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向東回頭看向唐唯。

唐唯嘴角勾起一個自嘲的笑,“其實我不應該怪你,孩子冇了,我卻活下來了,我纔是害死孩子的凶手,我纔是最該死的人。”

聞言,顧向東回到唐唯麵前,緊張看著她。

“不,你不該死,我才該死,是我冇能力保護好你們倆,我才該死。”

說話的同時,顧向東伸出手想去觸碰唐唯瘦弱的肩膀。

唐唯後退了一步,躲開了顧向東的手。

顧向東的手停在半空,最後失望落下。

他不願意唐唯有任何負罪的念頭,他寧願唐唯恨自己,狠狠去恨自己。

至少這樣,她不會有任何負罪的念頭。

唐唯勾唇冷笑,眼眶再次一紅,“也許一開始我就不該來到這裡,我不該和你在一起,甚至我應該答應林淵一起回去,也許就不會發生這些了。”

“媳婦兒……”

“你彆這樣叫我,我現在一看到你,我就會想起那個孩子。”

唐唯痛苦抱著頭,不願意再看他一眼。

顧向東接連後退好幾步,柔聲安撫道:“你彆這樣,我現在就走,我不讓你再看到我了,好嗎?”

“以後都彆讓我再看到你,你能做到嗎?”

顧向東的眉心緊緊皺在一起,她是再也不願意見到自己了?

儘管心很痛,但為了能讓唐唯好好生活下去,顧向東忍痛點頭,“好,我再也不出現在你麵前。”

“謝謝。”

顧向東不捨看了她一眼,失落轉身離開了。

看著顧向東走遠,唐唯終於控製不住自己,掩麵痛哭起來。

他們為什麼就走到了這一步?

他們明明都有了孩子,馬上就能結婚了,為什麼偏偏變成了這樣?

失去孩子的打擊,讓唐唯彷彿走不出來了。

她哭了片刻,立即擦乾了眼淚。

此時,胡天宇從溫然的病房走出來。

看到胡天宇出來了,她立即走過去。

胡天宇站在她麵前,“我走了,你好好照顧溫然,她們就拜托給你們了。”

“嗯。”

胡天宇走後,唐唯回到溫然的病房裡。

孩子眼角還掛著淚珠,卻躺在溫然懷裡睡著了。

在孩子的眼裡,媽媽的懷抱果然是世界上最安心的地方。

唐唯走到溫然的床前,問:“喝水嗎?”

“不喝,謝謝。”

溫然盯著懷裡熟睡的孩子,自顧自說:“我把一切都告訴胡天宇了。”

唐唯愣了一下。

“他答應我,會好好保護我們,絕對不會讓他媽搶走我的孩子。”

對此,唐唯冇什麼想說的。

她隻是想到了溫然以前的話,“看來你看人還是很準的,你從懷孕的時候,就猜到了胡天宇的媽會做出搶孩子的事。”

溫然自嘲笑笑,“他以前跟我說過很多關於他媽的事情,他媽的性格太強勢,我隻是個普通人,哪裡能入他媽的眼,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那你現在打算怎麼辦?”

“帶著孩子好好生活,我們都跟胡家沒關係了。”

“你需要任何幫助,我都能幫你。”

“謝謝你。”

傍晚時分,謝峰來了。

說來謝峰和這個孩子也有幾分緣分。

孩子在醫院睡了很久,可偏偏謝峰來的時候,孩子就醒了。

孩子似乎很喜歡謝峰,見到謝峰就一個勁兒衝他笑。

看著謝峰和孩子很投緣,唐唯不禁在心裡想,如果他們真的是一對,似乎也不錯。

謝峰一邊逗孩子,一邊問溫然,“她叫什麼名字?”

“溫寧。”

“溫寧,寧寧寶貝,好名字。”

溫然笑笑。

謝峰逗了溫寧好久,纔想起溫然她們冇吃飯,便抬頭問:“你們吃飯了嗎?我去給你們買飯。”

“好。”

謝峰看著溫寧,依依不捨離開病房。

唐唯打趣道:“謝峰真的很喜歡寧寧,不知道的還以為他真是寧寧的爸爸,你現在怎麼想的?”

溫然想了很久,盯著唐唯說:“我想和謝峰結婚。”

“結婚?你想清楚了嗎?”

溫然點頭,“等我和謝峰結婚後,我就把孩子改成姓謝,到時候她就是謝峰的女兒,胡家人就算再不要臉,也不會去搶一個外姓人的女兒吧?”

“你真的想好了?”

溫然笑著點頭。

“我知道這樣對謝峰很不公平,但這是我現在唯一能想到保護寧寧的辦法了。”

可憐天下父母心。

溫然為了溫寧,能嫁給一個自己不愛的人。

更可憐天下癡情人。

謝峰喜歡溫然,喜歡到明知溫然心裡冇有自己,孩子也不是自己的,也願意娶溫然。

希望時間能淡化一切,讓溫然最後愛上謝峰吧!

謝峰很快就買完飯回來。

考慮到溫然剛生完孩子,謝峰給溫然買飯的時候,還特意去問了醫生,剛生產完的產婦吃些什麼好。

謝峰買回來的飯,很對溫然的胃口。

看到謝峰對溫然的體貼入微,唐唯替溫然高興。

想到謝峰第二天還要上班,唐唯和溫然吃完飯後,便催謝峯迴家休息了。

接下來的幾天裡,唐唯一直在醫院照顧溫然。

謝峰下班後就會來看她們。

三天後,溫然出院回了家。

看著溫然又破又小的房子,唐唯的心裡很不是滋味,她臨走的時候偷偷給了謝峰五千塊錢,讓謝峰給溫然找一個好的住處。

謝峰不願意拿她的錢,但唐唯說這些是給孩子的,是她作為乾媽給孩子的見麵禮。

謝峰收下了。

唐唯回到了秦桓的單位小樓裡。

剛推門進去,就見秦桓滿臉焦急坐在客廳。

看到她回來了,秦桓立即起身跑向她,一把抱住了她。

“唐唯,你可算回來了,你要嚇死我了,你這幾天到底去哪裡了?”

秦桓的語速飛快,聽得出來,他真的很擔心唐唯。

唐唯不習慣被他抱著,慢慢推開他,“抱歉,我朋友在醫院生孩子,我這幾天在醫院照顧她,因為醫院的事情太多了,我走不開,也就冇告訴你。”

“下次再遇到事情,一定要告訴我一聲,我都快擔心死了。”

“嗯。”

“你吃飯了嗎?我去給你做飯。”

說完,秦桓轉身便要去小廚房。

唐唯喊住他,“秦桓,我有話對你說。”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