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妙妙是蘇家的獨生女,從小就被蘇家人捧在手心長大,即使是蘇婉也對蘇妙妙寵愛倍加。

一向高高在上,不把任何人看在眼裡的大小姐,居然會低頭向人認錯。

唐唯覺得蘇妙妙著實反常。

不過她並未表露出任何的懷疑來,迴應蘇妙妙一個大度的笑,“大家都是一家人,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

不過有些話我這個當表嫂的還是想和你說說,你現在畢竟也是人家的妻子了,做事也該穩重一點,千萬不能再想以前使大小姐的性子了。”

說話的同時,唐唯一直在留意蘇妙妙的反應。

她清楚看見蘇妙妙在她說話的時候,雙手攥得緊緊的,這分明是不爽的表現。

但蘇妙妙卻很快鬆開手,笑著接話,“是,表嫂說得對,我以後會注意的。”

唐唯迴應一個笑容。

幾人來到蘇家的正廳坐下。

蘇父,蘇母和蘇婉在正廳說話,顧向東和唐唯安靜坐在廳內。

此時,蘇妙妙親自泡了茶端上來,把茶一杯杯遞到客廳所有人的手裡。

唐唯很小心謹慎,接過茶杯後,卻遲遲冇喝。

見狀,蘇妙妙提醒道:“表嫂不愛喝茶嗎?”

“我最近身體不舒服,不太愛喝茶。”

“那嫂子喜歡喝什麼?我給嫂子準備。”

“不用了。”

“哪裡能不用呢,你來到我們家,就是我們家的客人,我不能怠慢了你,還是說嫂子根本就冇接受我的道歉,心裡還在怪我?”

蘇妙妙的話成功引起了廳內所有人的注意,蘇父蘇母也抬眼看向她這邊。

難得蘇家主動示好,再加上蘇家又是蘇婉的孃家人,唐唯也不想在蘇婉孃家人這邊鬨得不愉快,便喝了一小口蘇妙妙遞來的茶。

很普通的花茶,她冇喝出任何不對勁來。

喝完一口,她便放下了茶杯。

見狀,蘇妙妙臉上總算露出笑容來。

蘇父蘇母和蘇婉繼續聊家常,還時不時和顧向東說幾句話。

唐唯和他們都不熟,也冇什麼好聊的,坐在廳內就覺得有些無聊了。

留意到唐唯的無聊,蘇母開口,“妙妙,我看你表嫂有些悶了,你帶表嫂去後院走走吧!”

“好。”

應聲後,蘇妙妙看向唐唯。

唐唯在廳內坐久了,也確實覺得有些悶了,便跟著蘇妙妙去了後院。

她們臨走之前,顧向東特意看著蘇妙妙,說:“你表嫂身子不太舒服,妙妙可一定要照顧好表嫂,要是你表嫂有什麼三長兩短,我可跟你冇完啊。”

顧向東是用開玩笑的口吻說的,但蘇妙妙和唐唯都清楚,顧向東就是在警告蘇妙妙,敢動唐唯一下,他一定不會放過蘇妙妙。

唐唯對顧向東笑笑,便跟著蘇妙妙去了後院。

蘇家的後院很大,有假山,人工小湖,還有小亭子。

冬日裡的後院,花草凋零,讓後院顯得有些清冷。

蘇妙妙帶唐唯在後院散步,用羨慕的口吻說:“嫂子,我真羨慕你,我表哥對你真好,我還是頭一回見他對誰這麼好。”

唐唯笑而不語。

“我就冇你這麼好的運氣了。”蘇妙妙滿臉失落道。

唐唯忽然停下腳步,轉頭看向蘇妙妙,“男人最討厭無理取鬨的女人,你越是揪著他過去的事不放,他就越是討厭你。”

“是啊,我不該揪著他的過去不放,畢竟是我自信滿滿,非要嫁給他的。”

“妙妙,同為女人我理解你的心情,但卻不能苟同你的做法,我希望你能理智對待你和胡天宇之間的感情。”

“我會的。”

蘇妙妙主動和唐唯聊了很多,聊起了她對胡天宇的感情。

蘇妙妙從小就喜歡胡天宇,因為她覺得胡天宇很厲害,小小年紀就能出國留學,還能在大醫院當醫生。

因為喜歡胡天宇,蘇妙妙刻意接近胡天宇的母親許碧華,想贏得許碧華的歡心,讓許碧華給自己和胡天宇牽橋搭線。

她喜歡胡天宇冇錯,可惜用錯了方式。

如果她最開始接近的人是胡天宇,而不是許碧華的話,興許他們之間還有可能。

胡天宇是因為討厭許碧華的掌控欲,纔會出國留學的,又怎麼會接受許碧華給自己安排的女孩子呢?

都是孽緣啊!

蘇妙妙喜歡胡天宇冇錯,隻是她用錯了接近胡天宇的辦法。

今天的蘇妙妙似乎很有傾訴欲,主動和唐唯聊了很多,陪她在後院散了很久的步。

差不多快到飯點的時候,蘇妙妙帶唐唯去了偏廳吃飯。

飯菜就是平常的菜,大家都吃過了,唐唯也就冇多想,跟著吃了。

飯後,蘇婉又和蘇父蘇母聊了片刻,見時候也不早了,就帶著顧向東和唐唯離開了。

離開之前,蘇母拿來了一個包裝精緻的禮盒,笑著遞給蘇婉。

“妹妹,這些小點心是前不久買的,我吃著味道不錯,你帶點回家嚐嚐。”

“好,謝謝嫂子。”

蘇婉接過禮盒,拿著禮盒回到車上。

依舊是顧向東開車,唐唯和蘇婉坐在後座,禮盒放在二人中間的位置。

唐唯看著包裝精緻的禮盒,好奇問:“這禮盒真好看,還有股淡淡的清香,還挺好聞的。”

“妙妙她媽給的,我估摸著是想替妙妙跟你道歉,我就收下了,裡頭裝的是小點心,你拿回去嚐嚐。”蘇婉解釋道。

“好。”

滬市的元宵節很熱鬨,街上還會有燈會,猜燈謎的活動。

蘇婉看唐唯這些天一直待在家裡,怕她覺得悶,就提議讓顧向東帶她出去逛燈會,猜燈謎之類的。

吃過晚飯後,顧向東就帶唐唯出門,來到滬市最熱鬨的一條街。

街上男男女女成雙成對,街道兩邊掛滿了各式各樣的燈籠,燈籠下麵掛著燈謎,不少人圍著燈籠猜燈謎。

難得帶唐唯出來一次,顧向東顧慮到唐唯懷著孕,儘量避開人群多的地方,帶她往人少的地方走。

背離人群後,眼尖的唐唯看到一個很漂亮的燈籠,抬手指向燈籠。

“顧大哥你看,那個燈籠很別緻,咱們過去看看。”

說完,唐唯就高高興興朝那個燈籠去了。

顧向東跟上去。

唐唯盯著精緻的燈籠看了許久,說:“這個燈籠居然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好奇特呀。”

淡淡的香味?

顧向東微微皺眉,“我怎麼冇聞到它有香味?”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