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的家人果然和我想象的一樣,堅決反對我們在一起,不允許我出現在他麵前。”

說完,溫然下意識把手放在小腹上,溫柔盯著小腹說:“不能和他在一起也沒關係,以後有我們的孩子陪著我,我也知足了。”

“那他呢?你替他想過嗎?”唐唯問。

溫然抬眼,苦笑搖頭,“他的家人說胡天宇不能和我在一起會難過一陣子,等遇到喜歡的人,就能從難過中走出來。”

“所以你就……”

溫然笑著點頭,“我當初之所以會離開他,也是想到了這些,我不願意讓他夾在我和他的家人中間難做人,這不是我願意看到的。”

唐唯冇立即說話,而是抬眼打量了她住的老舊房子一眼。

“可你現在這樣的生活……”

“好了,你就彆為我擔心了,我覺得自己現在挺好的,也就是現在月份大了有些不方便。”溫然安慰著唐唯。

“那今天那些二流子是怎麼回事?”

溫然無奈笑笑,“那些二流子也住在這附近,經常看見我一個人出入,就盯上了我,他們之前都冇找過我麻煩,也就今天纔會……”

“以前不會,不代表以後不會,今天幸好是我撞見了,要是我冇撞見的話,你打算怎麼辦?”

溫然不說話了。

唐唯起身走近她一些,心疼拉著她的手,“你現在還懷著孩子,孩子馬上就要生了,不能繼續住在這裡了。”

想了想,唐唯繼續說:“我給你找個招待所先住下,等我給你找到新的房子後,你就搬進新房裡住。”

說完,唐唯拉著溫然拜年要起身。

溫然笑著拒絕,“以前我就總給你添麻煩,現在剛見到你,又要給你添麻煩,這可不行。”

“有什麼不行的?”

溫然堅定搖頭,道:“我住在這裡真的挺好的,冇人來打擾我,也不用擔心會撞見胡天宇,你就讓我繼續住在這裡吧!”

“可你這……”

唐唯的話說到一半,最終還是冇繼續說下去。

溫然比她年長,決定的事情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不會因為她的三言兩語改變。

無奈長歎一聲,唐唯隻能拉著她重新坐下。

即使不能幫溫然換個住的環境,她也想幫幫溫然。

她從空間拿出一些錢來,塞到溫然手裡,“這些錢,你拿著。”

溫然攤開手,看到手裡攥著的一大把大團結時,睜圓了雙目看向唐唯。

“這是……”

“咱們是好姐妹,你彆跟我客氣,這些錢你先拿著,就當是讓你肚子裡的孩子吃好點,補充點營養。”

“真不用,我自己有錢。”

唐唯態度堅決握住溫然的拒絕的手,“你不收這個錢,就是不拿我當好姐妹了,我就要生氣了。”

“你……”

拗不過唐唯,最終溫然還是收下了唐唯給的錢。

溫然剛把錢收好,她那扇破舊的大門便被“哐哐”敲響了。

又快又急的敲門動作,震得彷彿馬上就要把門板卸下來似的。

唐唯轉頭看向溫然,“你有朋友來找你?”

溫然一臉木然。

“你在這坐著,我出去看看。”

“嗯。”

唐唯徑直走到大門處,拉開了大門。

大門剛打開,一張張熟悉的麵孔便出現在她眼前。

這不是她前不久剛剛教訓過的那幾個二流子嗎?

這是什麼情況?

唐唯滿臉疑惑看著這些人,還冇來得及問話,就聽到一個年輕的聲音說:“住在這裡的那個懷孕女人呢?”

唐唯聞聲抬眼看向說話的人。

是個年輕的男人。

身形修長的男人穿著黑色的棉衣,眼角下有一道深色的傷疤,留著精神的小平頭。

男人眼神清冷,一眼看過去就是個不好惹的主。

唐唯下意思提高警惕,反問:“你是誰?”

“我找住在這裡的那個孕婦,我這幾個兄弟不懂規矩嚇到了她,我特意帶著他們過來道歉。”

幾個二流子立即點頭附和道:“是啊,我們跟著大哥來道歉了。”

唐唯剛要想辦法把這些人打發了,就聽屋內的溫然問:“唐唯,是誰啊?”

男人聽到溫然的聲音,目光柔和了不少,對著門內大聲迴應,“是我,我帶欺負你的人來跟你道歉了。”

溫然有些好奇,就來到了大門口。

當溫然看到門外站著的男人,以及幾個二流子時,臉上露出淺笑。

“是你們啊。”

男人對她點頭。

“我姐妹也打傷了你的兄弟,就不用道歉了。”

男人焦急道:“那怎麼行,他們欺負你,被打也是活該,該道的歉還是要道的。”

唐唯微微挑眉,這男人模樣冷冰冰的,說出來的話倒是有幾分道理。

不顧溫然的拒絕,男人拍了拍幾個二流子的腦袋,大聲訓斥道:“人都在這裡了,趕緊道歉啊。”

幾個二流子立即彎腰,整齊道:“大姐,對不起,我們不該欺負你,我們下次再也不敢了。”

“大家都是鄰居,希望你們今後好好做人,不要欺負任何人。”溫然說。

“是,大姐說的對。”

幾個二流子道歉後,男人就讓他們離開了。

男人來到溫然麵前,二人隔著一道門框麵對麵站著。

男人下意識掃了她隆起的肚子一眼,主動開口,“我叫謝峰,就住在你附近,往後再有人欺負你,你就報我的名字,就冇人敢欺負你了。”

“謝謝你。”

“那……你叫什麼名字?”謝峰小心翼翼詢問。

“我叫溫然。”

“溫然,真好聽。”

唐唯偷偷打量這個謝峰,總覺得他看溫然的眼神很不一般。

溫然和謝峰說了幾句話後,謝峰就離開了。

臨走之前,謝峰還依依不捨看了溫然幾眼,那眼神活脫脫像離家的丈夫,捨不得妻子一般。

送走了謝峰後,唐唯關上大門,和溫然重新回到堂屋坐下。

唐唯好奇追問:“那個謝峰是什麼人?”

“我也不清楚,從我住在這裡開始,他們就住在這裡了,平時也隻是在巷子裡撞見過,我們冇怎麼說過話。”

“可我看謝峰看你的眼神怪怪的,你還是要小心他一些。”

“嗯,你放心吧!”

見時間也不早了,唐唯就和溫然告彆,打算明天再來看她。

唐唯從溫然家出來,剛走到小巷子口,就遇見了謝峰。

謝峰也看到了她,緩緩走向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