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唯走到冇人的地方,進入空間抓了五隻野雞出來,高興拎著野雞回到橋洞下。

她站在橋洞外,看著被火光照亮的橋洞裡,大喊道:“秀娟,你快來。”

橋洞下睡著的人們被唐唯的聲音吵醒,大家紛紛起身看向她這邊。

唐秀娟餓得頭暈眼花的,費勁站起來看向她,“姐姐,你還冇走啊?我剛纔喝了水回來,發現你不在了,還以為你走了。”

唐秀娟說完,才發現唐唯手裡拎著什麼東西。

天色太暗,她看不清唐唯手裡到底拎的什麼東西,隻能揉著眼睛朝唐唯走過去。

才走出冇幾步,就聽到橋洞下有人震驚說:“是野雞!”

原本已經睡著的人們聽到“野雞”二字,都紛紛起身看向唐唯這邊。

確定她手裡真的拎著野雞,大家就更加激動了。

唐秀娟來到唐唯麵前,看到她手上的野雞,驚撥出聲:“你哪裡抓來的這麼多野雞?”

“我剛纔本來打算回家了,路過前麵的山腳下,忽然撞見了一隻野雞回家,我就悄悄跟過去,冇想到居然發現了一個野雞窩。

我趁野雞們睡著了,就抓到了它們,知道你冇吃飯就給你送過來了。”

唐秀娟盯著野雞嚥了咽口水,她的確很餓,但野雞畢竟是唐唯抓的,這東西也值不少錢,她不好意思接。

想到唐唯之前已經給她買了饅頭和餅子,她堅決搖頭拒絕,“我不能要。”

“為什麼?你不餓嗎?”

唐秀娟摸著肚子,很有骨氣開口,“我餓是餓,但我也不能要你的東西,你已經幫了我很多,我不能再讓你幫我了。

你把這些野雞帶回去,拿給你的家人吃吧!”

唐唯對小小的唐秀娟笑笑,心想不愧是我奶奶,從小就是個有骨氣的人。

“我和你投緣,你看你姓唐,我也姓唐,咱們指不定幾百年前就是一家人呢,給你吃就是給我的家人吃了呀。”

唐秀娟睜圓一雙大眼睛望著她,不好意思小聲喊道:“姐姐……”

“彆猶豫了,快點把野雞弄好,就能早點回橋洞下的火烤著吃,剛好你娘也餓了好幾天,也該吃一頓好的了。”

唐唯說完,都不給唐秀娟拒絕的機會,抬眼看向橋洞下的人們。

“來幾個人幫我去河邊一起弄野雞,咱們一會兒烤著一起吃。”

聞言,橋洞下立即走出來三個男人。

唐唯帶著三人去了河邊,開始殺雞、拔毛。

在三人的幫助下,唐唯很快把野雞弄乾淨了,用木棍插著,拿到橋洞下的火堆前烤。

盛夏的淩晨夜裡,橋洞下所有人都冇了睡意,大家坐起來盯著烤到冒油的野雞。

為了能讓所有人都吃上一口,唐唯特意在空間裡挑選了最肥的野雞,還對他們解釋,這些野雞吃地裡的糧食長得好。

大家都餓得流口水了,誰會去追究野雞的事,都隻想儘快烤好吃一口。

唐唯認真烤野雞的時候,唐秀娟的娘吳春分虛弱無力問唐秀娟,“這個好心人是誰啊?”

“娘,她是我在路上碰見的姐姐。”

“真是個好人啊。”

“嗯,姐姐是好人。”

吳春分看著坐在火堆前烤野雞的唐唯,忽然就咳嗽了幾聲。

見她咳嗽,唐秀娟用葉子去河邊盛了一點水回來給她喝。

喝了一口水後,吳春分好多了。

唐唯很快烤好了野雞,把四隻野雞分給大家,然後拿著一隻野雞來到唐秀娟母女身邊。

“野雞烤熟了,給你們。”

唐秀娟感激接過野雞來,笑著說:“謝謝姐姐。”

“不用謝。”

聽著自己奶奶管自己叫姐姐,唐唯十分不習慣。

她替唐秀娟吹了吹,撕下一個雞大腿,先遞給吳春分。

按照輩分來說,她應該喊吳春分太奶奶了。

冇想到在這裡見到了自己奶奶和太奶奶,這一趟真是值了。

吳春分真的餓了,接過雞大腿也顧不得燙嘴,就狼吞虎嚥大口大口吃起來。

見吳春分吃了,唐秀娟纔開始吃。

被火光照亮的橋洞下除了柴火燃燒的聲音,就是大家吃東西的聲音。

唐唯起身看著這副場麵,內心有所觸動。

若不是走投無路,誰會背井離鄉去一個陌生的地方呢?

這些人都是奶奶村裡的人,都是看著奶奶長大的人,她知道以奶奶的個性,絕對不會放著這些人不管。

可現在奶奶就12歲,能做的事情有限,看來她必須要幫奶奶了。

咳咳——

唐唯的思緒被一陣劇烈的咳嗽聲打斷,她立即回過神來,低頭看向咳嗽的吳春分。

因為劇烈咳嗽,吳春分把好不容易吃進去的雞肉又吐了出來,吐到最後竟變成了血。

唐秀娟被嚇到了,焦急不安抱著吳春分,“娘,你咋了?”

唐唯走近母女二人,蹲在吳春分麵前。

“大姐,你哪裡不舒服?”

吳春分費勁摸著肚子和胸口,“這裡有點不舒服,好像有點喘不過氣兒似的。”

天太黑,唐唯看不清吳春分到底是個啥情況,再加上她又不是專業的醫生,也不敢胡亂給吳春分治療。

唐秀娟又給吳春分盛了水回來。

吳春分喝了一口好多了。

“都是我拖累了秀娟,我這個身體也不知道還能支撐多久。”吳春分滿臉愧疚道。

唐唯提議道:“大姐,你彆擔心,等天亮了我帶你去醫院看看。”

“可……我們冇錢看醫生。”

“沒關係,我先給你們墊著,等你們以後有錢了再還給我。”

“我們這個情況,哪裡還能有錢啊?”

“總會有錢的。”

說完,唐唯趕緊轉移話題,“秀娟再吃一點吧!吃飽了纔有力氣照顧你娘。”

唐秀娟看了吳春分和唐唯一眼,大口大口開始吃。

唐唯一整晚都冇回去,一直陪在唐秀娟母女二人身邊。

隔天一大早,吳春分開始發燒,渾身滾燙,燒得迷迷糊糊的。

唐唯立即背上吳春分,帶著唐秀娟去醫院。

剛來到醫院,就碰見了一身白大褂的胡天宇。

胡天宇看到唐唯揹著一個衣衫襤褸的婦女,還帶著一個十多歲的孩子,疑惑問:“怎麼回事?”

“這個大姐發燒了,昨晚還咳嗽,把胃裡的東西吐出來後,還吐了一點血,你快幫她看看。”

胡天宇一聽,立即帶她們去了檢查室。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