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個二流子聽唐唯忽然喊住自己,都被嚇了一跳,紛紛膽戰心驚回頭看向她。

為首一個略微大膽一點的二流子,笑嘻嘻問:“姐有事嗎?”

“你們是上回那個……”

不等唐唯把話說完,幾個人就趕緊覺悟點頭。

“你們和謝峰是好兄弟?”

幾人再次點頭。

“那你們都知道謝峰喜歡溫然嗎?”

看謝峰對溫然無微不至的溫柔勁兒,可不像是喜歡了一天兩天的樣子。

這些人和謝峰既然是好兄弟,肯定都知道謝峰喜歡溫然的事。

像他們這種人最講兄弟義氣,他們怎麼會明知謝峰喜歡溫然,還要去欺負溫然呢?

唐唯隻能想到這一切都是謝峰安排的。

幾個人麵麵相覷,誰也不敢開口說話。

唐唯湊近剛纔說話的男人,問:“到底怎麼回事?”

“姐,那個……”

“你們要是不說的話,我就回去當著溫然的麵,親自問謝峰了。”

說完,唐唯便作勢就要轉身回溫然家。

見狀,男人匆忙上前攔住她,“姐,咱們有話好好說,您彆激動啊。”

唐唯雙手抱胸打量他們,“好好說也不是不行,就看你們的誠意了。”

幾個男人再次交換一個眼神,打也打不過唐唯,現在又有把柄捏在她手上,最終隻能對唐唯妥協。

男人無奈歎息一聲,低聲說起謝峰喜歡溫然的事。

原來,一切都和唐唯猜的差不多。

謝峰從溫然搬到這邊來住,就留意到了溫然,幾次的擦身而過,謝峰都在觀察溫然。

他發現溫然是個溫柔的女人,又瞭解到從溫然大著肚子住在這裡,就從來冇有男人來看過她,便猜測溫然是被男人拋棄了。

謝峰的母親被父親拋棄,母親生下他後,因為身體不好,在他五歲的時候就走了。

從此,他就過上了無父無母的生活,隻能靠翻垃圾桶過日子。

後來又認識了一幫同樣無父無母的孩子,大家一起照應長大。

為了生存,他們也會尋求各種各樣的機會,他們就在黑市幫人做事。

謝峰之所以喜歡上溫然,就是因為想到了自己的母親,很心疼溫然的遭遇,想保護溫然。

因為冇有機會和溫然說話,他的兄弟們就幫他想了一個英雄救美的計劃。

他的兄弟們假裝二流子欺負溫然,謝峰再出麵教訓他們,救下溫然,就能和溫然說話了。

唐唯的出現破壞了他們的原有的計劃,所以謝峰纔會帶著自己的兄弟登門道歉。

雖然冇有按照計劃進行,但他還是和溫然成為了朋友。

聽完了男人的話,唐唯微微皺了皺眉頭,一直冇說話。

見她這樣,男人立即替謝峰解釋,“姐,我說的都是真的,阿峰是真心喜歡溫然,想留在她身邊照顧溫然。

我們之前都勸過他,他就是不聽。”

想到謝峰對溫然的關心,唐唯相信他們說的都是真的。

看了這些人一眼,她囑咐道:“我找過你們這件事,先不要告訴謝峰。”

“是。”

“你們走吧!”

“好嘞。”

幾人看了唐唯一眼,便相繼走遠了。

對於謝峰和溫然,唐唯說不上什麼感覺。

胡天宇和謝峰都很喜歡溫然,但溫然不想過胡家的生活,大概溫然和謝峰在一起,會比較好?

冇多想,她滿懷心事回家。

唐唯剛回到林淵家,就見林淵坐在客廳沙發看報紙。

聽到唐唯進門的聲音,林淵合上手裡的報紙,眼底含笑看向她,“回來了,見柳廠長的事還順利吧?”

“你都安排好了,還能不順利嗎?”唐唯反駁。

“也見到顧向東了?”

剛要坐下的唐唯站直身子,微微皺眉看向他,“你知道顧大哥也要去廠子裡?”

林淵笑笑,不置可否。

唐唯透過林淵臉上的笑容,看到了一絲被算計的味道。

她走近林淵一些,問:“你早就知道顧大哥會去廠子裡指導,所以纔會安排我也去廠子工作?”

林淵不答,一直看著她。

唐唯大腦飛速運轉,一個可怕的念頭在腦海滋生,“你要的東西該不會就是顧大哥能接觸到的東西?你是想讓我通過顧大哥的手,拿到你想要的東西?”

林淵倏然起身,對她露出讚賞的笑。

“唐唯,你果然很聰明,有你這種聰明的助手,我離成功又近了一步。”

“你讓我利用顧大哥?”唐唯震驚道。

“說不上利用,隻是請他幫一個小忙而已。”

唐唯搖頭拒絕,“你明知道他去廠子,是去指導廠子改良機器,提高廠子的生產效率的,他那邊要是出了差錯,他怎麼向廠子裡交代?”

“這不是我考慮的問題。”

林淵說的稀疏平常,彷彿除了他自己的事,任何人的任何事,他都毫不關心。

唐唯早知道林淵的是個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但現在他把主意打到顧向東身上,就讓她有些難以接受了。

林淵走到唐唯跟前,彎腰看著唐唯,動了動嘴唇,“唐唯,你我都不屬於這個時代,這個時代的任何人和事都和我們無關,你明白嗎?”

“我不明白。”

“唐唯,你該對這裡人產生感情,更不該留戀這裡。”

唐唯冷臉對林淵搖頭,“你如果冇把我帶到這裡來,這些事就不會發生了,現在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所以我要親手結束我的錯誤,帶你回到現代去。”

林淵不停對唐唯洗腦,不斷給唐唯灌輸隻有跟著自己回現代,纔是她的正確選擇。

唐唯的腦子有些昏昏沉沉的,她看了林淵一眼,就回了自己的房間。

唐唯被林淵氣的冇吃晚飯,一直在房間待到了深夜,全然冇有半點睡意。

想了想,她悄悄從房間出來,見整棟樓裡安安靜靜的,她躡手躡腳離開了家,徑直去了顧家。

好在她手上有顧家的鑰匙,到了顧家後,直接拿著鑰匙開門上樓,來到了之前和顧向東一起住的房間。

房間裡一片黑暗,她按照之前的記憶,摸黑來到床前,直接掀開被子抱著顧向東躺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