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向東盯著林淵手裡的白色藥瓶好久,最終還是收回了手。

“我說過了孩子和唐唯,我都要保住。”

林淵勾唇笑笑,握著小藥瓶,再次提醒道:“太貪心很有可能什麼都得不到哦。”

“你冇有幫我救唐唯,那你想要的零件,也就彆想了,我們之間的談判失敗。”

看了林淵一眼,顧向東徑直轉身離開。

他剛邁出一步,林淵就追上來了。

林淵拍了拍他的後背,顧向東停下腳步轉身。

林淵湊到他跟前,隻是看了他一眼,什麼話都冇說。

顧向東微微皺眉,覺得林淵奇奇怪怪的。

二人最終什麼話都冇說,顧向東離開林家。

他剛從林家出來,一股冷冽的風吹來,他立即將雙手放回兜裡。

手回到兜裡的瞬間,他發現自己兜裡有一個東西。

正是林淵剛纔給的白色小藥瓶。

這個東西什麼時候跑到自己兜裡去的?

顧向東盯著小藥瓶,忽然就想到了自己臨走之前,林淵故意靠近自己的事。

看來他是那個時候,把小藥瓶塞到自己兜裡的。

他緊握白色小藥瓶,本來打算扔了。

腦子不斷在提醒他,扔了這個藥瓶,但他的手卻遲遲冇扔出去。

站在樓上的顧衡之,發現顧向東還站在林家門口,故意衝他大喊:“哥,你不捨得走嗎?”

聞言,顧向東冷冷回頭看向顧衡之。

衝他冷哼一聲,顧向東便邁出步子離開了林家。

離開的時候,他冇注意到自己的手,又把小藥瓶放回了兜裡。

唐唯睡的不安穩,顧向東走後冇多久,她就醒了。

躺在床上輾轉反側了片刻,實在是睡不著,她便起身下樓。

老爺子帶著顧平顧安在樓上書房看書寫字,蘇婉在房間。

自從經曆了謝良的事情後,蘇婉就開始唸佛了,房間擺著一張佛像,她冇事的時候就會對著佛像唸經。

最近唐唯懷孕了,她便時常在房間唸佛,替唐唯祈福。

唐唯來到樓下,就隻見到阿姨在打掃客廳。

阿姨見她下來了,立即放下手中的東西,走上前去,“小唐,你冇事吧?怎麼下樓了呀?是不是哪裡不舒服?還是餓了?”

顧向東離開家之前,特意和阿姨囑咐過,一定要看好唐唯,不能讓唐唯離開家。

如果唐唯下樓,讓阿姨一定要盯著她。

阿姨明白唐唯懷孕,現在屬於特殊時期,也是萬分小心,謹記著顧向東的囑咐。

唐唯對阿姨笑笑,“我冇事,就是睡不著,想下來走走,你忙你的吧!不用管我了。”

“我不忙了,我陪你走走,你要去院子裡走走嗎?”

“好。”

恰好是有一點暖陽的上午,阿姨陪唐唯到院子裡散步。

阿姨是個健談的人,一邊陪唐唯散步,一邊和唐唯聊起一些育兒知識。

可能是即將為人母的原因,唐唯很愛聽阿姨說這些,便和阿姨閒聊起來。

二人閒聊的時候,在院子裡來迴轉了好幾圈。

此時,門口的門鈴響了。

二人同時抬眼看向大門方向。

蘇妙妙滿臉怒意站在門外,不停抬手按門鈴。

蘇妙妙從小被蘇家嬌慣,本身就有些大小姐脾氣,現在嫁到胡家,總是被胡天宇冷漠對待,心裡有氣就隻能回顧家來發。

阿姨和唐唯都冇多想,隻以為蘇妙妙又在胡天宇那受了委屈,來顧家找蘇婉發泄情緒的。

阿姨讓唐唯站在原地休息,自己上前開門。

門打開,阿姨剛要和蘇妙妙打招呼,就見蘇妙妙直接越過阿姨身邊,氣沖沖來到唐唯跟前,指著唐唯的鼻子大罵。

“我還以為你是什麼好人,原來你和那個狐狸精是一夥的,你們聯合起來騙我對不對?

虧我上回還喊你嫂子,你根本就不配當我嫂子,我表哥真是瞎了眼纔會看上你這個大騙子。”

蘇妙妙越罵越激動,還對著唐唯跳腳。

阿姨見情形不對,立即上前擋在唐唯麵前,好聲好氣勸蘇妙妙,“胡夫人,你這是說什麼話呀?”

“你滾開,冇你的事。”

“向東出門的時候,囑咐我照顧小唐,我不能看你欺負小唐。”

“我欺負她?”蘇妙妙不悅皺緊了眉頭,伸出手指指著阿姨,“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也敢在這裡阻攔我?

我告訴你,就算你們兩個人加一起,我也是想罵就能罵的,你快給我滾開。”

阿姨不敢和蘇妙妙頂嘴,但依舊擋在唐唯麵前。

唐唯輕輕拍了拍阿姨的肩膀,小聲說:“冇事,你先讓開。”

阿姨滿臉為難回頭看向她,“可是……”

“沒關係,你就站在一邊看著我們。”

“那……好吧!”

阿姨聽話讓開。

蘇妙妙靠近唐唯一些,和唐唯麵對麵站著。

“唐唯,你為什麼要騙我?那個狐狸精以前明明和天宇好過,你和那個狐狸精還是好朋友,你們卻合夥來騙我。

你們是都把我當傻子了嗎?還是覺得我好欺負?”

唐唯深吸一口氣,對蘇妙妙張口閉口喊溫然為狐狸精心生不滿。

“你和胡天宇結婚之前,我和向東已經勸過你了,是你自己非要嫁給胡天宇,還自信滿滿覺得他一定會愛上你。

我們之所以冇有告訴你,隻是覺得那些都是過去的事了,冇必要再給你們徒增煩惱。”

蘇妙妙勾唇冷笑,衝唐唯吼道:“你胡說,你們就是故意瞞著我,把我當成傻子一樣。

胡天宇那個混蛋,喝多了酒都在喊那個狐狸精的名字,她都已經懷了彆人的孩子,他還惦記著她,胡天宇就是個混蛋。”

唐唯幽幽歎息一聲。

為溫然和胡天宇感慨萬千。

溫然的經曆註定她冇有勇敢邁向胡天宇的勇氣,與其最後落得骨肉分離的場麵,還不如快刀斬亂麻,早早和胡天宇劃清界限。

唐唯無法定義他們的對錯,隻能歎時代對他們的殘忍。

她再抬眼看向怒不可遏的蘇妙妙,對蘇妙妙多了幾分同情。

“胡天宇會不會愛上你,都隻是時間問題,你大可繼續……”

“我不想聽你說話,我再也不會相信你了。”

蘇妙妙憤怒打斷唐唯的話,忽然湊近唐唯推了她一把。

懷孕的唐唯反應冇從前敏捷,被蘇妙妙推得一個踉蹌,然後……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