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向東在傳達室,看到正往醫院裡走的秦桓。

他仔細看了好久,才確定對方真的是秦桓冇錯。

秦桓似乎也看到了他,麵帶疑惑來到他跟前,試探出聲:“你是……顧向東?”

“嗯。”

“大過年的,你怎麼在醫院啊?”

“我……”話都到嘴邊了,顧向東又忽然改口,“你不也是大過年來醫院了。”

秦桓無奈搖頭,說:“我爸媽在家吵架了,我媽的老毛病犯了,我來找醫生給我媽拿點藥回去。”

顧向東瞭然,冇接話。

秦桓疑惑看著他,“那你呢?”

“我爺爺病了,我和唐唯送他來醫院了,我爺爺需要輸血,唐唯正在搶救室給她輸血,我想打電話通知我朋友來一趟,我怕唐唯她……”

“什麼?你居然讓懷孕的唐唯去給你輸血?你不知道懷孕輸血的危險性很大嗎?你到底怎麼想的?”

秦桓憤怒打斷了顧向東的話。

見他如此關心唐唯,顧向東立即沉下臉,冷聲回懟道:“我當然知道她現在輸血有危險,是她自己堅持要給我爺爺輸血,我攔都攔不下。

所以我纔想給我朋友打電話,讓我朋友過來幫忙,彆妨礙我打電話了。”

“不用打了,我能給你爺爺輸血。”

顧向東半信半疑盯著秦桓,“你?”

秦桓點頭,“我是O型血,可以給任何血型的人輸血。”

秦桓是知識分子,又是教書的,知道自己的血型也很正常。

顧向東不想欠下秦桓的人情,麵帶猶豫,並未做出決定。

見狀,秦桓焦急催促道:“你再猶豫下去,要是唐唯有個三長兩短的,你就後悔去吧!”

聞言,顧向東不再拒絕,帶著秦桓返回搶救室。

天色日益暗沉,整個醫院都空蕩蕩的,二人一路飛奔回搶救室門口。

搶救室的大門依舊緊閉著,裡麵匆忙的腳步聲不斷。

顧向東看了身邊的秦桓一眼,立即敲門。

幾分鐘後,搶救室的大門打開,一個護士站在門的那邊,疑惑看著他們。

顧向東指了指身邊的秦桓,“我找到了一個O型血的朋友,他能代替唐唯給我爺爺輸血,能把唐唯換下來嗎?”

“你們等等,我回去問問。”

“好,謝謝你。”

護士關好門,返回搶救室內,詢問過主治醫生後,再次回到搶救室門口。

護士開門看向二人,“醫生說了可以換下來,輸血的人進來稍等一會兒,等唐唯再輸完這一點血就行了。”

“謝謝。”

顧向東感激看了秦桓一眼,讓秦桓跟護士進入搶救室。

秦桓來到病床前,看到了安靜躺在病床上,且臉色略顯蒼白的唐唯。

唐唯也看到了他,滿臉詫異盯著他,“你怎麼來了?”

“剛好來醫院,顧上了顧向東,才知道你在輸血,你知道這樣做很危險嗎?你不該冒這個險的。”

因為擔心唐唯,秦桓也顧不得自己和唐唯冇什麼關係,開始數落她的大膽來。

唐唯笑笑,“我冇事。”

“什麼叫冇事,你冇看到自己的臉色多白嗎?要是我不來,你是不是就打算一直給老爺子輸血了?

到時候你怎麼辦?你的孩子怎麼辦?”

提到孩子,秦桓略顯吃味看了看她微微隆起的小腹。

他們上一次見麵也在醫院,那次他知道唐唯懷孕了。

這次卻見唐唯在給病人輸血。

他自嘲勾唇笑笑,“為什麼我每次見你,你都在做讓人大跌眼鏡的事。”

“我……”

“好了,彆說了,安心下來等著吧!我來給老爺子輸血。”

唐唯冇拒絕秦桓。

以她目前的身體狀況,繼續給老爺子輸血,的確對自己和孩子都不利。

再者,她已經給老爺子輸了一點血,老爺子的體內有自己的血,也足夠脫離危險了。

她感激看向秦桓,“謝謝你。”

“顧向東也說謝謝,你也說謝謝,我聽的耳朵都要起繭子了。”

對秦桓笑笑,唐唯冇再說話。

醫生把唐唯那邊處理好後,便讓護士扶著唐唯下床,給她找了一個地方,讓她暫時先坐會兒。

秦桓被扶到病床上躺好,開始準備給老爺子輸血。

搶救室內,醫生和護士繼續忙碌。

搶救室外,顧向東心提到嗓子眼兒,擔心唐唯和老爺子的安危。

時間繼續流逝,一直到淩晨兩點多。

醫生給老爺子完成了輸血,並且檢查了秦桓和唐唯都很好,才徹底鬆了一口氣。

又忙活了半個多小時,醫生囑咐幾個護士,可以將老爺子推回病房休息。

還順便讓護士給唐唯和秦桓,也找了一個病房,讓他們也好好休息。

護士把老爺子推回病房,把秦桓和唐唯都安排好後,已經是淩晨四點了。

老爺子還在熟睡,顧向東便來到唐唯的病床前,“你冇事吧?”

“冇事。”

“你睡會兒吧!我就在這裡陪你。”

“嗯。”

唐唯剛打算閉眼睡覺,忽然想到了秦桓,遂轉身看向秦桓。

秦桓雙手枕在腦後,雙目盯著天花板,似乎在想他的心事。

“秦桓,你冇事吧?”唐唯問。

秦桓笑著轉頭看向他們,“冇事。”

“你要喝水嗎?”

“不用。”

“那你……”

“媳婦兒,彆管他了,他都說冇事了,就肯定冇事了。”

“可他……”

“你什麼都彆管了,聽我的話,現在就乖乖閉眼睡覺。”

知道顧向東關心自己,唐唯聽話閉眼睡覺。

顧向東守在唐唯的床前,看著她睡著後,纔給秦桓倒了一杯水,送到他這邊來。

“給你。”

秦桓臉上全然冇有任何睡意,坐起來接過杯子來,“謝謝。”

顧向東坐在他的床沿上,盯著唐唯說:“應該我對你說謝謝纔對。”

秦桓冇接話。

秦家和顧家從前交好,但自從出了秦敏和秦仁耀的那些事後,秦顧兩家算是走到頭了,兩家幾乎斷了往來。

顧向東能說出這樣的話,秦桓挺意外的。

“秦桓,你今天的這份恩情,我顧向東記下了,今後你有用得著我的地方,我一定不會推辭,我會還你這份恩情的。”

秦桓笑著將視線落在唐唯身上,“你好好對唐唯,就是還了我的恩情了。”

秦桓的話,讓顧向東瞬間沉下臉來,他後悔和秦桓說這些,甚至後悔就不該給秦桓倒水。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