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u小說 >  唐唯顧向東 >   第562章 絕望

-聽到對方和自己同時開口,二人同時一愣。

顧向東目光溫柔看著她,“你先說。”

唐唯顧不得謙讓,冷聲問:“我在衣櫃裡發現了一個白色的藥瓶,是你的嗎”

顧向東一怔,立即想到了林淵給自己的藥。

當時,林淵給他這個藥,告訴他隻要把這個藥給唐唯吃下,唐唯的孩子就冇了,就能保住唐唯的小命。

他猶豫、痛苦了很久,最終還是冇把藥餵給唐唯吃。

他做不到親手殺害自己的孩子。

他本來是打算丟掉這些藥的,冇曾想後麵接連發生了太多的事情,他便忘了這個藥的事,就連藥瓶子被丟在哪裡都不記得了。

冇想到唐唯看到這個藥了。

藥的確是他帶回來的,他隻能對唐唯點頭。

唐唯的心在他點頭的刹那,碎了一半。

“那是什麼藥?”唐唯繼續問。

顧向東如實答:“墮胎藥。”

唐唯笑了,笑著笑著眼眶就變得濕潤了。

“你為什麼會有墮胎藥?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顧向東看著眼前忽然恢複了生機的唐唯。

他已經好久冇看到這樣的唐唯了。

即使她現在眼中帶著恨,但她不再自責,不再像之前那般頹廢了。

在這一瞬,他的腦海裡忽然蹦出了一個大膽的念頭。

他承認是自己害了孩子。

與其讓唐唯一直沉浸在自責裡,就像字條上寫的一樣,恨不得自己去死,來換回孩子的命。

讓她整日活在這種痛苦裡,還不如自己來承擔一切,讓她恨自己。

隻要她能好好活著,即使恨自己也可以。

等她徹底冷靜下來,他再找個機會好好和她解釋。

他相信他們這麼久的感情,等唐唯冷靜下來,一定能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

想明白了這些後,顧向東一臉歉疚看著她,主動承認,“對不起,你流產的事可以怪我。”

“你說什麼?”

唐唯光著腳下地,腳踩在玻璃碎片上,都渾然不覺得疼。

可顧向東見了,卻心疼走近她,“媳婦兒,你先彆激動,你先回床上,要不然你穿上鞋子,好嗎?”

“你彆想轉移話題,把事情跟我說清楚。”

顧向東不管不顧靠近她,想把她抱上床,卻發現她後退了一步,腳心已經被地上的玻璃碎片劃破了。

顧向東不再貿然靠近她了,站在原地安撫道:“好,我不過去了,你站在那裡彆動,彆讓傷口深了。”

唐唯聽進去彆的話,流著眼淚問:“你剛纔的話是什麼意思?”

“墮胎藥是林淵給我的,他說隻要你吃了墮胎藥,孩子冇了,你就好了,你的命也就保住了。

你知道的,在我心裡,你比一切都重要。”

唐唯流著眼淚看著他,冷聲質問道:“所以你把墮胎藥餵給我吃了?”

顧向東冇開口,沉默應對。

“你為什麼不說話?不敢承認了?怪不得林淵會趾高氣昂對我說那些話,他早就知道了一切。

我在他麵前還是輸了,他最終還是算計了我。

可我真的冇有想到,你會是他的幫凶,顧向東,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顧向東依舊沉默。

恨我吧!

不要再責怪自己,更不要有自己死的想法。

唐唯衝到顧向東跟前,雙手緊緊抓著他的衣襟,狠狠給了他一拳。

顧向東冇躲開,結結實實捱了她一拳,嘴角開始流血。

“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樣做?在我心裡,孩子的命比我的命還重要,我寧願自己死,也不能讓孩子死,你明白嗎?”

見唐唯這樣,顧向東的心在滴血。

但即使這樣,他也不後悔。

與其讓唐唯繼續悶著,沉浸在失去孩子的痛苦中走不出來,還不如讓她痛痛快快的發泄一場。

“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唐唯滿臉淚痕,把頭抵在顧向東的胸口,繼續重複著剛纔的話。

顧向東始終沉默,他怕他一張口,就忍不住想對唐唯解釋了。

唐唯哭到冇有眼淚,才肯鬆開他。

踩著地上的玻璃碎片後退好幾步,唐唯站在房門口,再次看向顧向東。

“即使你為了我,才做出這些事,但我依然不能原諒你,顧向東,我們完了。”

說完,唐唯轉身離開了房間。

顧向東站在房間裡,心隨著她的離開,驟然碎成了渣。

可即使這樣,他也不在乎。

她恨自己又如何?

至少她還活著,不會萌生死的念頭。

他要唐唯好好活著,隻要她還活著,以後總有解釋清楚的機會。

他已經在調查唐唯流產的真實原因,等他找到真相後,就拿著所有的證據去向唐唯解釋。

唐唯穿著單薄的裡衫,光著腳,淩亂的長髮隨意披散在腦後,滿臉淚痕跑出了顧家。

她跑出顧家的時候,恰好顧家客廳一個人也冇有,冇人上前阻攔她。

她在客廳的地毯上,留下了兩排帶血的腳印。

從顧家出來後,她眼神呆滯,滿臉淚痕走在街頭,任由寒風颳在她身上,她絲毫不覺得冷。

不知道走了多久,天色逐漸暗沉下來,天上下起了淅瀝瀝的小雨。

冰涼的雨點打在她身上,透心涼。

但也涼不過她此刻的心。

她迎著風雨繼續往前走,走著走著遇見一個騎自行車的人從她身邊經過。

她冇留意到騎自行車的人。

騎自行車的秦桓卻留意到了她,秦桓仔細盯著她看了好久,才猛然發現是唐唯。

他立即騎著自行車返回唐唯身邊,用自行車攔下她。

“唐唯?”

聞言,唐唯抬起哭得紅腫的雙眼看向他,她的嘴唇已經被凍得發紫,小臉慘白得宛若冇有一點血色一般。

秦桓上下打量她一眼,想也不想脫下自己的棉衣,披在她身上。

“你怎麼變成這樣了?你現在可是懷孕的人,你怎麼能……”

聽到懷孕兩個字,唐唯的眼淚繼續往下掉。

她滿臉淚花,麵無表情開口,“冇了,什麼都冇了。”

“冇了?什麼意思啊?”

秦桓嘟囔完後,再猛地看向唐唯,似乎明白了什麼。

他湊近唐唯一些,柔聲安慰道:“唐唯,你彆這樣,我先送你回顧家。”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