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向東人都來了,哪裡肯輕易離開。

他站在門外不停拍門,繼續對屋內的唐唯說:“唐唯,你先開門,你讓我進去說好不好?”

“不好。”

顧向東看了看周圍,幽幽歎息道:“你難道不想知道你為什麼流產嗎?”

聽到流產二字,屋內的唐唯瞬間石化在原地。

自從流產後,她已經很久冇聽到“流產”兩個字,也很久冇去想到那份鑽心蝕骨的疼痛了。

她足足愣了幾十秒,才顫抖著聲音問門外的顧向東,“你什麼意思?”

“這件事很複雜,你先讓我進去,我麵對麵和你解釋清楚好嗎?”

唐唯冇出聲。

失去孩子對她的傷痛有多大,隻有她自己知道。

她每天晚上都在做噩夢,夢裡她的孩子會問她,為什麼冇有保護好自己。

每次噩夢後醒來,她都淚流滿臉,心痛不已。

她當然想知道流產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猶豫了幾十秒,她打開了門。

木門纔剛打開一條縫隙,顧向東就迫不及待擠進來,目光灼灼盯著唐唯。

他一臉心疼看著她,“你瘦了。”

唐唯側身對他,問:“我流產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還記得元宵節那天,我們去蘇家吃飯的事嗎?”

唐唯點頭。

“在蘇家吃完飯後,我舅媽是不是給了我媽一個好看的禮盒,你當時還聞到那個禮盒有一股好聞的味道?”

唐唯再次點頭。

“我和我媽都聞過那個禮盒的味道,我們都聞不出它有什麼特殊的味道,我懷疑是禮盒有問題,就把禮盒拿給胡天宇檢查。

結果他在禮盒上發現了,一些能導致孕婦流產的藥物成分,我猜測這個禮盒上的藥物成分和元宵節街上,咱們看到的那個燈籠是一樣的味道。”

唐唯一臉震驚,皺眉思考著這件事的前因後果。

“也就是說有人故意用塗抹了墮胎藥的禮盒和燈籠來害我?”

顧向東點頭。

唐唯不是不相信他的話,隻是又想到了在衣櫃裡發現的那個白色藥瓶。

“那衣櫃的那個藥瓶是怎麼回事?”

顧向東知道這件事唐唯遲早會問起的,事到如今了,他也不打算繼續瞞著唐唯了。

深呼吸一口氣,他走近唐唯一些,深情款款看著她。

“媳婦兒,我承認看到你被身上的小紅點折磨,看到你昏迷不醒,我的確萌生了打掉這個孩子的念頭。

對我來說,你纔是最重要的。”

最後一句話明明很感人,可此時的唐唯卻冇有絲毫感動的跡象。

她緊緊抿著嘴唇,眼眶忽然就紅了。

她以為顧向東是理解她,明白她的心意的,可如今才明白顧向東根本就不明白她作為一個母親的心情。

她寧願自己死,也絕對不會傷害自己的孩子。

顧向東幽幽歎息道:“我看著你喜歡孩子,對這個孩子寄予了厚望,我明白你捨不得這個孩子,我就到處找人,想讓他們治好你。

我絕對不會放棄你們任何一個。”

說到這裡,顧向東的聲音忽然變得哽咽。

是啊!

那不僅僅是唐唯的孩子,也是他的孩子。

孩子冇了,他也會心痛。

但他不能在唐唯麵前露出任何心痛的表現來,因為唐唯已經倒下,他還要為唐唯撐起一片天空。

唐唯吸了吸鼻子,儘量不把自己的狼狽暴露在顧向東麵前。

“所以呢?”

“林淵告訴我,你因為不是這裡的人,身體隻會被懷孕拖累,他還告訴我,想讓你冇事隻有在你和孩子中間選一個,不然你們倆都會有危險。”

唐唯恍然大悟。

原來林淵一次次出現在她麵前,根本不是為了勸她打掉孩子,而是想從顧向東那邊發力。

他知道自己不會打掉孩子,所以讓顧向東來替自己做決定。

林淵好狠的心啊。

她處處提防林淵,冇曾想還是被林淵算計了。

“那禮盒和燈籠是林淵安排的?”

顧向東搖頭,“蘇妙妙告訴我,禮盒是顧衡之送到蘇家的,顧衡之恨顧家人,他是衝著我來的。”

“又是顧衡之。”

唐唯攥緊了拳頭,咬牙切齒道。

林淵是顧衡之的保護傘,這件事顧衡之有份,那一定和林淵也脫不了乾係。

“我現在就去找他們。”

唐唯從顧向東身邊經過的時候,被顧向東拽住了手腕。

他繼續湊近唐唯一些,語重心長道:“你現在就這樣去找林淵,林淵一定不會承認的。”

“那難道我們就什麼都不做了嗎?”

唐唯現在很憤怒,恨不得一把火燒了林淵的房子,她已經無法理智去思考這件事了,隻想為自己死去的孩子報仇。

“打蛇需七寸,咱們要握住他的七寸,給他致命的一擊,不能再不痛不癢的對付他們了。”

聞言,唐唯逐漸冷靜下來。

“你打算怎麼做?”

見唐唯對自己的態度緩和了許多,顧向東壯著膽子握住了她的手,“媳婦兒,跟我回顧家好不好?平平安安都想你了。”

“不回。”

“為什麼?”

“這件事一天不結束,我的心裡就有一道過不去的坎兒,我不想回顧家。”

“那我們儘快解決這件事,然後你跟我回去好不好?”

唐唯冇說話。

回不回顧家又有什麼意義,經過這件事後,她好像丟失了很重要的東西,不想再為感情勞心費勁了。

歎息著掰開顧向東的手,她抬眼看向顧向東,說:“我現在冇有心情說彆的事,等為孩子報了仇再說。”

“好,我一定會為我們的孩子報仇的。”

顧向東剛說完這句話,唐唯想了想,繼續說:“這件事交給我來解決吧!我和林淵之間也該做個了斷了。”

顧向東盯著一臉堅決的唐唯,猶豫了好久才點頭。

“好。”

“謝謝。”

二人站在門口說了很久,見時間也不早了,唐唯開始趕人。

“時間也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媳婦兒,我……”

“我累了,想回去休息。”唐唯打斷顧向東的話。

顧向東依依不捨看著她,最終還是離開了這裡。

看著顧向東走遠後,唐唯關上大門,打算返回屋子。

溫然哄睡了溫寧,站在堂屋門外看著她。

“顧向東走了?”

“嗯。”

“你和顧向東打算一直這樣下去?”溫然問。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