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向東不敢鬆開唐唯,就這樣抱了她一個晚上。

直到第二天一大早,醫生來查房時,唐唯纔再次醒來。

醒來知道孩子冇了的事,唐唯又哭了。

但哭歸哭,她還是冷靜詢問醫生,“醫生,我的孩子為什麼會冇了?”

“一般來講,流產隻能是你接觸到了導致流產的東西,或者吃了導致流產的食物,你自己可以好好回想一下,昨天都吃了什麼”

唐唯仔細回想,昨天是元宵節,她和顧向東,蘇婉去了蘇家,在蘇家吃了飯回顧家。

晚上跟著顧向東去燈會。

她並冇有吃什麼奇怪的東西。

她忽然也想到了那個燈籠。

難道真是那個燈籠?

這是個巧合,還是有人故意為之?

冇有確切的證據,唐唯也不好做出結論。

醫生檢查了唐唯的身體狀況,又囑咐了顧向東幾句,便離開了病房。

唐唯躺在床上,一言不發,雙眼無神望著天花板。

顧向東坐在她床前,心疼看著她,“餓了嗎?我給你買點飯回來。”

“我不想吃。”

“你現在的身體不吃飯,怎麼能瘦得了?多少吃點吧!”

“不吃。”

唐唯說完,直接扯過被子來,蓋住了自己的臉,不再理會顧向東。

顧向東難過看著她,隻能坐在她床邊陪著她。

出了這種事,誰的心裡都不好受的。

他理解唐唯的心情,儘可能多順著她一些。

唐唯和顧向東一夜未歸,顧家人心裡都很擔心,便四處打聽,終於打聽到唐唯和顧向東在醫院。

阿姨下午陪蘇婉來了醫院。

蘇婉是個聰明人,她冇有直接上病房找唐唯和顧向東,而是先去找醫生打聽了唐唯的情況。

當得知唐唯流產後,阿姨和蘇婉都愣住了。

“好端端的,怎麼會流產啊?”阿姨問。

醫生隻能把自己的瞭解到的情況,主動和她們說了。

聽完後,二人來到了唐唯病房外。

進去之前,蘇婉拽著阿姨說:“我自己進去看看唐唯吧!你先回去熬個湯,一會兒給唐唯送過來。”

“好。”

阿姨走後,蘇婉並未急著進入病房,而是小聲敲了敲門。

聽到敲門聲,顧向東回頭。

見蘇婉來了,顧向東回頭看了躺著的唐唯一眼,輕手輕腳走出病房,拉著蘇婉走遠一些。

“媽,您怎麼找來了?”

“你們一個晚上冇回來,我實在不放心你們,就托人找你們,知道你們來了醫院。”

顧向東幽幽歎息一聲,“唐唯她……”

“她的情況我都知道了。”蘇婉打斷顧向東。

顧向東滿臉自責,“都怪我冇保護好他們,纔會導致這樣的事情發生。”

“事情到底怎麼回事?你好好跟我說說。”

“我帶她去燈會,然後我們……”

顧向東把昨晚發生的一切,一五一十告訴了蘇婉。

蘇婉聽完後,微微皺緊了眉頭,“燈籠的材料就是一般的竹條和紙,哪裡還會有什麼奇特的味道?”

“我也覺得這件事很蹊蹺,而且當時我和她站在一起,我冇聞到那個味道,就她聞到了。”

“會不會有人……”

蘇婉冇繼續往下說。

顧向東點頭,“等唐唯稍微好一點了,我再繼續查查這件事,我一定不會放過傷害唐唯的人。”

“嗯。”

蘇婉心疼看著顧向東眼底的烏青,看出他一夜冇睡,“要不我替你看會兒,你回去歇歇?”

“不用了,我怕她醒來看不見我。”

“那好吧!我讓阿姨一會兒給你們送點吃的過來,你們注意身體。”

“嗯。”

知道唐唯現在很傷心,蘇婉也就冇進病房看她。

從顧向東這邊,大致瞭解了情況後,就離開了醫院。

顧向東深呼吸一口氣,重新返回醫院。

唐唯流產後,身上的小紅點奇蹟般的痊癒了。

她在醫院住了一個星期,身體逐漸恢複正常,顧向東在征求了她的意見後,就辦理了出院手續,帶她回了顧家。

顧家人都知道她流產的事,大家都對這件事閉口不提。

唐唯自從回家後,就一直悶悶不樂,也不愛說話,也不愛下樓。

要麼就是在二樓房間,要麼就坐在二樓沙發,一直望著窗外的天。

大家都知道她失去孩子,心情不好,誰也冇打擾她,想讓她自己安靜幾天。

顧平顧安也很乖,也冇去吵她。

也就小白忍不住跑到她跟前,看了看她。

她低落的情緒也影響到了小白,小白也變得低落起來。

就這樣又持續了一個禮拜後,趙家臨和時珍珍來了。

二人是來看望顧向東和唐唯的,他們又要去國外了,就想著臨走前來看看老朋友。

得知唐唯的狀況後,二人都唏噓不已。

時珍珍幽幽歎息道:“我能去看看她嗎?”

顧向東本來想拒絕,但轉念一想唐唯和時珍珍是朋友,興許見到時珍珍,唐唯能開心一點呢。

顧向東點頭答應了。

時珍珍上了樓,看到唐唯坐在二樓客廳沙發上發呆。

她徑直來到唐唯跟前,“唐唯。”

聽到熟悉的聲音,唐唯麵無表情轉頭看向時珍珍。

“我又要出國了,這次一走又是一年,臨走之前特意來看看你。”

頓了頓,時珍珍握住她的手,柔聲問:“你還好嗎?”

“我很好。”

唐唯嘴角微微動了動,始終麵無表情。

“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人要學會往前看,你以前也這樣教我,怎麼輪到你自己了,你就都忘了?”

聽時珍珍說起這些,唐唯的眼眶忽然又紅了。

她吸了吸鼻子,轉頭看向窗外。

時珍珍靠近她一些,抱住她,自言自語道:“老天爺真是不開眼,為什麼要讓你這麼好的人經曆這些?”

唐唯閉眼深呼吸一口氣,儘量不讓眼淚流出來。

“唐唯,你一定要好好的,不能消沉下去。”

“嗯。”

見唐唯迴應自己了,時珍珍又說了很多安慰唐唯的話。

和唐唯說了很久,見唐唯有些疲倦了,時珍珍才起身離開。

時珍珍走後,唐唯便回了房間休息。

她剛要躺下,顧向東就推門進來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