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衡之被我送去見公安後,忽然在公安同誌麵前裝瘋賣傻,公安同誌都看懵了,問他什麼都不說,公安同誌們也很無奈。”

朱芳芳的話讓唐唯皺緊了眉頭,“然後呢?”

“他**似的報覆在很多人眼裡本來就很不尋常,再加上他在公安同誌們麵前癡傻行為,公安同誌們斷定他可能有失心瘋,行為不能受自己控製,所以纔會做出那些事,估計很難對他量刑。”

唐唯心中瞭然。

顧衡之隻是企圖做那些事,但並未做成,隻能判一個殺人未遂的罪名,再加上他精神不正常的話,這個案子就變得棘手了。

見唐唯皺緊了眉頭,朱芳芳繼續說:“你也不用擔心,就算他不能定罪,我也會想辦法讓他再也出不來,至少不會再傷害到你們。”

“好。”

唐唯露出笑容,“謝謝你啊,這次你可是幫了我們的大忙了。”

朱芳芳笑著搖頭,“可彆這樣說,我也是剛好撞見了,這就說明咱倆的緣分深。”

唐唯笑笑。

朱芳芳將視線落在她肚子上,高興問道:“幾個月了?”

“兩個月不到。”

“真好,你和顧向東那麼恩愛,現在有了孩子,以後隻會越來越好,太羨慕你們了。”

唐唯低頭盯著自己的肚子,一臉即將為人母的喜悅。

原來書上說的都是真的,當了母親的女人,言行舉止都會透露著一股母性的韻味。

朱芳芳忽然握住她的手,由衷感慨道:“能看到你和顧向東在一起,你們收穫最終的幸福,我真的很感動。”

說著說著,朱芳芳的眼角忽然變得濕潤了。

她在羨慕彆人的同時,也在為自己心酸。

看出朱芳芳有心事,唐唯疑惑問:“芳芳,你是不是有心事啊?”

朱芳芳立即搖頭否認。

“你彆騙我了,從我上回見到你,就覺得你有心事了,你要是信得過我,想傾訴的話可以和我說說,我保證不會泄露出去的。”

朱芳芳看著唐唯,眼眶忽然紅了。

偽裝出來的堅強外衣是留給外人看的,在親近信任的人麵前,她忽然就不想偽裝了,也想找人吐一下苦水。

“芳芳,你和黃爺……”

唐唯試探性問出口,卻冇繼續問下去。

朱芳芳苦笑看向她,滿腹心酸道:“連你都看得出來,他卻什麼都不願意承認,一直在迴避我的感情。”

自己猜測的,和親耳聽到的,帶給唐唯是不一樣的感受。

她動了動嘴唇,卻冇說出話來。

朱芳芳自嘲笑笑,“對,你冇猜錯,我是喜歡黃爺。

也許在你們看來,他年紀比我大很多,都能當我爸爸了,但我還是喜歡他,和他在一起便覺得很安心。

大概和我之前的經曆有關,我很喜歡這種能帶給我安全感的男人。”

唐唯想了很久,才猶豫開口,“可黃爺冇結婚嗎?他冇有妻子和孩子?”

朱芳芳搖頭,“黃爺能在滬市有今天的地位,那也是從一片血雨腥風中趟過來的人,他樹敵很多,不願意自己的家人被敵人盯上,就一直冇結婚生子。”

唐唯有些意外,冇想到這個年代還有人真會終生不娶。

黃爺倒也是個性情中人。

“年輕時候受過太多的傷,這些年黃爺的身體也一年不如一年了,他開始安排我遠離他身邊,想重新為我鋪一條新路,把他這些年打下的江山都交給我。

可我什麼都不想要,我隻想陪在他身邊,陪他度過餘生。”

唐唯能理解黃爺。

黃爺年紀大,年輕的時候得罪了不少人,有一大堆的人盼著他死。

隻要他還在,就能護朱芳芳一天。

可他不在了呢?

到時候他所有的仇人,便會把氣撒在朱芳芳身上,他自然不能和朱芳芳在一起。

不能護她一輩子,又何必要連累她。

畢竟她還年輕,還能遇到更好的人。

唐唯幽幽歎息一聲,握住了朱芳芳的手,柔聲安慰道:“黃爺的擔心和顧慮也不是冇有道理,他不能讓你為他的前半生買單,他隻能拒絕你。”

“他就是小看我,不相信我能自己護自己。”

唐唯一愣,冇想到朱芳芳已經變得如此強大,居然有了自己護自己的想法。

朱芳芳深吸一口氣,對唐唯笑笑,“和你說了這麼多,我好受多了。”

“你如果真的很喜歡他,不妨再和他好好談談,我還是希望你能幸福,今後的事今後再說。”

“謝謝你。”

二人聊了很多,聊到朱芳芳帶著笑容離開了顧家。

朱芳芳走後就是晌午飯點了,顧向東端著阿姨做的清淡小點心來了。

把點心放在桌上,不高興坐在她身邊。

見顧向東不說話,唐唯抬眼看向他,“顧大哥咋了?”

“你和朱芳芳聊這麼久,都忘了我了。”

唐唯噗嗤笑出聲來。

離顧向東近一些,她親昵挽著他的胳膊,用撒嬌的口吻說:“我冇有忘了你,就是和朱芳芳聊的高興,就聊久了一些。”

“那你們都聊一些什麼了?”

“說起了顧衡之的事,顧衡之在公安同誌們麵前裝瘋賣傻,公安同誌們很難開展工作,不知道後續會怎麼辦。”唐唯如實道。

顧向東微微皺眉,“這件事你不用擔心,我會想辦法的。”

“嗯。”

顧向東攬住唐唯的肩,又問:“還聊了什麼?”

“還聊了黃爺和朱芳芳的事,他們……”

聽完唐唯的話後,顧向東唏噓不已。

他以前還在滬市的時候,對黃爺的事情大概有一些瞭解。

黃爺之前在滬市吃的開,滬市上層圈子的人幾乎都不敢得罪他,顧家很少和他往來,但對他的事情也略知一二。

黃爺終身未娶,自然也不會和朱芳芳在一起的。

想到朱芳芳救了他們,顧向東勸道:“你勸勸朱芳芳吧!彆在黃爺身上耗費功夫了,黃爺和她不合適,就算他們在一起了,今後也會給她帶去不少麻煩的。”

“嗯,我儘量吧!”

說完話,顧向東剛打算喂她吃點心,就聽到二樓的電話響了。

顧向東把點心遞給唐唯,自己去二樓客廳接電話。

當他聽到電話那端的聲音後,眉心立即緊皺在一起。

“你說什麼?”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