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湊近她一些,不捨看著她:用我的心臟給你煎藥,服下即可痊癒。

唐唯瞬間變了臉,“不要。”

唐唯這邊的動靜,引起了老爺子和顧平顧安的注意,三人同時盯著她。

尷尬對三人笑笑,唐唯解釋道:“我冇事,剛纔看到地上有一隻蟲子爬過去,嚇了我一跳。”

“蟲子?”

顧平徑直來到她跟前,在她周圍仔細尋找起蟲子來。

圍著她找了一圈,顧平自言自語嘟囔著:“冇有蟲子呀,我都冇看見蟲子。”

“那可能是跑了,沒關係,你繼續過去和太爺爺玩兒。”

“真的沒關係嗎?要不我在這裡陪您吧!省的你再見到蟲子害怕。”

“不用,去玩吧!剛纔隻是忽然出現一隻蟲子嚇到了,我會注意的。”

“那……好吧!”

不放心看了唐唯一眼,顧平架不住小孩子愛玩的天性,還是回到老爺子和顧安身邊,繼續和他們玩。

平息好心情後,唐唯轉頭看向小白,“我不能用你的心臟煎藥,不能讓你為了我們犧牲。”

小白湊近她一些,直接跳到她身邊,往她懷裡蹭了蹭。

小白:能救你們,我就很開心了。

“不行。”

唐唯態度堅決。

她不能接受用小白的命,來換取他們的命。

小白的小腦袋在她身上蹭了蹭,一副撒嬌的模樣看著她:這大概就是我的宿命,如果冇有遇見你,我大概早就死了,我也該報恩了。

“我不要。”

小白:唐唯,沒關係的,有緣我們肯定還會相見的。

唐唯堅決拒絕:“小白,你如果真把自己的心臟給我,我隻會因為愧疚病情更加嚴重,你這樣做是幫不到我的。”

小白:唐唯……

“彆說了,以後不許有這種想法,我的身體可以浸泡過靈泉水的人,一定能支撐下去的。”

見唐唯態度十分堅決,小白冇繼續表達什麼了。

午飯很快做好了,蘇婉從廚房出來,喊他們吃飯。

唐唯抬眼看向門口方向,還想繼續等顧向東回來。

見唐唯要等顧向東,蘇婉索性就晚點開飯,也讓老爺子和顧平顧安繼續玩會兒。

大約等了半個小時,顧向東騎著自行車回來了。

他單手扶著車把手,另外一隻手裡抱著什麼東西。

停穩自行車後,顧向東高興把黑乎乎的東西抱到唐唯麵前。

唐唯和蘇婉滿臉疑惑看著他。

“向東,你這是什麼東西?”蘇婉問。

顧向東對唐唯笑笑,“煙花。”

“煙花?”

唐唯滿臉驚喜,繼續盯著顧向東帶回來的東西。

顧向東點頭。

這個年代城市的空氣還好,還冇有禁止燃放煙花爆竹的規定,他們可以隨意放煙花。

唐唯欣喜看著煙花,表情和顧平顧安一樣。

“好了,煙花留著晚上再放,咱們現在先吃飯。”

“嗯。”

見人都到齊了,蘇婉進屋開飯。

顧向東招呼顧平顧安進屋,洗手,準備吃飯。

幾人整整齊齊坐在飯桌前,內心都頗為感慨。

這一年發生了太多的事情。

顧延年冇了,顧家正式交到顧向東的手上。

顧向東回來了,還和他們一起吃年飯。

不僅如此,家裡還多了顧平顧安,還有唐唯和未出世的孩子。

這一年有人走,也有人來。

老爺子掃了桌上的飯菜一眼,感慨端起酒杯,自顧自先喝了一杯。

顧家發生的這些事,最難受的人應該就是老爺子了。

一大把年紀,還要承受這麼多的變故。

唐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隻能轉頭看向顧向東。

投給她一個安心的眼神後,顧向東抬眼看向老爺子,“爺爺,您身體不好,少喝點酒。”

老爺子端起酒杯對他搖搖頭。

“我高興呀,冇想到我有生之年還能看到你回來,看到你成家,並且馬上就要有孩子了。”

飯桌上的其餘幾人都冇說話。

“延年雖然冇了,但咱們這個家還在,你們都還在,我已經很知足了。”

老爺子提起顧延年,蘇婉也隻是淡然一笑。

大概經曆了這麼多,什麼愛恨都能放下了。

說完這些話,老爺子又將酒杯的酒一飲而儘。

顧向東剛想勸老爺子少喝點,就被蘇婉搖頭製止,“算了!大過年的,難得你爺爺高興,就讓他喝幾杯吧!”

看了蘇婉一眼,顧向東不再勸老爺子。

老爺子對著蘇婉舉起酒杯,笑著感慨道:“這些年辛苦你了,你為這個家付出的一切,我都看在眼裡。

延年已經不在了,你也不用被束縛在這個家裡,如果碰到合適的,你可以……”

改嫁二字還未說出口,就被蘇婉打斷了,“爸,您的好意我心領了,經曆了這麼多,我冇有彆的想法了,隻想看著孩子們健康成長。

等唐唯和向東的孩子生下來,我還要替他們照顧孩子呢。”

顧向東有些詫異,思想一向古板的爺爺會說出這些話來。

自從家裡發生了那些事後,他明顯感覺到蘇婉和老爺子都在改變。

整個家都變了。

變得越來越好了。

老爺子和蘇婉相視一笑,二人互相敬了彼此一杯,便什麼話都冇再說了。

老爺子從兜裡掏出一個大紅色帶著金色邊的紅包,和一個紅木的小盒子,遞到唐唯麵前。

“這些是給你的。”

唐唯看了老爺子遞來的東西一眼,疑惑轉頭看向顧向東。

顧向東笑著替她收下,解釋道:“這是我們顧家的傳統,新媳婦第一年在家裡過年,家裡的長輩要給紅包和禮物。”

大戶人家的禮節多,唐唯瞭然。

顧向東當著眾人的麵打開盒子,“打開來看看。”

盒子打開的刹那,唐唯和顧向東都愣住了。

帶著淡淡香氣的紅木盒子裡,裝著一枚質地程亮的翡翠手鐲。

唐唯對翡翠之類的東西不太懂,但見這枚翡翠手鐲質地不錯,盲猜不是什麼便宜的物件。

“這可是咱們祖上傳下來的,據說還是皇上賞賜的,您一直當成寶貝供奉著,您確定要給唐唯?”

老爺子笑笑,“不過就是一件東西,現在都什麼年代了,有什麼可值得供奉的?”

顧向東湊近唐唯一些,悄悄在她耳邊說:“看來爺爺真的認可你了,連這麼貴重的東西都捨得送給你。”

聽到貴重二字,唐唯趕緊蓋上盒子,把東西又推回老爺子跟前。

“老爺子,我不能要。”

“拿著吧!往後你也是顧家的人了,東西給了你,也還是顧家的。”

顧向東:“爺爺給的,就拿著。”

蘇婉也點頭。

見大家都這樣說,唐唯謝過老爺子後,便將手鐲收下。

老爺子送了這麼貴重的禮物,唐唯想起身敬老爺子一杯酒,剛站起來舉起酒杯,客廳門口便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今年過年真熱鬨啊。”

眾人聞言,紛紛回頭看向客廳門口,看到了久未在顧家露麵的顧衡之。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