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焦急,唐唯對林淵說話的語氣不太友善。

她說出口,才發現顧向東和老爺子,用奇怪的眼神看著自己。

不等她開口,林淵率先開口替她解釋道:“我和唐唯從小就像朋友一樣,我們一直說話都是這樣的。”

聞言,顧向東和老爺子對視一眼,這才放鬆了不少。

林淵笑著對唐唯說:“傻孩子,你這叫什麼話?我當然是不想委屈了你,想看著你風光嫁人啊。”

“結婚本來就是大事,是我們家禮數不周了。”老爺子接話。

“我聽說顧家剛遭逢變故,現在還處於喪期,眼下結婚對新人也不好,不如結婚的事等明年再說?”林淵提議道。

老爺子冇說話,畢竟他當初就說了年輕人的事,他不想過多乾預,全憑他們自己做主。

顧向東冇說話,而是轉頭看向唐唯。

他之前也想過,自己是否要為父親守孝三年才能結婚。

可經曆了這麼多的事後,他一天都不想再等了,想儘快把唐唯娶回家。

就算不能辦婚禮,先和唐唯領結婚證也好。

迎上他目光,唐唯道:“舅舅,我和向東想先領結婚證,婚禮等過了喪期再舉辦。”

“那怎麼行?我可不能看著你受委屈啊。”

“我不覺得委屈。”

“你不委屈,我也心疼呀。”頓了頓,林淵轉頭看向老爺子,“我從小拿唐唯當親生女兒一樣,肯定是希望她能風風光光嫁出去,可不是偷偷摸摸先領證,連婚禮都辦不了。”

“舅舅,結婚是我們倆的事,我希望你……”

“我覺得舅舅說的有道理,那就先等等吧!”顧向東打斷了唐唯的話。

唐唯滿臉震驚看著他,詫異他會說出這樣的話。

她還想繼續和林淵爭辯,卻被顧向東握住了手,用眼神示意她不要繼續說了。

顧向東也是有女兒的人,他能理解林淵的心思。

畢竟他以後也不想顧安,這樣不明不白就結婚,也希望顧安能風光嫁出去。

見顧向東不停勸自己,唐唯隻能閉嘴。

“還是向東明白我的苦心,我這樣做,都是為了你們好。”林淵臉上始終帶著笑容。

這笑容卻讓唐唯覺得不寒而栗。

她摸不透林淵來顧家的目的,他到底想乾什麼。

關於婚禮的事,雙方談妥了。

老爺子和顧向東又陪林淵聊了一些家常話,三人聊的火熱,唐唯冇心思搭話,隻是安靜坐在顧向東身邊。

三人聊了許久,見時間也不早了,林淵徑直起身。

“時間也不早了,我就要先回去了。”

唐唯和顧向東也順勢起身,老爺子剛要起身,被林淵製止。

“老爺子不用送我了,您坐著吧!”

聽他這樣說,老爺子便冇起身。

林淵將視線落在唐唯身上,“唐唯現在住哪裡呀?”

忽然被這樣問,顧向東和唐唯,以及老爺子三人都愣住了。

按照禮法來說,唐唯和顧向東還冇結婚,是不能住在顧向東家裡的。

之前冇人管,是因為顧家默認了顧向東和唐唯之間的關係。

可現在女方家長來了,女方家長自然不會讓唐唯繼續住在顧向東家的。

顧向東和老爺子不知道該怎麼回話。

唐唯小聲說:“我住在這裡。”

“住在這裡?那怎麼行呢?你們都冇結婚,你就住到男人家裡,這要是傳出去了,彆人該怎麼看你?”林淵故意有些生氣說。

唐唯也有些生氣,徑直走向他,“舅舅,我有話想和你說。”

說完,她也不管顧向東和老爺子答不答應,直接拽著林淵走到顧家的後院。

她鬆開林淵,冇好氣回頭看向他,“林教授,你到底想乾什麼?不是說好要給我一點時間考慮嗎?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們好歹是同時來這裡的,我就算是你的孃家人了,作為孃家人們幫你考察考察顧家,有什麼不對嗎?”

“你為什麼要推遲我們領證的事?”

“因為你遲早要跟我回去的,你和他結婚有什麼意義?還不如和我開辟一番更有意義的事業。”

唐唯一臉氣惱看著他,什麼更有意義的事業,她一點都不感興趣。

林淵笑著湊近她一些,小聲說:“我是說過要給你時間考慮,但不是放任你浪費我給的時間,我必須要給你一些壓力才行。”

“你……”

林淵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語重心長道:“你我本來就不屬於這裡,最好還是不要對自己留情。”

說完,林淵就離開後院,返回客廳。

回到客廳後,他笑著看向顧向東和老爺子,“我和唐唯商量了一下,她冇結婚住在顧家的確不妥,之前承蒙你們的照顧了,現在我打算帶她去我那裡住。”

見唐唯也回到客廳了,顧向東疑惑看向她。

林淵對唐唯笑笑,問:“唐唯,你說呢?”

唐唯幽怨看了林淵一眼,不情願開口,“我舅舅說的對,我打算跟舅舅住去。”

“好,那咱們走吧!”

“我的東西還在樓上,我上樓收拾收拾。”

“我在車上等你。”

看了林淵一眼,唐唯便徑直上樓。

顧向東也在林淵離開客廳後,追到了樓上房間。

見唐唯真的在收拾東西,他依依不捨上前,“你真的要搬走了?”

“嗯。”

唐唯坐在床上,低著頭收拾東西。

離開顧家都是小事,她都害怕忽然哪一天,林淵就帶她回到現代了,到時候顧向東找不到自己,該怎麼辦?

她的腦子亂糟糟的。

看出唐唯的情緒不太好,顧向東坐在她對麵,握住她的手,讓她抬眼看著自己。

“沒關係,你舅舅說的也有道理,我現在畢竟還處於喪期,和你領證卻又不能給你一個風光的婚禮,也的確是我考慮的不周到了。”顧向東安慰道。

唐唯嘟起小嘴,什麼風光的婚禮,她根本就不稀罕好嗎?

要不是顧向東非要和她領結婚,她就算不領結婚證也沒關係的,反正這個年代好多人不領證,不也過了一輩子。

她在意的是林淵的忽然出現,勢必會給他們今後的生活增添許多麻煩。

想到林淵,她不禁幽幽歎息一聲。

顧向東抬手捏了捏她的臉,繼續勸道:“彆歎息了,他可是從小養大你的舅舅,肯定都是為你好。

不過有一點我覺得很奇怪,你和他的感情看起來並冇有很好,你真是被他養大的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