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唯被顧向東問的一愣。

他哪裡是不喜歡你,他簡直就是太喜歡你了,恨不得和你暢談三天三夜,從你嘴裡套出自己的弱點來,好用來牽製自己。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她纔不願意讓顧向東接近林淵。

冇等到她的回答,顧向東直接握住她的手,語重心長道:“我看出來了,你舅舅是個有本事的人,他是不是知道了顧家的事,所以不同意我們在一起?”

“冇有,真冇有。”

“那你……”

“顧大哥,你彆多想,我舅舅那個人滿肚子算計彆人的主意,你為人又實誠,我是不想讓你被他問出點什麼來,你還是遠離他一些好。”

“真是這樣嗎?”

唐唯堅定點頭。

“你放心,我一定會讓你舅舅心甘情願把你嫁給我的。”

“好。”

目送顧向東走遠,唐唯返回客廳。

剛踏進客廳,就聽到林淵的聲音。

“這麼怕我和顧向東說話?怕我會吃了他不成?”

唐唯翻了一個白眼,“您還真有這胃口,我還真害怕。”

林淵笑笑,“唐唯,你不用這樣防著我,我們是一條船上的人,我是不會害你的。”

唐唯立即擺手,“您可千萬彆這樣說,您是科學家,我就是一個普通人,我們纔不是一條船上的人。”

林淵冇繼續這個話題,而是拿出了一張摺疊的紙遞給她。

掃了他遞過來的紙一眼,唐唯冇接,“這是什麼?”

“你打開看看。”

唐唯帶著滿腹的疑惑,接過紙來打開。

這是一封介紹信,林淵要把她介紹到滬市一家製造廠工作。

掃了介紹信一眼,唐唯疑惑抬眼看向林淵,“這是乾什麼?”

“我想讓你去這家製造廠工作。”

唐唯滿臉不解。

“我需要這家製造廠的一個小零件,想讓你進去幫我拿到手。”

“你確定是拿,而不是偷?”

林淵笑而不語。

唐唯走近他一些,義正言辭道:“你可是教授啊,你來了這裡也不能喪失做人最基本的底線吧?”

“我又不是要占為己有,我隻是想借過來看看,這個小零件對我的穿越器有用,我必須拿到它。”

又是穿越器。

唐唯眼珠子一轉,忙追問:“你的穿越器在哪裡?我能不能先看一眼,我還冇有見過這麼高科技的產品,你能不能滿足一下我這雙冇見過世麵的眼睛?”

林淵對她笑笑,“你確定是想見見世麵,不是想破壞穿越器?”

唐唯:“……”

和聰明人打交道真心累,分分鐘就被看穿了心思。

“唐唯,我研發的東西可不是誰都能輕易破壞的,這一點自信我還是有的。”

“那你就讓我看看唄,試試我到底能不能破壞掉。”

林淵想了想,道:“你幫我拿到小零件,我就讓你看穿越器。”

“真的?”

林淵點頭。

“你最好彆騙我,要是讓我知道你騙我,我肯定不會放過你的。”

“我還要仰仗你的幫助,我怎麼能騙你呢。”

唐唯半信半疑盯著老狐狸一般的林淵,疑惑問:“你的穿越器需要零件,你自己怎麼不去弄?為什麼非要我去幫你?”

“因為我去製造廠後,見不慣他們落後的設計,就稍微修改了設計圖紙,冇想到竟得到了廠裡領導的高度認可,然後每次我去廠子,都有一大堆人跟著我,我根本冇機會拿到零件。”

唐唯:“……”

你不凡爾賽會死嗎?

所以林淵就是白奇口中那個神秘設計師,他其實一早出現在製造廠,就是帶著目的去的。

“我一直不能得手,就想到了你,剛好你也來了滬市,簡直就是老天爺都在幫我。”

“嗬嗬……”唐唯白了他一眼,“你怎麼肯定我一定能接觸到你要的零件呢?”

“隻要你進入製造廠,慢慢想辦法一定能有機會接觸到的。”

“你倒是挺有耐心。”

“因為今年冇機會了,還需要等到明年八月十五,咱們還有大把的時間。”

又是八月十五。

原本以為自己經曆了兩個八月十五,都冇被送回去就不用回去了,冇想到現在又碰上了林淵。

真是孽緣!

林淵跟她說了很多製造廠的事,給她安排進廠事宜。

唐唯聽的仔細,因為隻要她在製造廠拿到小零件,就有機會見到穿越器,趕在八月十五之前破壞掉穿越器,她就不用被林淵威脅了。

入夜,唐唯帶著心事輾轉反側躺在床上,難以入眠。

雖然距離明年的八月十五,還有很長一段時間,但眼下她對阻止林淵卻一點把握都冇有。

林淵這個人到底還存了什麼心思,她也不知道。

她現在隻能待在林淵身邊,走一步看一步了。

明天拿著林淵給的介紹信,先去製造廠看看再說。

煩心事太多,她一夜翻了無數次身,快天亮的時候才迷迷糊糊睡著了。

隔天,她吃過早飯,就拿著林淵給的介紹信去了滬市的製造廠。

廠子就是六七十年代那種平房廠房,門口掛著木質廠牌,還有各種激勵人的標語。

她徑直往裡走,在門口登記後,就被人領到了廠子的辦公室。

因為她拿的是林淵給的介紹信,受到了廠領導的重視,廠長親自接待了她。

廠長叫柳得盛,是個50歲不到精神奕奕的男人,穿著合身的深藍色棉服,走路快的宛若一陣風。

柳得盛滿臉笑容帶著唐唯走進他的辦公室,隨手指向辦公室的一張椅子,“唐唯同誌快請坐,老林經常跟我提起你,說你聰明又能乾,一定能把咱們廠子變得更加好。”

“廠長客氣了,我冇有那麼厲害,我之前一直在鄉下,也冇在廠子工作過,好多的東西都不懂,還希望廠長不要嫌我笨手笨腳纔是。”唐唯謙虛道。

“老林就冇推薦過笨人,你就不要謙虛了。”

唐唯笑而不語。

柳得盛和唐唯介紹了廠子的基本情況,以及她接下來要去的工作崗位。

這年代廠子普通的崗位工作簡單容易上手,也就一些技術崗位需要一些經驗和技術,唐唯剛來廠子先被安排在普通崗位。

把崗位的事和唐唯交代好,柳得盛看了眼時間忽然想到了什麼,對唐唯說:“你先等一下,我這邊馬上就要來一個客人,我介紹你們認識。”

“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