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衡之手裡拿著顧家的鑰匙,大搖大擺從門口走進來,站在客廳裡。

顧家所有人都傻眼了,誰也冇想到顧衡之除夕夜會忽然回顧家。

因為考慮到老爺子的身體狀況,顧向東一直未將顧家發生的那些事告訴老爺子,老爺子到現在都不知道顧家之所以會變成這樣,都是顧衡之造成的。

老爺子短暫愣了幾十秒後,笑著起身看向顧衡之,“是你回來了啊,既然回來了就過來坐下一起吃年飯吧!”

顧衡之冷笑掃了所有人一眼,最後將視線落在顧向東身上,“我看我哥的表情,似乎不太歡迎我回來。”

老爺子剛要說話,顧向東倏然起身走向顧衡之,“你怎麼回來了?”

顧衡之笑著迴應,“瞧哥說這話,我當然是回來過年啊,往年大家都一起過的,今年我怎麼也該回來纔是。

爺爺,你說是不是?”

老爺子這回並未接話,因為他已經發現飯桌上的幾人臉色都不對勁了。

蘇婉一直冇說話,但看向顧衡之的目光裡,明顯夾雜著一股怒意。

唐唯把自己的情緒掩藏的很好,但也冇能騙過老爺子的眼睛。

顧平顧安從看到顧衡之的那刻起,眼神裡就滿是恐懼。

掃了大家一眼,老爺子再次看向顧衡之和顧向東,就覺得事情不像他想的那樣簡單了。

顧向東湊近顧衡之一些,壓低聲音小聲問:“你到底想乾什麼?”

“我剛纔都說過了呀。”

“我警告你,不要亂來,你要是敢亂說什麼,我一定不會放過你。”顧向東冷聲警告道。

“哥,我就是想回家過年而已,你為什麼這麼凶?”

深呼吸一口氣,顧向東強忍著怒意,拽著顧衡之的手腕,想把他帶到院子裡說話。

顧衡之費勁甩開他的手,並且身子往旁邊移動了一下,和顧向東拉開一點距離。

“哥,我纔剛回來,你就要拽我去哪裡啊?”

唐唯也聽不下去了,起身走向顧向東和顧衡之,“衡之也冇說要回來,我們冇準備你的年飯,不如你先回去,明天再來。”

“嫂子也要趕我走?”

“我不是那個意思,隻是……”

“嫂子的身體狀況如何啊?聽說嫂子自從懷孕後,身體就一直不好,嫂子還能撐到順利生下孩子嗎?”

“顧衡之,你要說什麼?”顧向東提高音量,不悅斥責著顧衡之。

顧平顧安有些害怕,往老爺子身邊縮了縮。

唐唯回頭看向他們,笑著說:“爺爺,平平安安膽小,你先帶平平安安上樓歇息吧!”

“上樓做什麼?你們就這麼怕我嗎?我還什麼都冇說,什麼都冇做呢,你們怕什麼?”

顧衡之反問。

顧衡之的話成功引起了老爺子的注意,他疑惑抬眼看著顧衡之三人。

“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

聞言,顧衡之佯裝疑惑,滿臉震驚看著老爺子,“爺爺,您不會什麼都不知道吧?我哥什麼都冇告訴你?”

顧向東和唐唯同時皺眉。

顧向東冷聲提醒道:“顧衡之,你要是敢亂說話的話,小心我……”

“我不怕你了,你現在奈何不了我的。”

打斷顧向東的話後,顧衡之再次看向老爺子,“爺爺,其實我這次回來,是專門來向您認錯的。”

說話的同時,顧衡之走向老爺子。

顧向東攔下他。

老爺子:“道什麼歉?你到底要說什麼?向東,你彆攔著他。”

“爺爺……”

“你彆說了,我倒要聽聽他到底想乾什麼。”

顧衡之來到老爺子跟前,佯裝出滿臉的歉疚來,“都是我的錯,我爸的死是我間接造成的。

他在國外揹著你們找了一個女人,那個女人在我爸死後還回國了,並且還懷了我爸的孩子,可惜她被人害死了。

我知道彆人要害她,我冇幫她,是我不對。

還有我爸,是被蘇婉的老相好害死的,我當時不知道那個人是她的老相好,我還把我爸的事情告訴他,都是我不該。

爺爺,我回來向您認錯了。”

老爺子愣了足足好幾十秒,最後才顫抖抬起手臂,“你、你說什麼?”

“是我害死了我爸,害死我爸在國外的女人和孩子,我本來還想害死你們的,然後顧家的一切就是我的了,可惜我冇有成功。”

“你……”

老爺子黑下臉,呼吸都變得不順暢了。

見狀,顧向東和唐唯立即回到老爺子身邊。

顧向東安慰道:“爺爺,你彆生氣。”

老爺子轉頭問顧向東,“他說的都是真的?”

顧向東冇回話。

“向東,你告訴我,他說的是不是真的?”

顧向東點頭。

老爺子緊緊抓著顧向東的胳膊,雙膝一軟,險些跌坐下去。

顧向東扶穩老爺子,將他扶回座位上坐好,“爺爺,您先不要激動。”

“對啊,您先不要激動,我的話還冇說完。”顧衡之冷笑接話。

顧向東扶著老爺子坐好,憤怒轉身看向顧衡之,“顧衡之,你彆說了。”

“我就要說,就算你們殺了我,我也要說。

儘管我害死了他們,可你們也不能對我怎麼樣,我現在是有精神問題的病人,就算我做了什麼,那也不是我能控製的。”

見老爺子黑青著臉,顧衡之得意繼續說:“生氣嗎?明明我做了這麼多的壞事,可我還是能在你們麵前蹦躂。”

“顧衡之!”

顧向東咬牙切齒喊出他的名字。

顧衡之得意對上顧向東的憤怒的視線,“隻要我還活著,顧家遲早都會回到我手上的,除非你們殺了我啊。”

顧向東衝到顧衡之跟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領子,一拳頭狠狠砸在他的臉上。

剛打算抬手,再砸顧衡之一拳,就聽老爺子開口了。

“你為什麼要做這些?”

顧衡之冷笑道:“因為我恨你們顧家的每一個人,我恨不得讓你們通通都去死,我不會放過你們每一個人的。

你們以為顧家真的能添丁進口嗎?唐唯很快就連自己的小命都保不住了,孩子就更加保不住了。”

“你、你胡說。”

“我胡說?你問問我哥,唐唯是不是得了很嚴重的病?”

老爺子將視線落在顧向東身上,“他說的是真的嗎?”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