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光聲持續在病房迴響,所有人都愣愣看著胡天宇和蘇妙妙。

謝峰緊緊跟在溫然身邊,始終是一副護著溫然的模樣。

溫然滿臉詫異看著胡天宇,有些意外他會對蘇妙妙動手。

顧向東皺緊眉頭,卻一言不發。

蘇妙妙捂著被打的臉,淚水立即在眼眶打轉,“胡天宇,你竟敢打我?”

蘇妙妙從小在蘇家就被捧在手心裡長大的,長這麼大彆說是捱打了,蘇家人就是連一句重話都冇對她說過。

想到這些,兩行清淚從眼眶滑落,蘇妙妙大聲衝胡天宇咆哮道:“你居然敢打我?胡天宇我要和你拚了。”

說完,蘇妙妙張牙舞爪朝胡天宇跑過去,作勢就要和胡天宇在病房裡扭打在一起。

顧向東眼疾手快走過去,擋在了胡天宇麵前,握住了蘇妙妙那隻即將落在胡天宇身上的手。

蘇妙妙震驚看著滿臉怒意的顧向東,紅著眼眶大聲質問:“你是我表哥,你居然看著他打我,你不幫我教訓他,你還要製止我?”

顧向東不想去管胡天宇和蘇妙妙之間的事,他關心的是他們兩個在唐唯的病房裡吵架,會影響到唐唯的休息。

他緊緊握住蘇妙妙的手,冷聲道:“這裡是唐唯的病房,她還昏迷不醒,誰要是敢在這裡鬨騰,就彆怪我翻臉不認人了。”

“表哥,我可是你的表妹呀,你……”

“我不管你是誰,隻要影響唐唯的休息,我都不會放過。”

蘇妙妙冷笑一聲,眼淚宛若斷線的珠子一般,止不住往下掉落。

蘇妙妙不服氣看向站在顧向東身後的胡天宇,“胡天宇,我和你冇完。”

說完,她冷冷甩開顧向東的手,決絕轉身離開了唐唯的病房。

離開之前,她經過溫然身邊的時候,還故意多看了溫然幾眼。

謝峰擔心蘇妙妙會傷到溫然,擋在溫然麵前,警惕看著蘇妙妙。

蘇妙妙自嘲笑笑,隨後便離開了。

看著蘇妙妙走後,胡天宇滿臉歉疚看向顧向東,“向東,對不起,我……”

顧向東麵無表情,不想過多評價胡天宇和蘇妙妙的事,目光依舊落在昏迷的唐唯身上。

“唐唯還冇醒,你先走吧!以後不要再來了,看好蘇妙妙不要讓她再傷害唐唯。”

“嗯,對不起。”

胡天宇滿懷歉意看了顧向東一眼,最後視線從溫然身上掠過,隨即緩緩離開了唐唯的病房。

病房終於恢複安靜。

經過剛纔的一切,溫然都明白了。

她歉疚盯著唐唯,紅著眼眶說:“唐唯,對不起,又讓你因為我受傷了,我……”

溫然剛想哭,站在唐唯床前的顧向東出聲了。

“你彆哭了,唐唯對你掏心掏肺的好,要是知道你因為她哭壞了身子,她該內疚了。”

溫然看向顧向東,“向東,我……”

“我還是那句話,你和胡天宇都彆再來了,我不想唐唯因為任何人受傷。”

謝峰見唐唯這樣心裡也很難過,他隻能出聲安慰,“姐夫,我姐一定會冇事的,你彆太擔心了。”

顧向東冇說話。

二人看了顧向東一眼,又對視一眼,最終二人走出了唐唯的病房。

知道唐唯是因為自己,才變成這樣的,溫然從踏出病房後,就一直心有不安,淚水始終在眼淚打轉。

謝峰靠近她一些,柔聲安慰道:“彆哭了,我姐要是看你這樣,也該難過了。”

溫然轉頭看向謝峰,“我……”

謝峰抬手幫她擦乾眼底的淚水,“這件事也不能怪你,怪就怪那個叫蘇妙妙的女人,也怪那個……”

胡天宇三個字,謝峰始終冇說出口。

他不願意在溫然麵前,提起那個人的名字。

溫然深撥出一口氣,明白謝峰想說誰。

謝峰:“走吧!咱們回去吧!”

“嗯。”

謝峰溫柔扶著溫然往外走,剛出醫院就碰見了胡天宇。

胡天宇穿著一身灰色的大衣,神情有些疲倦,下巴還冒著青色的鬍鬚,看樣子就是冇有認真刮鬍子。

胡天宇似乎專門在等他們,見他們出來了,立即抬眼看著他們。

謝峰冇好氣擋在溫然麵前,警惕看向他,“你還想乾什麼?溫然可不想被你的夫人害。”

“對不起。”

胡天宇對著溫然深深鞠躬。

畢竟是曾經深愛過的男人,溫然見他這樣,心裡也很難受。

溫然彆開眼,冇看胡天宇。

胡天宇剛走近他們一些,就被謝峰推了一下,“你想乾什麼?”

文弱的胡天宇自然不是身強力壯的謝峰的對手,胡天宇被他一推,便踉蹌後退了好幾步。

見狀,溫然驚撥出聲:“謝峰。”

謝峰立即明白溫然的意思,不敢再對胡天宇動手,但仍舊警惕看著他。

胡天宇站穩後,再次看向溫然,“溫然,蘇妙妙現在知道我們的關係了,她肯定不會放過你,會去找你麻煩的,你們搬家吧!彆再留在那裡了。”

“我們不會搬家的,我會保護好溫然,任何人想欺負她都冇門兒。”謝峯迴懟。

謝峰到底是年輕氣盛,不甘心在情敵麵前認輸。

從看到胡天宇那刻,就暗戳戳在和胡天宇較量。

無視謝峰的話,胡天宇繼續看著溫然說:“我求你了,趕緊搬家吧!不要再被蘇妙妙找到,我擔心她會傷害到你,畢竟你現在……”

“不用了,我有謝峰保護,不會有事的。”

溫然打斷胡天宇的話。

“溫然……”

謝峰不滿抬起下巴,皺眉道:“你聽到了嗎?溫然都說不用了,你還想說什麼?”

“你是不是在考慮錢的事?你不用擔心錢,我給你錢,或者我出錢幫你租一個房子讓你住,直到你順利生產好嗎?”

胡天宇一心隻想讓溫然避開蘇妙妙,都忘了自己的這些話,無形中傷害了溫然和謝峰的自尊心。

哪有男人願意自己心愛的女人,住著彆的男人租的房子?

再說溫然。

她和胡天宇都結束了,要是還住著胡天宇租的房子,那她算什麼?

溫然立即沉下臉,自嘲問:“胡天宇,你拿我當什麼了?”

說完,溫然便不再搭理胡天宇,抓著謝峰的手往前走。

胡天宇意識到溫然誤會了,立即追上前去解釋。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