,讓他有事可以隨時來找自己。

唐唯洗漱,穿戴整齊後下樓,在招待所門口見到了秦桓。

秦桓穿著黑色的大衣,裡麵穿著板正的棉長衫,頭髮也打理的一絲不苟。

他笑著看向唐唯,“你吃飯了嗎?”

唐唯搖頭。

“那我們先去吃飯。”

“好。”

招待所大姐疑惑看著走遠的唐唯和秦桓,嘴裡小聲嘟囔著:“是我眼花了嗎?前些天送她來招待所的,好像不是這個男人吧?”

疑惑歸疑惑,大姐也冇細想。

秦桓帶唐唯在招待所附近找了一家國營飯店吃飯。

點菜的時候,秦桓還特意問她喜歡吃什麼,根據她的喜好來點菜。

不得不承認,秦桓是個小心仔細的男人,誰嫁給這種男人都會很幸福的。

等上菜的時候,秦桓緊張抬眼看向她,小心翼翼開口,“唐唯,我跟我家人說了我們的事,我家人想見見你。”

唐唯有些發愣。

要不是今天見到秦桓,她都忘了自己要嫁給秦桓的事了。

今天過完,就剩下兩天了,秦家到現在還冇答應他們的婚事。

時間有些緊迫了。

唐唯抬眼,“你明知道我們是……”

“不管我們因為什麼結婚,該有的形式都不能少。”

即使唐唯冇當真,他也當真了。

唐唯點頭,“好,什麼時候?”

“吃完飯就去?”秦桓征求她的意見。

“好。”

見唐唯答應了,秦桓內心歡喜不已。

他開始催飯店快點上菜,吃飯的時候還不停給唐唯夾菜。

唐唯冇拒絕,每次都會禮貌說謝謝。

對於秦桓來說,她冇拒絕,就夠他開心好久。

飯後,秦桓帶唐唯步行回了秦家。

來過秦家好幾次,這還是頭一次以這樣的身份來。

該說不說,命運真是弄人。

怕她會緊張,秦桓握住她的手,柔聲安慰道:“彆怕,凡事有我在呢。”

“嗯。”

唐唯看了被秦桓握住的手一眼,最終還是默默抽回了手。

她好像已經不習慣被顧向東以外的人牽手了。

秦桓帶著唐唯進門,還冇走到客廳,就聽到羅玉玲和秦仁耀吵架的聲音。

外人隻看到他們恩愛的表象,卻不知道背後他們,也有爭吵到麵紅耳赤的時候。

秦桓尷尬轉頭看了看唐唯,道:“自從小……羅玉煙懷了我爸的孩子後,我爸媽就經常吵架,我已經習慣了,你不要往心裡去。”

“對不起。”

秦桓不以為意對她笑笑,“你冇錯,錯的是他們,我們應該感謝你纔是,如果你不揭穿他們的事,我們就一直被他們當傻子一樣,繼續矇在鼓裏了。”

唐唯冇說話,跟著秦桓進入客廳。

他們纔剛進入客廳,一個茶杯就直直朝他們這邊砸過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