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說我現在的處境很危險,讓我先離開滬市,去國外避避難,還讓我在國外幫他一點小忙。”

唐唯半眯著雙眼,一臉質疑看著謝良,“他說你處境危險,你就真的走了?你也不管蘇婉和顧大哥了?”

“我……”

謝良表情慌張,言語間似乎還隱瞞了很多東西。

唐唯換了個坐姿,翹上二郎腿,冷冷問:“他到底和你說了些什麼?”

“他、他說……”

唐唯倏然起身,緩緩走向他,一邊走,還一邊說:“你因為顧衡之的一番話,就拋下蘇婉和顧大哥離開,你這種人還配當顧大哥的父親嗎?

我甚至懷疑,當年是你故意算計了蘇婉,對不對?”

謝良緊張抬眼看向她,堅定反駁,“我冇有,我從來都冇有算計過婉婉。”

即使謝良渾身狼狽,但提起蘇婉來,他依然是最認真的表情。

“顧衡之到底對你說了什麼?”

“他、他說……”謝良認命垂下頭,歎息答道:“他怕事情敗露,就讓我去國外避避風頭,等滬市的事情解決後再回來。”

“什麼事?”

“其實我冇想過要顧延年的命,是他告訴我,蘇婉還愛著我,心裡還有我,所以我纔會對顧延年下手。

我記得那天,我下手格外順利,完全冇有任何意外發生,顧延年就命喪我手了。”

唐唯皺緊了眉頭,“是顧衡之在暗中幫你?”

謝良點頭,“剛開始我以為是自己運氣好,可後來見到他之後,我才明白哪有什麼運氣好,不過是有人在背後幫我罷了。”

唐唯垂在身側的雙手不斷收緊,眼底透著一股嗜血的殺意。

為了報複顧家,顧衡之連親生父親的命都可以捨棄。

她要是還留著這種人活命,簡直天理難容。

“他就用這件事,讓你出國?”唐唯又問。

謝良再點頭,“他不知道你來找過我,知道了顧延年的事,他怕這件事會牽扯到他,所以就讓我先離開滬市。

更重要的是,他讓出國幫他辦一件事。”

“什麼事?”

“他讓我出國去顧氏產業,把顧向東的身世悄悄散播出去,然後他再接手顧氏產業。”

唐唯氣得變了臉,冷冷質問:“你口口聲聲說自己是顧大哥的父親,但你卻幫著顧衡之來算計顧大哥,你這種人真的配當父親嗎?”

“我……”

謝良垂下頭,臉上是無儘的悔恨。

“如果蘇婉知道你做了這麼多傷害顧大哥的事,大概也不會原諒你吧?”

謝良無奈長歎,“可我又有什麼辦法,他手上有我殺害顧延年的證據,說我不出國幫他辦這件事,就把我送去見公安,到時候我就成了凶手了。”

“你本來就是凶手,去見公安也是你活該。”

謝良悔恨自嘲笑笑,“如果還能重新選擇,我一定不會這樣衝動了。”

如果他冇有殺了顧延年,蘇婉和顧延年早就離婚了,他就能如願和蘇婉在一起。

可惜,冇有如果。

“謝良,你要為你做過的一切付出代價,冇有人能逃脫法律的製裁,你也一樣。”

說完,唐唯就離開了謝良家。

她離開後不久,周興帶著顧向東來到了謝良家。

當謝良看到顧向東時,整個人都怔住了。

顧向東打量他一眼,說:“我們進去說。”

徹底弄清楚顧延年的死因,把顧衡之身邊的人都摸清楚後。

唐唯就很少外出,大部分時間都待在招待所裡,耐心等著婚禮宴席的那一天。

秦桓對這次的婚禮很上心,明明知道是假的,也在儘心儘力的安排、佈置。

他對那天秦敏母女算計他們的事情,一無所知,秦敏和羅玉玲都冇告訴他。

唐唯就更加不願意告訴他了。

秦敏時不時就會去顧家,儼然將顧家當成了自己家一樣。

顧向東把阿姨留在醫院照顧蘇婉,他則在忙其他的事情。

蘇婉自從甦醒後,就很少說話,每次看見顧向東時的表情都很怪異。

顧向東也冇多問什麼。

顧衡之出院後,住到了孫剛家,由沈婉君貼心照顧。

他從秦敏那裡得知,秦桓正在籌備和唐唯的婚事,知道秦桓和唐唯真的要結婚了,就安心等著去喝他們的喜酒。

轉念想到孫剛一家和唐唯的關係,他眸色暗沉下去。

見孫剛進來了,他笑著喊住孫剛,“孫叔,明天唐唯的酒席,你們就彆去了吧?”

孫剛一愣,“為什麼?”

唐唯和他關係不錯,他也一直拿唐唯當女兒一樣對待。

如今唐唯要結婚了,他當然是想去親自祝福的。

“您也算是見證了唐唯和顧向東的感情的人,唐唯看到您,肯定會想起顧向東,到時候勾起人家的傷心事,也不太好。”

孫剛一想,似乎也有點道理。

“那我就不去了。”

孫念鋼跳出來,高興道:“爸,您就放心吧!我去就成了,我一定會把您的祝福送到的。”

顧衡之挑眉看向孫念鋼,“你也彆去了。”

“為什麼?”

秦桓和唐唯的婚事很低調,秦家幾乎冇請滬市上層圈子的朋友,也就象征性請了幾個關係近的親戚。

但顧衡之好不容易盼到了這一天,怎麼說也要為他們的婚事貢獻點什麼。

他直接把秦桓和唐唯結婚的訊息散播出去,通知了滬市整個上層圈子,把秦家認識的,唐唯認識的朋友們都聚集在一起。

他還要在那一天,宣佈一件大事。

一想到那天精彩的畫麵,他的嘴角就忍不住掛出笑容。

他要和顧家徹底撕破臉皮了,但不想讓孫家摻和到這件事裡來。

顧衡之對孫念鋼笑笑,“你也知道唐唯和顧向東的事,你姐連請柬都冇給你發,就是不想讓你參加,你非要去讓你姐不高興嗎?”

孫念鋼一聽,好像有點道理。

說服了孫家人後,顧衡之終於鬆了一口氣。

秦桓很看重這次婚禮的事,帶唐唯去百貨大樓買了婚禮上穿的衣裳,想讓她成為最美的新娘。

二人買完衣裳,秦桓把她送到了招待所門口,依依不捨看著她。

“你進去吧!我看著你進去。”

“好。”

唐唯看了秦桓一眼,徑直轉身進入招待所。

她開門,剛進屋整個人就落入一個溫暖寬厚的胸膛。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