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指握在一起後,陳薇立即鬆開,低聲道:“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

顧向東皺眉看了她一眼,把水杯放在她麵前,趕緊收回手來,放在桌下在褲腿上擦了擦。

唐唯將顧向東的舉動都看在眼裡,自然不生顧向東的氣,繼續吃飯。

柳得盛一臉尷尬,隻能裝作什麼都冇看見,埋頭吃自己的飯。

陳薇喝了一口水後,感激看向顧向東,“謝謝顧先生特意幫我倒水,顧先生真的好溫柔、好體貼,也難怪唐唯這麼喜歡你了。”

唐唯對陳薇的話微微皺眉,夾菜的動作都頓了一下。

“客氣了,水壺剛好在我這邊,我隻是順帶而已,冇有特意要幫你的意思。”顧向東冷聲解釋。

陳薇麵上稍微露出一絲尷尬的表情來,但很快又被掩飾好。

她一臉抱歉看向唐唯,“對,剛纔是我說錯了,顧先生隻是順帶而已,唐唯千萬不要介意啊。”

“我不介意啊。”唐唯對茶姐陳薇大方笑笑。

“你不介意就好,我就怕你會誤會我和顧先生,到時候再影響你們的感情就不好了。”

唐唯放下筷子,滿臉好奇看著她,“你和向東發生了什麼?我要誤會你們?”

這回輪到陳薇說不出話來了。

陳薇就算再茶,也不好意思當著顧向東和柳得盛的麵,說出剛纔二人手碰到手的事吧?

她隻能用一個尷尬的笑容,來迴應唐唯的話。

淺淺看了陳薇一眼,唐唯轉頭看向顧向東,一言不發衝顧向東伸出一隻手。

顧向東隻是看了她一眼,便倒了一杯水,放在她手上。

“謝謝。”

顧向東寵溺拍了拍她的頭,迴應她一個溫柔的笑。

唐唯故意衝陳薇舉了舉杯,滿意喝水。

她就是要提醒和警告陳薇,自己和顧向東的感情好到,隻要彼此的一個動作,一個眼神,對方就能讀懂一切,不是誰都能輕易插足的。

高手的必殺技,往往看似平平無奇,卻能給人致命的一擊。

唐唯明明什麼都冇做,陳薇就連和她過招的資格都冇有。

有了這一番警告後,陳薇老實多了,不再整幺蛾子,終於能老實吃飯了。

飯後,柳得盛和陳薇一起將二人送出飯店。

臨走之前,柳得盛和唐唯、顧向東二人分彆握手。

輪到陳薇的時候,顧向東和唐唯心照不宣,都拒絕和陳薇握手。

雙方說了幾句話,顧向東就帶著唐唯離開了。

等二人走遠後,柳得盛才小聲問起,“薇薇,你剛纔乾什麼呢?我們廠子好不容易邀請到顧向東來交流指導,你可彆把他給我嚇跑了。”

“廠長放心吧!我會幫你永遠留住他的。”陳薇滿臉自信,似乎已經有了自己的計劃。

“你可彆亂來啊。”

“我知道,你放心吧!”

想到剛纔陳薇看顧向東的眼神,以及說的那些話,唐唯氣鼓鼓道:“你以後在廠子裡儘量離那個陳薇遠一點,那個女人不對勁。”

“聽你的,要不然我明天和柳廠長說換一個人來接洽?”

“不用了,到時候柳廠長該覺得我小氣了。”

在正常的工作和生活中,顧向東難免會接觸到很多的異性,甚至是比自己還優秀的異性。

她不能要求顧向東遠離這些異性,來給自己增添安全感。

安全感是相互給的,她要相信顧向東。

顧向東握緊她的手,“我告訴柳廠長,你容易吃醋,讓他給我換個男的。”

“說誰吃醋呢?我纔沒有。”

顧向東笑笑,“對,你冇有,我從來都不會讓你吃醋。”

顧向東牽著她繼續往前走,“回哪?”

唐唯想了想,“先回顧家看看顧平顧安吧!”

“好。”

二人回到顧家,剛踏進客廳,顧平顧安就朝他們小跑過來。

唐唯抱了抱二人,剛要說話,就聽顧安說:“娘,咱們家來客人了,是一個很漂亮的姐姐。”

客人?

漂亮姐姐?

顧家除了秦敏來過,她還冇見過其他人來。

顧向東也很疑惑,“誰啊?”

顧平搖頭,“我們都不認識,那人去了奶奶房間,正在和奶奶說話。”

是來找蘇婉的?

唐唯和顧向東交換了一個眼神,顧向東也表示不知道誰來找蘇婉了。

二人也冇多想,便上了樓。

幾人在樓上玩了會兒,唐唯覺得有些餓,就想下樓找點水果吃。

把兩個孩子交給顧向東後,她就下樓了。

正打算去廚房的時候,蘇妙妙從蘇婉房間出來了,二人剛好在客廳遇上。

知道蘇妙妙是顧向東的表妹後,再次撞上唐唯就尷尬了。

不等唐唯說話,蘇妙妙就皺眉指著她問:“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過來做客。”

“做客?我怎麼不知道我姑姑還認識你這種人?”蘇妙妙言語間儘是對唐唯輕視。

“你不知道的事還多著呢。”

說完,唐唯懶得搭理蘇妙妙,徑直從她麵前走過,打算繼續去廚房。

上次在胡家,唐唯當著許碧華的麵那樣說自己,讓自己在許碧華麵前丟了麵子。

這次在顧家,這裡是自己的地盤,她當然不會輕易放過唐唯了。

她攔下唐唯,下巴微抬,不滿看著唐唯,“你不許走,你還冇告訴我,你為什麼會來我姑姑家呢。”

“你想知道,我就一定要告訴你嗎?”唐唯反問。

“你憑什麼不告訴我?”

“我憑什麼告訴你?”

二人麵對麵站著,四目相對,誰也不肯退讓半分。

唐唯滿臉無奈,在心裡偷偷罵胡天宇,現在她該怎麼和蘇妙妙掰扯清楚這些事?

就在她沉默的時候,蘇妙妙忽然睜圓雙目,震驚道:“我知道了,你是來找我表哥的,對不對?你腳踩兩條船!”

“我……”

“好啊,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你都有了天宇,現在又來招惹我表哥,我一定要讓我表哥看清你的真麵目,不能讓我表哥被你哄騙。”

話音落,蘇妙妙抬頭對著樓上大喊:“表哥,表哥,你在樓上嗎?你快下來一下。”

正在房間陪兩個孩子的顧向東,聽到蘇妙妙的聲音,立即從房間出來。

當他看到樓下的唐唯和蘇妙妙撞在一起,眉心微微皺了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