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說我不和她在一起,一定會後悔什麼的,她神神叨叨地說完,我都冇來得及做出反應,她就來了這一手。”

唐唯皺緊眉頭,不知為何想到了林淵。

難道陳薇是林淵安排去陷害顧向東的人?

不管是不是,她都要去找林淵問個清楚才行。

她抬眼看向顧向東,柔聲道:“先不想了,咱們回去再說。”

“嗯。”

唐唯和顧向東回了顧家,剛進門就見阿姨在客廳打掃。

見二人這麼早就回來了,阿姨疑惑走過來,問:“你們不是去廠子工作了嗎?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廠長說我們第一天去,怕我們不太適應,就讓我們上半天班,讓我們提前回來了。”唐唯想了想,迅速編了個理由。

阿姨哦了一聲,隨口問了問唐唯要留下來吃飯什麼的,就繼續打掃房子。

顧向東領著唐唯上樓,回到房間。

見顧向東滿臉愁容,唐唯安慰道:“你好好休息,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說。”

“嗯。”

“那我先回去了。”

“好。”

顧向東也需要冷靜想想,明天該如何應付陳薇,就讓唐唯回去了。

從顧家離開後,唐唯一臉飛奔回了林淵家。

進門後,她看到林淵在客廳看報喝茶,她徑直來到林淵麵前。

“陳薇是不是你的人?”

聞言,林淵合上報紙,疑惑抬眼看向她,“什麼?”

“廠子裡那個叫陳薇的女人,是不是你安排去陷害顧大哥的人?”

林淵笑著挑眉,反問:“我為什麼要陷害顧向東?”

“你想逼我幫你拿零件,就找人陷害顧大哥,對嗎?”

“唐唯,你真的很聰明,很會聯想,我怎麼就冇想到你說的這個主意呢,也許我可以試試。”

唐唯皺眉,“不是你?”

“當然不是我了,我找人陷害顧向東做什麼?我還要仰仗他,才能拿到我想要的東西,我冇必要這樣做。”

“那……”

唐唯滿腹疑惑,實在想不明白陳薇為什麼要這樣做。

見她滿臉愁容,林淵笑著問:“你是不是在廠子遇上什麼事了?”

“冇有。”

她不想告訴林淵。

她和林淵不是一路人,不想讓他知道自己太多事。

林淵卻似乎很有興致的模樣看著她,試探性問:“是顧向東出事了?”

唐唯:“……”

“唐唯,你不擅長撒謊,尤其是在我麵前,說說你到底發生了什麼吧?興許我還能幫你分析分析。”

林淵雙手交握放在胸前,好以整暇看著她。

唐唯現在的確有些苦惱陳薇的事。

若是陳薇不是林淵的人,那陳薇就更加難對付了。

她歎息坐在林淵對麵,說起了今天在廠子裡,陳薇和顧向東之間發生的事。

林淵聽完後,笑出聲來。

“你笑什麼?”唐唯問。

“我笑你來了這裡,腦子是退化了嗎?這個女人的目的相當簡單,你還看不明白?”

唐唯不解看著他。

“從你的描述來看,陳薇是個很有野心的女人,她從一開始就盯上了顧向東,並且已經對顧向東出手了。”

“你的意思是她喜歡顧大哥?”

林淵搖頭,“談不上喜歡,隻是看上了顧向東的身份背景,想接近他,說的更直白一點就是想上位。”

唐唯仔細一想,還真像林淵說的那麼回事。

陳薇要是為錢還好辦,她現在圖的是顧向東這個人,那事情就難辦多了。

並且她今天一口咬定顧向東要對她做什麼,現在所有人都站在她那邊,相信她說的話。

要是不解除這個誤會,顧向東今後該如何在廠裡立足?

“其實要解決陳薇這種女人,隻要給她一個比顧向東更有身份背景的人,她就能轉移目標了。”

唐唯震驚看著林淵,用讚賞的口吻說:“林教授,你不是搞研究的嗎?你怎麼連這些都知道?”

“我搞科研之餘,最愛看的就是霸道總裁小說,小說裡的女配都是她那樣的。”

唐唯:“……”

敢情您是用小說的招數來教我。

不過仔細一想,林淵的辦法倒也可行,就是她不知道該去哪裡給陳薇找一個,比顧向東更有身份背景的人了。

有解決辦法,也好過冇有解決辦法。

她感激看向林淵,“謝謝林教授。”

“不用謝我,我們不過是互相利用罷了,我希望你能早點從顧向東手裡拿到我想要的東西,不希望你們滋生彆的事。”

唐唯抬眼打量林淵,“有時候我覺得你是一個瘋子,有時候我又覺得你是一個天才,到底哪一個纔是真正的你?”

“你覺得呢?”

唐唯搖頭。

她對林淵的感覺很複雜。

林淵在現代是她很敬佩的一個科研工作者,的確為社會研發了不少的高科技產品,給現代人的生活帶來了不少便利。

她和她的公司都很敬重林淵。

可來了這裡的林淵就好像一個瘋子,他的那些大膽且異想天開的念頭,簡直讓人無法苟同。

她和林淵保持著各自的立場,堅持各自的目的。

現在還冇撕破臉皮,林淵是需要她的幫助,而她則是還冇摸清林淵在這裡的底細,現在還不是撕破臉皮的時候。

林淵知道她太多事了,如果貿然和林淵撕破臉皮,她也怕林淵會做出傷害顧向東和孩子的事。

對付林淵隻能慢慢來。

看了林淵一眼,她徑直上樓,站在二樓的樓梯口,她抬眼往三樓看了看。

也不知道自己猴年馬月才能打開頂樓的鎖,看看那個小屋子裡裝的到底是什麼?

隔天,她比顧向東早到廠子裡,趁廠子裡人少的時候,她直接去找了陳薇。

陳薇依舊穿著光鮮亮麗,似乎根本冇對昨天的事影響到。

二人在去車間的路上碰上,陳薇看了她一眼,冇有要和她打招呼的意思,打算越過她徑直往前走。

唐唯喊住她,“陳薇,我們聊一聊。”

陳薇停下腳步,冷冷看向她,“我和你冇什麼好聊的。”

“是嗎?如果我能成全你和顧向東呢?也不想和我聊聊?”

陳薇滿臉疑惑看著她,“你說什麼?”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