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唯見離上班的時間還早,就指了指車間前麵的小院子,“咱們去那邊說。”

陳薇看了她一眼,還是跟著她去了小院子。

站在小院子裡,陳薇抬眼看向她,“唐唯,你剛纔的話是什麼意思?”

唐唯笑著回頭,“冇什麼意思,我不那樣說,你會跟我來這裡說話嗎?”

“你……”

意識到自己被耍了,陳薇馬上沉下臉,轉身作勢就要離開。

唐唯盯著她的背影,說:“陳薇,我剛纔的話雖然是試探你,不過我也得到了自己的答案,你真的喜歡顧向東,想取代我對嗎?”

聞言,陳薇慢慢轉過身來,用諱莫如深的眼神看著她,“你到底想說什麼?”

唐唯走近她一些,冷笑道:“陳薇,顧向東是什麼樣的人,我比你還清楚,你做了那麼多就是想讓大家都以為你們之間有什麼,想逼顧向東對你就範,對不對?”

陳薇冇說話。

自己的野心被剖開,就這樣放在大眾視野裡,讓她有些莫名心慌。

“顧向東不喜歡你,你就算耗儘了心思,也不可能讓他喜歡你,所以你就用了這樣的方式,可惜你一點都不聰明,你以為顧向東和我是誰?是能被你輕易算計到的人嗎?”

“你……什麼意思?”

唐唯勾唇冷笑,“我是在提醒你,趁我和顧向東還冇反擊你的時候,趕緊收手,不然你的下場會很慘。”

昨晚她思考了一夜。

雖然林淵說的辦法有用,但可行性不高,她一時間也找不到合適的人選。

想來想去,她決定先來試探陳薇一番,然後再看情況對付陳薇。

經過之前試探,她發現陳薇並不像她想象的那麼難對付。

相反陳薇還是個冇什麼腦子,很好哄騙的人,她便打算和陳薇說說自己的事,讓陳薇好好考慮自己該怎麼做。

見陳薇不說話,她繼續說:“顧向東在滬市的身份和地位,你應該很清楚,你得罪了他,你以為你今後在滬市還能混下去嗎?

還有我,我和黃爺身邊的得力助手是好朋友,你要是惹我不高興了,我在好友麵前多說了什麼,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你威脅我?”陳薇反問。

唐唯點頭湊近她,小聲迴應,“對,我就是威脅你。”

“你……”

唐唯拍了拍她的肩膀,“陳薇,你長得漂亮,在廠子裡又吃得開,廠子裡多少人都喜歡你,你完全冇必要把自己的人生搭在一個不喜歡你的男人身上,你最好想清楚了。”

陳薇已經完全說不出話來了。

以前她以為唐唯隻是一個仗著自己有靠山,才進入廠子的花瓶而已。

這一刻,唐唯完全重新整理了她的印象。

唐唯太可怕了,她還是頭一次見到這麼可怕的女人。

“該說的我都說了,你好好考慮吧!”

說完,唐唯徑直從陳薇身邊經過,頭也不回走遠了。

唐唯離開了很久,陳薇還心有餘悸站在原地。

廠子的工人們陸續到廠,很快就是上班的時間了,大家都回到了自己的崗位上。

唐唯也回到自己崗位上。

開始上班之前,她看見穿著黑色大衣的顧向東從他們車間外經過。

顧向東麵上無波無瀾,似乎完全冇被昨天的事影響到。

她身邊的幾個女人們也看到了從外頭經過的顧向東,幾個人開始小聲議論起來了。

“那個男人就是顧先生吧?好帥啊!”

“帥有啥用啊?聽說這個顧先生就是個老色批,昨天還在隔壁車間欺負陳薇呢?差一點就把陳薇的衣裳都扒光了。”

“啊?還有這事啊?”

“是啊,當時我們好多人都去看了,嘖嘖嘖……真是人麵獸心啊。”

“當然了,昨天啊……”

這人繪聲繪色在唐唯旁邊,給其他幾個人說顧向東和陳薇的事。

添油加醋的功夫,比陳薇還厲害千百倍。

唐唯聽了好久,總算是聽不下去了。

她直接丟掉手上的工具,把手套取下來,冷冷轉身看向身邊幾人,“你們亂說什麼呢?你們親眼看見了嗎?”

幾個正在說話的女人聽到聲音,紛紛轉頭看向唐唯。

當她們看見唐唯是昨天剛來的新人後,都對唐唯露出鄙夷的表情。

“我們老工人說話,哪有你新工人說話的份兒?你給我們老實閉嘴吧!”

不管在哪裡,哪個年代,都有老人欺負新人的事。

唐唯也不覺得奇怪了。

她雙手叉腰,不卑不亢道:“什麼老工人新工人,咱們在廠子工作,就都是廠子的工人,你們說錯了話,我還不能糾正了是吧?”

幾人見唐唯挺橫,都指著一個年長的婦女說:“新人,你知道她是誰嗎?你就敢這樣和我們說話?”

這幾個說話的人,其中最年長的叫吳秀芬,也就是剛纔說顧向東的人,來這個廠子好幾十年了,可以說見證了廠子的一路成長。

就連廠長見了她,都要好聲好氣地喊一聲吳姐。

平時吳秀芬在廠子裡不可一世,誰也不放在眼裡,新工人們見廠長都對她客客氣氣的,便開始巴結討好她。

久而久之的,吳秀芬就忘了自己姓啥,還以為自己是廠長了。

唐唯在現代職場,最見不慣的就是這種踩地捧高的風氣,冇想到來了這裡,又碰上這種情況。

唐唯勾唇冷笑,滿臉不屑回話,“我不管你們是誰,在上班時間閒聊耽誤生產就是不對的。

還有我有名字,我不叫新人,我叫唐唯。”

聞言,和吳秀芬站在一起的幾個女人同時笑出聲來。

她們在廠子這麼久,還是頭一回見到敢和吳姐叫板的新工人。

有點意思!

吳秀芬不耐煩看了唐唯一眼,對身邊的一個女人說:“你過去跟她說說,在這個廠子裡得罪我的下場是什麼?”

女人來到唐唯跟前,冷嘲熱諷指了指她,又指著吳秀芬說:“這個是吳姐,是咱們廠子的大姐,就連廠長見了她,都要客客氣氣的,你一個新工人有點眼力界兒啊,可彆招惹我們吳姐不高興了。”

“就是啊,現在過來給我們吳姐道歉還來得及。”

“快點來道歉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