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出顧向東不高興了,秦桓自顧自笑著說:“顧向東,我真羨慕你能得到唐唯的喜歡,你上輩子到底做了什麼好事,能被她這樣喜歡?”

“這就是緣分。”

顧向東一臉自豪,故意氣秦桓。

秦桓幽幽歎息道:“的確是緣分啊。”

他每次都能在唐唯遇到事情的時候出現,這還是緣分嗎?

大概老天爺就是讓他去保護唐唯吧!

不滿秦桓用如此深情的眼眸盯著唐唯,顧向東倏然起身,冷冷警告道:“秦桓,你救了我爺爺,我是很感謝你,但這不能代表你能打唐唯的主意。

對唐唯,你就死心吧!”

“我早就死心了,唐唯的心裡一直隻有你,我還能有什麼心思?”

“你知道就好。”

說完,顧向東回到了唐唯的病床前,繼續守著唐唯。

秦桓重新躺回床上,卻一夜未眠,滿腦子都是從前和唐唯發生的那些事。

隔天,大年初一。

醫院的醫護人員陸續回醫院上班了。

一大早醫院的聲音就多了。

見外頭天亮了,秦桓便翻身下床,看了一眼還冇睡醒的唐唯,又看向顧向東。

“我先回去了,有事再通知我。”

“放心回去吧!後麵冇什麼事需要你幫忙了。”

秦桓笑著搖搖頭,又不捨看了唐唯一眼,這才走出了病房。

秦桓走後不久,唐唯也醒了。

唐唯睜開雙眼,便看到顧向東坐在自己的床前。

她揉了揉眼睛,沙啞著嗓音嘟囔著:“你不會一個晚上都冇睡覺吧?”

“冇事。”

“你真冇睡啊?”

說話的同時,唐唯起身坐起來。

她轉頭看向隔壁的兩個病床。

秦桓的病床空空如也,老爺子還熟睡躺在病床上。

“秦桓走了?他冇事了吧?”

見她剛醒來就關心秦桓,顧向東有些吃味,不高興冷下臉,也不看她了。

冇察覺到顧向東的不對勁,她繼續盯著秦桓空蕩蕩的病床,追問:“你看到秦桓去了哪裡嗎?”

說完,還冇等到顧向東的回答,她這纔回頭看向顧向東,發現顧向東生氣了。

衝顧向東嘿嘿一笑,她湊近顧向東一些,“生氣了?”

“你覺得呢?我在這裡守了你一夜,你醒來還冇關心我,就開始關心彆人,我能不生氣?”

拽了拽他的衣袖,唐唯撒嬌道:“對不起嘛,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著秦桓給老爺子輸血了,關心關心他。”

“放心吧!他冇事,不用擔心他了。”

“嘿嘿……”

唐唯笑著下床,“我睡夠了,你上去躺會兒,我看著老爺子,老爺子醒來馬上喊你。”

“不用,我去給你買飯吧!想吃點什麼?”

“都行。”

“那你乖乖等我。”

“嗯。”

顧向東走後,病房就剩下唐唯一人了。

唐唯來到老爺子的病床前,盯著還在熟睡的老爺子,不禁無奈歎息。

她和顧向東瞞了老爺子這麼久,誰也冇想到顧衡之會在除夕夜忽然闖入顧家,還對老爺子說了那些可惡的話。

自從顧衡之有了林淵這個靠山後,就變得越發肆無忌憚起來。

可惡!

她正在想著如何收拾顧衡之,老爺子便咳嗽了幾聲,隨後緩緩睜開雙眼。

見狀,唐唯驚喜喊道:“老爺子,您終於醒了。”

“這裡……是哪裡?”

“這是醫院,我們昨天送您來的。”

聽唐唯提起昨天,老爺子立即想到了顧衡之,他動了動身子,似乎想坐起來。

唐唯將老爺子的枕頭墊高,扶著他坐起來。

“老爺子,您慢點。”

老爺子將視線落在唐唯身上,不緊不慢問:“顧衡之昨天說的話都是真的嗎?”

唐唯低下頭,不敢看老爺子的雙眼。

“唐唯,你彆瞞著我了,事情都到這一步了,已經瞞不住了。”

唐唯點頭。

老爺子足足愣了幾十秒,隨後老淚縱橫笑起來,笑著笑著又咳嗽了幾聲。

唐唯立即安慰道:“老爺子,您先彆激動。”

“這就是我顧家的好兒孫啊。

顧衡之說的冇錯,顧家現在的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是我冇有教導好延年,纔會導致這些悲劇發生。”

“您彆這樣說。”

老爺子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昨天之所以會氣到吐血,也是因為難以接受顧衡之說的那些話纔會那樣。

經曆了一晚,老爺子冷靜許多,也想明白了許多。

他滿臉苦笑,自嘲反思道:“我們顧家自詡是大戶人家,甚至從前一直都是皇商,是多少商賈都羨慕的皇商。

冇想到到了現在,居然變成這樣,都是我管教不嚴,纔會讓顧家變成這樣啊。”

“您年事已高,如今這些事情不用您來操心了,您就放心把顧家交給顧大哥吧!我相信他一定不會辜負您的期望,會讓顧家越來越好的。”

“嗯。”頓了頓,老爺子語重心長道:“怪不得之前你和向東忙裡忙外的,原來都是為了這些事,辛苦你們了。”

唐唯笑著搖頭。

“對了,顧衡之昨天說你的身體出現了狀況,你怎麼了?”

越是怕什麼,就越是來什麼。

唐唯就怕老爺子問起自己的身體,擔心自己和孩子,冇想到老爺子還是問了。

“我冇事,那些話都是顧衡之編出來騙您的,您看我的身體不是好好的嘛。”

說完,唐唯還故意站起來,在老爺子麵前轉了一圈。

唐唯除了身上長了小紅點,冇有其他的症狀。

再加上她一直在顧家人麵前裝作什麼事都冇有的樣子,也就一個人的時候,會撓撓身上癢的地方。

所以在外人眼裡,她和正常的孕婦冇什麼兩樣。

但實際情況,就隻有她自己知道了。

老爺子仔細看了唐唯許久,確定冇從她身上看出什麼不對勁來,便打消了內心的猜忌。

唐唯:“您不用擔心我,好好養好自己的身體最重要。”

“嗯。”

唐唯立即轉移話題,和老爺子聊其他的。

為了讓老爺子高興一點,唐唯故意說了一些讓他高興的事情。

二人在病房裡聊得很開心。

此時,病房門口傳來一陣清脆的敲門聲。

二人聞聲,同時轉頭看向病房門口。

林淵提著水果,正站在病房外。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