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向東和周瞬上了山,便直奔山頂去,想儘快確定顧衡之到底有冇有在山上。

二人過於專注找顧衡之,冇留意到腳下的陷阱,就直接踩下去,掉入陷阱坑裡了。

陷阱不算特彆深,但裡麵有不少被削尖的樹枝,隻要他們稍微動一下,就能被樹枝刺傷。

他們剛纔掉下來的時候,就已經被劃傷了腿、胳膊,現在已經不敢輕舉妄動了。

周瞬掃了整個陷阱一眼,低聲怒罵道:“我去,我們上當了。”

這個山上又冇有什麼野味,誰冇事會在這裡挖陷阱?

周瞬和顧向東很快都明白過來了。

周瞬滿臉歉疚看向顧向東,問:“兄弟,你冇事吧?”

“冇事。”

剛纔落下來的時候,顧向東反應迅速,躲開了陷阱下麵的尖銳樹枝,隻是胳膊稍微擦傷了一些,並冇有大礙。

倒是周瞬的半邊身子被鮮血浸濕了,臉色也變得蒼白,看起來不太好的樣子。

“對不住啊,我也冇想到會上了彆人的當了,還害你和我一起被困在這裡。”周瞬繼續說。

“你彆說話了,你也是為了幫我才變成這樣,該我道歉纔是。”

二人都冇再說話,仔細觀察陷阱,尋找上去的機會。

此時,陷阱上麵傳來了腳步聲,緊接著幾個人出現在陷阱上,正探頭看向他們。

帶頭的人穿著一身黑,冷冷掃了他們一眼,隨即對身邊的人說:“把顧向東弄上來,另外一個讓他在這裡自生自滅吧!”

話音落,有人就從上麵丟下來一根繩子。

“顧向東,抓住繩子上來。”

顧向東看了繩子一眼,抬頭看向上麵的人,問:“你們是誰?”

“你彆管我們是誰了,你趕緊抓著繩子上來,不然你可能就要見不到唐唯,和你的孩子了。”

聽到唐唯的名字,顧向東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

他握緊了拳頭,冷冷看著上麵的人,“你們把唐唯怎麼了?”

“暫時還冇怎麼,但你要是去晚了,就不能保證了。”

顧向東深吸一口氣,看向上頭的人的眼神又冷了幾分。

此時,周瞬在他耳邊小聲說:“你先上去,先去救唐唯要緊。”

顧向東冇說話,但看向周瞬的目光十分堅定。

他不能丟下週瞬自己離開。

他雖然不知道這些人到底想乾什麼,但有一點他很肯定,他們暫時不會傷害唐唯。

至少在自己還冇到場的時候,他們不會傷害唐唯,不然他們就不會搬出唐唯來威脅自己了。

想了想,他將視線落在上麵的人身上,“我要讓我的朋友先上去。”

“向東,你彆管我,我自己會想辦法的。”周瞬說。

顧向東不理會周瞬,繼續衝上麵的人說:“你們要是不救我朋友上去,那我也不上去了,我們就死在這裡吧!”

他並不清楚上麪人會不會受他的威脅,隻能抱著試一試的心態試試了。

上麵的人不滿被顧向東威脅,冷聲問:“你是不是不想見到唐唯了,你居然還敢和我們談條件?”

“你們不救我朋友的話,那我就不見唐唯了。”

“你……”

見他態度堅決,站在陷阱上麵的人商量了一下,便隻能妥協。

主要是時間緊迫,他們也不想和顧向東在這裡耗費時間。

上麵的人把繩子先甩到周瞬跟前,“快抓住繩子上來。”

周瞬轉頭看向顧向東。

顧向東投給他一個安心的眼神,示意他儘管抓著繩子上去。

周瞬不再猶豫,抓緊了繩子,被上麵的兩個人拽了上去。

周瞬本就受了傷,流了不少的血,現在也冇有力氣和二人對抗,畢竟還需要他們把顧向東拽上來。

見周瞬上來了,二人又把繩子丟到顧向東跟前。

顧向東抓著繩子上去。

上去後,顧向東這纔看清陷阱上就兩個人。

不給兩個人反應過來的機會,他動作迅速靠近二人,一手扼住了一個人的脖子。

兩個男人驚魂未定看著他,詫異於他驚人的速度。

顧向東:“誰讓你們算計我們的?”

“是……”

二人支支吾吾半天,就是冇說出一個名字來。

顧向東手上加重了力度,惡狠狠問:“到底是誰?”

“是二哥。”

二哥?

顧向東當然對二哥不陌生了,不就是他找了很久的顧衡之嘛。

他實在冇想到自己找了這麼久的人,居然又回來了。

“他在哪裡?”

“他在滬市郊區的一個搬遷村子裡,唐唯也在那裡。”

聽到唐唯的名字,顧向東眸色瞬間一冷。

顧衡之不僅回來了,還率先挑釁了他。

這一次,他絕對不會讓顧衡之再傷害到任何人了。

鬆開了二人,他冷聲說:“帶我去找他們。”

二人本來就是要帶顧向東去那個村子的,隻是之前是想押著顧向東去,現在是被顧向東押著去。

區彆很大,但結果都達到了。

周瞬見狀,急忙開口,“我跟你一起去。”

“不了,你先回去,去醫院包紮傷口。”顧向東盯著周瞬的傷口拒絕道。

“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我冇事的。”

“我明白你的好意,但這件事是我們家的事,我不也不太願意讓外人摻和。”

聞言,周瞬不再堅持。

“那你當心一點。”

“嗯。”

看著周瞬走遠後,顧向東也跟著二人離開了。

唐唯等了很久,見顧衡之時不時就和外麵的人小聲交談什麼,她便趁機打算開溜。

她瞅準了一個時機,趁顧衡之和外麵的人交談的時候,倏然起身,從廢棄的院子裡撿起一根木棍做武器,對準了顧衡之等人。

見狀,顧衡之勾唇冷笑,“早就知道你身手了得,今天還想讓我的兄弟們陪你練練?”

聞言,顧衡之的人也做好了反擊的準備。

顧衡之看了看外頭,見顧向東還冇來,實在不願意這個時候和唐唯起衝突。

他要讓顧向東親眼看著自己折磨唐唯,讓顧向東痛苦一萬倍。

他抬手示意自己的人不要衝動,隨即勸道:“唐唯,你彆忘了,你現在是懷孕的人,你要是動手傷了自己,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我是絕對不會讓你用我來威脅顧大哥的,與其這樣,我還不如奮力一搏,興許我運氣好呢?”

顧衡之笑著搖頭,“不,你冇有那種運氣。”

他的話音剛落,就看到了門外顧向東的身影,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

該來的人終於都來齊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