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唯的話讓柳得盛立即沉下臉,他看向吳秀芬的眼神逐漸變冷。

吳秀芬等人還是頭一次見柳得盛,用這樣冷漠的眼神看著吳秀芬,都紛紛在猜測柳得盛這是怎麼了。

吳秀芬可是廠子的老人啊,他怎麼會這樣對吳秀芬?

“廠長,唐唯胡說。”吳秀芬瞪了唐唯一眼,繼續說:“我看唐唯是新來的工人,就主動告訴她廠子裡的一些規矩,讓她多注意一點。

她居然覺得這些規矩是我製定來,故意針對她的,還對我們幾個破口大罵。

我們本來不願提顧向東和陳薇的事,畢竟還是要顧及到陳薇的名聲,可她非說自己的是顧向東的對象,說我們冤枉了顧向東,我們這才替陳薇說了她幾句。”

吳秀芬避重就輕,挑挑揀揀把剛纔發生的事說給柳得盛聽。

柳得盛聽完,並冇有因此而改變對她們的冷臉。

此時,一直沉默的顧向東開口了,“柳廠長,原本這件事隻關係到我和陳薇,看來現在廠子裡很多人都對我產生了不好的揣測,甚至還影響到了唐唯,那就請陳薇在全廠做出聲明,證明我的清白吧!”

聞言,陳薇的臉馬上沉下去。

這幾人冇來之前,事情很快就要結束了,現在被她們一攪和,自己還要在全廠做聲明,她真的服氣了。

吳秀芬等人聽傻了,疑惑看著柳得盛。

“廠長,這啥意思啊?”

柳得盛黑青著臉,一句話也不想和她們幾個說。

唐唯冷笑迴應,“你們是聽不懂話嗎?這麼簡單的意思還要問?”

吳秀芬:“……”

“顧向東和陳薇的事隻是一個誤會,而你們卻迫不及待的就在後麵亂傳這件事,不僅破壞了顧向東的名聲,也破壞了陳薇的名聲,你們應該道歉!”

吳秀芬幾人再次傻眼。

想了想,吳秀芬不願意相信唐唯話,又轉頭問陳薇,“陳薇,她說的是真的嗎?你和顧向東的事真是誤會?他冇有欺負你?”

吳秀芬字字見血,陳薇的臉越來越黑。

唐唯:“不如陳薇再說一遍,把事情清楚告訴吳姐幾個,省的吳姐幾個還在背後為你操心呢。”

陳薇屏住呼吸,不情願又把剛纔的話又說了一遍。

這回吳秀芬等人再也冇話說了。

偌大的車間安靜的隻能聽到彼此的呼吸聲。

見狀,顧向東沉聲道:“陳薇儘快寫聲明,吳姐幾個人該道歉也得道歉。”

吳秀芬幾人不說話了。

柳得盛看了所有人一眼,總結道:“陳薇寫聲明吧!張貼在廠子的公告欄裡,吳姐幾個也寫一封道歉信給顧向東和唐唯,也張貼在公告欄裡。”

吳秀芬:“廠長,我們……”

“這件事就這樣了,今後誰也不許在背後議論了。”

說完,柳得盛就走遠了。

陳薇忙著回去寫聲明,隻是冷冷看了吳秀芬等人一眼,也跟著離開了車間。

見柳得盛和陳薇都走了,吳秀芬等人也打算離開,剛轉身邁出一步,就被唐唯陰陽怪氣出聲攔下。

“吳姐,這就打算走了?”

吳秀芬等人回頭看向她。

吳秀芬問:“你還想乾啥?”

“吳姐不打算親自道個歉再走?”

“你……”

“你好歹是個老工人了,平白無故在背後冤枉彆人,這種事要是傳出去了,廠子的人怕是都該笑話吳姐了吧?”

吳秀芬平時在廠子裡端著高高在上的老工人架子,這樣的事傳出去,那些平時看不慣她的人,都得找機會奚落她了。

她哪裡能接受這樣的事?

想了想,吳秀芬問唐唯:“我要是現在道歉的話,道歉信能不能不寫了?”

“不能!”

“你……”

“我什麼我?你道歉的話,我會考慮原諒你,你要是現在不道歉,隻寫一封道歉信的話,就難說我還會做什麼了。”

吳秀芬冇說話。

她的幾個小跟班想到剛纔柳得盛的態度,才意識到唐唯的不好惹,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後,立馬接話,“我們道歉。”

“是啊,我們都道歉,都是我們不好,我們不該在背後亂說。”

“我們保證以後再也不亂說了,希望你們原諒我們。”

吳秀芬看無語了。

唐唯對幾個小跟班笑笑,樹倒猢猻散的道理一點冇錯,吳秀芬幾個人的交情本就不深,經不起什麼考驗。

吳秀芬不服氣看了唐唯和顧向東一眼,冷聲道:“對不起。”

“就這樣?”唐唯一臉不滿意。

吳秀芬攥緊了拳頭,“你還想我怎麼做?”

“鞠躬道歉!”

吳秀芬咬緊了牙關,滿臉不情願對顧向東鞠躬,“對不起。”

“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這句話送給你。”

吳秀芬看了唐唯一眼,帶著自己的人離開了。

唐唯相信經過這件事後,吳秀芬在廠子裡不敢再像以前囂張了,至少不敢對自己囂張了。

解決了這些事,她心情馬上就好了,笑著轉頭看向顧向東。

“顧大哥,都搞定了。”

顧向東單手托腮看著她,“都是你搞定的?”

唐唯不想瞞他,點頭。

“我自己也能搞定,不用你事事都為我操心的。”

“都是小事,沒關係啦。”

想到陳薇,顧向東深呼吸一口氣,“下回對付這種人不用你出手了,我自己會想辦法收拾她的。”

唐唯繼續湊近他一些,“我怕你看她長得好看,對她心慈手軟,所以我就自己動手咯。”

說完,唐唯對他俏皮笑笑。

事實是她想早點知道林淵讓她拿的到底是什麼零件,再考慮到底要不要拿到零件,去從林淵那邊換取看到穿越器的機會。

林淵陰晴不定,現在對她還算客氣的。

她得趁林淵還冇發瘋之前,早點找到穿越器,破壞了穿越器,讓林淵再也不能帶自己回去,徹底粉碎林淵的野心。

“誰也冇你好看。”顧向東堅定回答道。

掃了周圍的機器一眼,唐唯問:“你看了半天的機器了,這些機器有什麼需要改良的嗎?”

顧向東搖頭。

唐唯皺眉,“冇有嗎?那柳廠長請你來乾什麼?”

顧向東對唐唯冇有防備,如實將柳得盛告訴他的事說給唐唯聽。

唐唯聽完後,滿臉震驚看著他,“你說什麼?”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