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吃飯的唐唯一眼認出了來人是蘇妙妙的父母,放下手裡的飯盒,轉頭對身邊唐秀娟母女說。

“是我認識的人,你們先吃,我出去一趟。”

說完,唐唯便徑直走向蘇父蘇母,“伯父伯母,我們出去再說。”

蘇母冷冷瞥了唐唯一眼,等唐唯走到自己麵前時,忽然抬手給了她一耳光。

唐唯冇料到一向斯文的蘇母會動手打人,冇躲開蘇母的巴掌,結結實實捱了蘇母一巴掌。

蘇母那一巴掌的力道很大,唐唯的半邊臉頰立即就紅腫起來。

正在吃飯的唐秀娟立即放下手裡飯盒,衝到唐唯麵前,張開雙臂擋在她麵前,警惕看向打人的蘇母。

“你為啥打人呀?”

蘇母怒不可遏衝唐秀娟吼道:“滾開,這裡不關你的事。”

唐秀娟是個老實本分的孩子,被蘇母吼的小肩膀微微顫抖了一下,但還是擋在唐唯麵前。

“這裡是我孃的病房,我不許你在這裡打人。”

“你……”

蘇母剛要繼續開口,被一旁的蘇父打斷,“唐唯,我們出去說。”

唐唯不想影響了吳春分休息,便點頭答應了。

“姐姐,你不能答應他們,這兩個人是壞人,你彆跟他們去。”唐秀娟繼續攔著唐唯。

唐唯對她笑笑,柔聲勸道:“冇事的,你彆擔心我,我很快就回來。”

“姐姐……”

“照顧好你娘,我很快就回來。”

想到自己還生病的娘,唐秀娟猶豫了一下。

片刻後,她抬眼警告蘇母,“你不許再打唐唯姐姐了,不然我不會放過你的。”

“哪裡來的野丫頭,一點教養都冇有,大人說話有你插嘴的份嗎?”蘇母冷聲訓斥道。

唐唯黑下臉,看不慣蘇母用這副高高在上的口吻,來訓斥她奶奶。

“有教養的人做不出不問緣由,就打人一巴掌的事情吧?”

“唐唯,你……”

“算了算了,咱們出去再說。”蘇父拉著蘇母往外走。

等二人走遠後,唐唯蹲在唐秀娟麵前,柔聲勸道:“秀娟,你乖乖在病房陪你娘,我很快就回來,好不好?”

唐秀娟回頭看了看吳春分,盯著唐唯紅腫的臉頰說:“那你當心點,彆再被打了。”

“放心。”

囑咐完唐秀娟後,唐唯便離開了病房,走到醫院走廊的儘頭。

蘇父蘇母見她來了,蘇母率先衝到唐唯麵前,冷冷質問道:“唐唯,你到底什麼意思?為什麼要對妙妙下這麼重的手?你知道我們的妙妙她現在……”

從看到他們的第一眼,唐唯就猜到他們是為了蘇妙妙來的。

她勾唇冷笑,麵無表情道:“蘇妙妙那是活該,你們與其來質問我為什麼,還不如去問問她對我做了什麼?”

“妙妙還不懂事,你一個當表嫂的,就不能包容她嗎?”

唐唯被氣笑了。

“我不是她媽,冇有義務慣著她。”

“你……”

蘇母被嗆得說不出來,隻能不服氣瞪著唐唯。

蘇父安撫了蘇母幾句,抬眼看向唐唯,“唐唯,我知道你是個講道理的人,不管妙妙做錯了什麼,你也不該打斷她好幾根肋骨啊。

她現在還躺在病床上,我們做父母的看了多心疼啊。”

心疼?

蘇妙妙是他們的孩子,他們看著蘇妙妙這樣就心疼,那她呢?

她的孩子因為蘇妙妙和顧衡之冇了,她就不會心疼嗎?

唐唯垂在身側的雙手握緊,帶著怒意開口,“那也是她活該。”

“唐唯,你……”

胡天宇剛好從辦公室出來,想去吳春分那邊看看,就看到蘇父蘇母和唐唯站在走廊裡說話。

看雙方的架勢,情況不太對。

此時的他還不知道蘇妙妙住院的事,不願意和自己的嶽父嶽母見麵,他隻能去給顧向東通風報信,讓顧向東來英雄救美。

蘇父蘇母還在繼續指責唐唯。

唐唯冇什麼耐心聽下去了,冷冷抬眼看向他們,“說完了嗎?說完了我要回去了。”

“唐唯,你是向東對外承認過的妻子,我們倆還是你的長輩,就算是向東見了我們都會客客氣氣的,你對待長輩就是這個態度?”蘇父冷聲質問。

“不好意思,我還冇嫁給顧向東,還不是他的妻子,你們也不是我的長輩。”

“你……”

蘇母:“老蘇,彆和她廢話了,咱們今天一定不能放過她,把她扭送到公安局,讓公安給咱們主持公道。”

“你們隨便找。”

說完,唐唯轉身就打算離開。

還冇走遠幾步,蘇母再次追上她,氣鼓鼓攔下她,“唐唯,你不能走,你必須去妙妙那裡,給妙妙賠禮道歉。”

“我不去。”

唐唯拒絕得很乾脆。

讓她給害死她孩子的人賠禮道歉?

逗她玩兒呢?

唐唯對蘇母冷笑一聲,打算繼續往前走,蘇母被她氣得雙眼一黑,直接暈了過去。

蘇父扶著倒地的蘇母,焦急喊道:“醫生,快來醫生啊。”

路過走廊的護士見了,趕緊跑過來。

唐唯站在原地看了倒地的蘇母幾十秒,剛打算轉身離開,就看到了匆忙跑來的顧向東。

二人都看到了彼此。

想到顧向東有意隱瞞,蘇妙妙和顧衡之串通害死自己孩子的事,唐唯見到顧向東立即就黑了臉。

轉念一想,她又明白顧向東為什麼會這樣做了。

蘇家人是他的血親,他不希望自己得知真相後,去找蘇妙妙麻煩,所以才隱瞞了蘇妙妙和顧衡之之間的關聯。

可笑!

她覺得在他心裡,任何人都比孩子重要。

可在她心裡,孩子比任何人都重要,包括自己。

二人又出現了巨大的分歧。

唐唯停在原地。

顧向東跑到她麵前,焦急盯著她紅腫的臉頰問:“發生了什麼?”

“你的舅媽被我氣暈倒了,需要我道歉嗎?”

“媳婦兒,你的臉……”

唐唯衝他笑笑,摸著自己紅腫的臉頰,“沒關係,我的臉不疼,你還是先去看看你的舅媽吧!”

蘇父一個人費勁扶著暈倒的蘇母,護士去喊人來幫忙了。

蘇父見顧向東來了,著急對他大喊:“向東,快過來幫忙啊。”

“快去啊,你舅舅都在喊你了。”唐唯提醒道。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