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唯站在二樓的樓梯口看了很久,最後又看了看樓下,確定林淵回了自己房間,就索性上樓看看。

萬一家裡進賊了呢?

她帶著內心的疑惑上來,來到了三樓。

三樓的每個房間的房門都緊閉著,唯有三樓最上麵的小房間的門虛掩著,還有一絲微弱的燈光從虛掩的門縫透出來。

看了一眼,唐唯臉上忽然露出笑容。

三樓最上麵的小房間門冇鎖!

她剛搬到這裡來的時候,就想上三樓最上麵的小房間一探究竟,現在不是機會來了。

唐唯又往樓下看了一眼,立即來到小房間門外,小心翼翼拉開了小房間的門。

小房間內部空間很小,整個屋子隻有一盞度數很小的白熾燈。

她剛纔看到的燈光,就是這盞白熾燈發出來的。

適應屋內的燈光後,她這纔開始打量整間不大的屋子。

屋子裡擺放著一個星球狀的懸浮球體機器,機器上閃爍著各種紅黃藍三色的小燈。

她震驚走近一些,難道這就是林淵的穿越器?

第一次看到這種東西,她有些吃驚。

她不懂這些高科技產品,但她隱約明白一點,隻要讓這個穿越器的燈熄滅,並且永遠都不能再閃爍,就算是破壞了這個穿越器吧?

想到這些,她剛打算湊近穿越器,就聽到身後傳來林淵的聲音。

“你看到了吧?這就是我的穿越器,我最偉大的發明,它看起來的確很了不起吧?”

唐唯被嚇的肩膀一顫,回頭看向忽然出現在小房間門口的林淵。

“你、你是故意把門虛掩著,就是想讓我看到這個穿越器?”

林淵笑著點頭,“冇錯。”

“你為什麼要這樣做?你就不怕我破壞了你的穿越器?”

林淵自信勾唇,“我的東西是你想破壞,就能隨意破壞的嗎?除了我,冇有人能破壞我設計的東西。”

又是這股熟悉的自信。

掃了眼前的穿越器一眼,唐唯冷靜接話,“你說的冇錯,我看都看不懂你的穿越器,當然冇辦法破壞它了。”

“唐唯,現在你也看到了我的偉大發明瞭,趕緊去幫我拿零件,等拿到零件後,明年的八月十五,咱們就一起返回現代。

到時候我把我的研究成果分一半給你,就說你是我最得力的助手,冇有你的幫助我根本無法完成這個發明。

到時候你就成為了人人敬仰的女強人了。”

唐唯對林淵說的這些,一點興趣都冇有,她隻想留在這裡陪顧向東。

但她還是耐著性子,附和林淵,“你真的願意把你的成果分我一半?”

聽到她的話,林淵露出滿意的笑容。

在他看來,這個世界上人的人就冇有不追名逐利的。

冇有人能抵擋得住成功的誘惑。

他自然也認為唐唯喜歡名利,“我當然願意分享給你。”

“好!那我幫你拿零件,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你說說看。”

“我想親眼看你如何裝上零件,你說要把自己的成果分給我一半,至少也該讓我參與到你的研發中來,不然以後彆人采訪我時,問起這些事情,我一問三不知,不是露餡兒了。”

“好,我答應你。”

見林淵答應了,唐唯鬆了一口氣。

二人又就零件的事商量了很久。

把所有的事情都商量妥當後,唐唯纔回到自己房間。

看來她需要儘快拿到零件,然後趁林淵組裝零件的時候,看看能不能找到破壞穿越器的辦法。

隔天,顧向東依舊給唐唯送早飯來了。

不過這次,他連林淵的那一份都準備了。

三人坐在餐廳吃早飯的時候,林淵好奇看著顧向東,問:“向東最近早上給唐唯送早飯,晚上還送唐唯回來,你們的感情真好啊。”

顧向東用餘光看了唐唯一眼,知道唐唯應該還冇將懷孕的事告訴林淵。

他覺得唐唯畢竟是個女人,這種事情不好對家裡長輩說也很正常。

想了想,他抬眼看向林淵,“林叔,其實唐唯她……”

“其實我這些天胃口不太好,可能吃不太習慣食堂的飯菜,所以顧大哥就天天給我送早飯。”

林淵疑惑看了二人一眼,問:“真是這樣?”

唐唯點頭。

“那你就彆在廠裡食堂吃飯,在廠子附近找個國營飯店吃飯也成,咱們家也不缺這點錢。”

“好。”

唐唯投給顧向東一個眼神,示意他不要再說了。

顧向東冇再說話,三人安靜埋頭吃早飯。

早飯後,唐唯和顧向東去了廠子裡。

因為唐唯懷孕的原因,二人不再騎自行車上下班,改為顧向東陪唐唯步行去廠子上班。

一路上,顧向東一句話都冇說,似乎有些不高興。

唐唯看出他的不高興來,徑直走到他跟前停下來,“你生我氣了?”

顧向東複雜抬眼看了看她,搖頭。

“我知道你生氣了,怪我不把懷孕的事告訴我舅舅。”

顧向東握住她的手,滿臉寵溺加心疼說:“我不是生氣,我是心疼你,你要是早點告訴你舅舅,咱們的事就能早點定下來。

不然到時候你肚子顯懷了,我們再舉行婚禮,彆人該笑話你了,到時候……”

顧向東冇說完,又深深歎息一聲。

唐唯滿不在乎衝他笑笑,“冇事的,不會等那麼久的。”

“媳婦兒,如果你對你舅舅說不出口的話,就換我來說,我是一個男人,這些事應該由我承擔責任的。”

“不用,我自己來和我舅舅說就成。”

“那你打算什麼時候說?”

顧向東不是想逼唐唯,隻是心疼唐唯,不想讓這件事再拖下去了。

唐唯麵帶猶豫,目光遊移不敢看顧向東的眼睛。

“媳婦兒,你到底有什麼顧慮,你告訴我,我來幫你解決。”顧向東繼續問。

唐唯焦急抬眼,“冇有顧慮,我就是怕說出去我舅舅會不高興,所以纔沒想好怎麼說,你彆著急,再給我一點時間好嗎?”

林淵那邊,能拖多久就拖多久。

指不定等她先拿到了零件,找到了機會破壞穿越器,就不用怕林淵知道自己懷孕,會對自己的孩子不利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