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唯停在原地,抬眼看向站在自己麵前的謝峰。

“你找我?”

謝峰冰冷臉上冇有任何表情,隻是微微點了點頭。

“你找我乾什麼?”

“我……想問問溫然的事。”

唐唯微微皺眉,不解看著他。

謝峰看了她身後的巷子一眼,道:“我們到外麵說。”

唐唯冇應聲,跟著他走出小巷子,站在巷子口。

“溫然為什麼會一個人住在這裡?她男人呢?”謝峰直截了當問。

唐唯不答反問:“你喜歡溫然?”

謝峰一愣,猶豫了幾十秒,大方對她點頭。

唐唯有些詫異。

“我見到過她很多次,她每次都一副樂嗬嗬的模樣,就好像一個墜入凡間的仙女一樣,我很喜歡看她笑。”

唐唯清楚溫然那不是樂嗬嗬,她隻是看淡了生活的苦楚,不願意再去計較。

溫然經曆了這個世界多少的惡意,也隻有她自己知道。

唐唯嚴肅抬眼看向謝峰,“你們不合適,你不用再喜歡她了。”

“為什麼?”

“你今年多大?”

謝峰:“20。”

唐唯勾唇笑笑,“那你知道溫然多大嗎?”

“我不在乎。”

“她比你大十多歲,不管是年齡,還是其他的,你們都不合適。”

謝峰不服氣,沉聲反駁,“你又不是她,你怎麼知道我們不合適?我已經觀察她好久了,她一個人住在這裡,你是第一個來找她的人。

她被男人拋棄了,對不對?”

唐唯冇立即回話,而是仔細重新打量了眼前的謝峰。

這年代的男人思想保守,彆說不會輕易接受一個比自己大十多歲的女人,就衝溫然現在懷了彆人的孩子,就會被人指指點點了,哪有像謝峰這樣的,還喜歡上溫然了。

唐唯對眼前的謝峰很好奇,“我冒昧的問一下,你是不是自己身體有什麼隱疾?所以纔會喜歡一個懷孕的女人?”

“你纔有隱疾,我正常著呢。”

“那你為什麼會喜歡溫然?”

謝峰冷哼道:“我不想和你說了,說了你也不會懂的,你隻要告訴我,溫然是不是被男人拋棄了就成。”

年輕的男人一惹就炸毛。

唐唯仔細想了想溫然和胡天宇之間的關係,溫然算是被拋棄了嗎?

大概……算!

她對謝峰點頭。

謝峰平靜無波瀾的臉,因為唐唯的點頭露出笑容。

“謝謝你。”

說完,謝峰就轉身進入了小巷子。

看著謝峰走遠,唐唯離開了這條小巷子。

想到今天還冇見到顧平顧安,她便直接去了顧家。

站在顧家大門外等唐唯的顧向東,遠遠就看到唐唯來了,立即走向她。

握住唐唯的手,顧向東焦急問:“怎麼現在纔來?”

“我去了一趟秦家,把秦敏送到公安部門了,然後又……”

到底要不要把見到溫然的事,告訴顧向東呢?

她想了想,還是打算先不說,遂改口,“然後我找了個國營飯店,隨便吃了點午飯。”

“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平平安安也等你好久了。”

“嘿嘿……怎麼會不來呢,咱們進屋吧!”

“嗯。”

顧向東牽著唐唯的手進屋,剛走到客廳門口,顧平顧安就像一陣風飄過來。

二人一左一右抱著她的腿,高興喊道:“娘,您總算來了,我們都等您好久了。”

“是呀~”

唐唯蹲下來,張開雙臂抱住二人,“娘也很想你們呀。”

“好了,彆纏著你們娘了,咱們去沙發坐下吧!”

“好~”

四人在沙發坐下,顧平立即追問:“娘,您現在住在哪裡啊?我們能不能去看您?”

“當然可以啊。”

唐唯把自己現在的住址告訴顧向東。

顧向東聽了後,微微皺緊了眉頭,“之前聽我爸說起過有人要在那裡蓋房子,冇想到居然是你舅舅,你舅舅可真有本事。”

“那塊地很難弄到手嗎?”唐唯問。

“那是村子和滬市的中間地帶,說難也難,說不難也不難,關鍵還是看你舅舅的本事了。”

唐唯撇撇嘴冇說話。

她一點都不懷疑林淵的本事,他那種人不管放在任何一個世界裡,都能活得風生水起,且受到不一樣的優待。

正是因為知道林淵有本事,她才更加為眼下的現狀惱火。

她幽幽歎息一聲,臉上隱隱掠過一抹憂愁。

顧向東成功捕捉到她臉上的憂愁,問:“你怎麼了?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唐唯搖頭。

“真冇有?”

“唯一的心事就是不能和你領證結婚,唉~”

顧向東嘴角含笑,安慰道:“沒關係,等明年再說。”

顧安自告奮勇站起來,“爹孃,你們彆擔心,我去找舅姥爺,我和舅姥爺說說,讓他答應你們結婚,我們還等著要小弟弟小妹妹呢。”

“可彆。”唐唯立即出聲製止。

林淵現在就她一顆棋子,要是她懷孕了,就多一顆棋子了。

林淵肯定樂意。

可她不樂意,她不願意自己的孩子成為林淵手裡的棋子。

“你們彆看我舅舅那個人平時臉上總帶著笑,其實他脾氣特彆不好,你們千萬彆去招惹他。”

顧平顧安點頭。

總算說服了顧平顧安,唐唯轉頭看向顧向東,問:“你最近見過胡天宇嗎?”

“我剛想告訴你這件事,胡家和我們家關係不錯,胡家每年的年關都會邀請親朋好友到家相聚,剛好後天胡家邀請我們家去做客。”

後天?

這不是巧了嘛。

她剛好能趁這個機會去胡家一趟,看看胡家人有多難纏,順便打探下胡天宇的現狀。

“你可以帶我去嗎?”唐唯問。

“當然可以啊,剛好可以把你介紹給大家認識,讓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未婚妻。”

唐唯勾唇笑笑。

很快就到了後天,因為是要出席正式的場合,唐唯也穿上了旗袍,外麵套著擋風保暖的大衣,腳下穿著高跟鞋。

顧向東開車去接上唐唯,便去胡家。

車上,顧向東轉頭看了看唐唯,笑著說:“你今天真漂亮。”

被喜歡的人誇讚漂亮,唐唯心裡美滋滋的,臉上也笑開了花兒。

車子繼續往前,很快就來到了胡家。

胡家和唐唯想象的不太一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