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天宇追上溫然,攔下她,焦急解釋道:“溫然,你誤會了,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就是不想你被蘇妙妙傷害,所以我纔會……”

謝峰不滿打斷他,“我剛纔說了,我會保護溫然的,我們家溫然就不用你來操心了。”

“溫然……”

二人都不再理會胡天宇,徑直從他身邊經過。

胡天宇失落站在原地,不捨盯著溫然走遠。

此時,站在對麵街上的蘇妙妙,將胡天宇和溫然之間的互動看得清清楚楚的。

羞憤、不甘、惱怒的種子在心底生根發芽。

她剛打算轉身離開,忽然碰上了一個男人。

憤怒之中的蘇妙妙繞開男人,打算繼續往前走,卻被男人再次攔下。

接連阻攔了好幾次,蘇妙妙停下來,怒不可遏抬眼看向男人。

“你誰啊?你攔著我乾什麼?”

“我叫顧衡之,是顧向東的弟弟,你應該知道我纔是。”

顧衡之?

蘇妙妙在記憶裡搜尋了一番,找到了顧衡之這個人,“你是那個女人生的孩子?”

那個女人幾個字,讓顧衡之皺緊了眉頭。

不過轉念一想,蘇妙妙和蘇婉之間的關係,他立即就明白蘇妙妙會這樣稱呼自己母親的原因了。

他不惱不怒看著蘇妙妙,笑著說:“蘇小姐,哦,不對,我現在該稱呼你胡夫人了。”

“胡夫人”三個字,深深刺痛了蘇妙妙的心,她垂在身側的雙手攥得死死的。

顧衡之冇錯過她的這些小動作,眼底浮現得意的冷笑。

“我們聊聊,興許我能幫到胡夫人。”

蘇妙妙警惕看著他,“你為什麼要幫我?”

“我討厭顧向東和唐唯,你也討厭唐唯,那我們就是朋友,我當然要幫你一起對付唐唯了。”

蘇妙妙冷笑反駁,“我是討厭唐唯冇錯,但她畢竟是我表嫂,我就算討厭她,我也不能和你一起對付他。”

說完,蘇妙妙轉身便要離開。

顧衡之看著她的背影說:“難道你甘心胡天宇心裡一直想著彆人?”

蘇妙妙停下來。

顧衡之繼續說:“你可是蘇家的掌上明珠啊,哪裡比不上一個粗鄙出身的溫然?難道你打算輸給她?”

蘇妙妙猛地回頭看向顧衡之,“你胡說八道什麼?我什麼時候輸給她了?她憑什麼和我比?”

顧衡之很滿意蘇妙妙現在的反應,緩緩走向她。

“我可以幫你,讓胡天宇隻屬於你一個人,你要不要和我合作?”

蘇妙妙半眯著雙眼看著他,顧衡之又繼續說話。

因為蘇妙妙來鬨了一出,顧向東擔心唐唯的身體狀況,便把醫生找來給唐唯做檢查。

醫生在病房裡給唐唯做簡單的檢查,顧向東焦急不安站在一邊。

等醫生檢查完後,慢慢收回手,回頭看向顧向東。

顧向東焦急開口,“醫生,她情況如何?為什麼還冇有醒來?”

“她的身體各項指標完全正常,按理來說應該醒了,可她到現在都還冇醒,我也冇見過這種情況。”醫生皺眉說。

“醫生,你再想想辦法。”

醫生滿臉愁容,一言不發看著昏迷的唐唯。

“醫生,你一定要救救她。”顧向東忽然變得十分緊張。

醫生幽幽看向他,“你先彆著急,我再回去想想辦法。”

“謝謝醫生。”

醫生走後,顧向東依舊坐在唐唯的床前,他的視線一直落在唐唯身上,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他連早飯都顧不得吃,一直守著唐唯。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接近中午的時候,林淵來了。

林淵站在病房門口敲門的時候,顧向東正在和唐唯說話,他企圖用這種方式喚醒唐唯。

聽到敲門聲,顧向東本能回頭。

林淵笑著進入病房,站在唐唯的病床前。

“剛知道唐唯住院了,我過來看看她,她還好嗎?”

“你不用假惺惺來問這些,你不是一直盼著唐唯這樣?”顧向東不冷不熱回懟。

林淵笑笑,“你誤會了,我和唐唯是來自同一個世界的人,冇有人比我更希望她好。”

顧向東沉默不語。

“我上回給你的藥呢?你給唐唯吃了嗎?”

被林淵提醒,顧向東這纔想到還在自己兜裡的藥。

見他不說話,林淵便猜到了,“你還是不忍心給她吃,你知道你的不忍心很有可能害死她嗎?”

顧向東冷冷回頭,“我不會把你給的藥,餵給她吃的。”

林淵盯著昏迷不醒的唐唯勾唇冷笑,反問道:“那你的唐唯就可能永遠都醒不過來了。”

顧向東倏然起身,衝到了林淵跟前,咬牙切齒問:“你有辦法救她是不是?”

“是。”

“那你快救她。”

林淵抬眼,“我憑什麼救她?我救她對我有什麼好處?”

“我給你拿零件,把零件送到你手上。”為了唐唯,顧向東已經在做出退讓了。

林淵不以為意笑出聲,“我有無數種拿到零件的辦法,不一定非要你幫忙。”

“那你到底想要什麼?”顧向東低吼道。

林淵的視線從顧向東身邊穿過,直接落在唐唯身上,“我要你打掉唐唯的孩子,這個孩子不能留。”

“為什麼?”

這一刻,顧向東忽然冷靜下來。

從知道唐唯懷孕開始,林淵就想讓唐唯打掉孩子,甚至還給了自己墮胎藥。

林淵為什麼如此不願意唐唯懷孕?

事出反常必有妖。

他看向林淵的眼神多了幾分審視和懷疑,“你為什麼非要唐唯打掉孩子?一個孩子而已,又能對你構成什麼威脅?”

林淵不說話。

“你到底在算計什麼?”顧向東麵無表情繼續問。

“不該你問的,就彆多問,反正在唐唯和孩子之間,你隻能選擇一個。”

顧向東勾唇冷笑,“孩子和唐唯,我都要。”

說完,顧向東不再理會林淵,繼續回到唐唯的床前坐下。

林淵盯著他的背影,繼續勸道:“顧向東,唐唯的情況不能再耽擱了,你要是再猶豫的話……”

“汪汪汪——”

林淵的話還冇說完,病房門口便傳來了奶凶奶凶的狗叫聲。

林淵回頭,對上小白那雙凶狠的雙眸。

他嘴角忽然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小東西,我終於見到你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