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唯把買來的東西遞給顧向東,嘴裡一個勁兒說冇事。

顧向東接過東西來,遞給趙家臨拿著,又看向扶唐唯回來的女人。

“大姐,這是咋回事啊?”

女人看了唐唯一眼,說:“這位女同誌買了東西在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我見她摔的不輕,給她擦了點藥酒,就把她扶回來了。”

“謝謝你送她回來。”

“冇事冇事,既然人已經送到了,那我就先走了。”

“好。”顧向東轉頭看向趙家臨,“你去送送大姐。”

見趙家臨把女人送走了,顧向東皺眉問:“好好的怎麼會摔跤?哪裡受傷了?”

“就膝蓋腫了一塊,剛纔的大姐已經幫我塗了藥酒,過幾天就能消腫了。”

“早知道我還是該跟你一起去。”顧向東一臉自責。

“真冇事,你可彆這樣說。”

知道唐唯不想讓自己自責,顧向東也不說了。

趙家臨送完女人回來,看了看天色,又抬眼看向他們,“天馬上就要黑了,唐唯妹子腿又傷著了,不如你們就在我這住一宿吧!”

“不行。”

“不行。”

二人同時開口拒絕。

趙家臨衝二人笑笑,“你們倒是很有默契。”

不理會趙家臨的玩笑話,唐唯一本正經說:“平平和安安還在家等我,要是我們不回去,他們恐怕一個晚上都睡不著覺了。”

“嗯,我也是這樣想的。”

“咱們趕緊拿上東西回去吧!”

“好。”

見二人完全不把自己的話當一回事,趙家臨也認命了,“你們要回就回吧!我明天剛好冇啥工作,我去你們黃山大隊一趟。”

“嗯,麻煩你了。”

“咱們倆還用得著說這些?”

顧向東握拳捶了捶趙家臨的胸口,提起唐唯買的東西,扶著唐唯往回走。

他本來是想背唐唯的,可唐唯說被人看見不好,非要自己走。

拗不過她,顧向東就隻能扶著她,慢慢往回走。

二人走到半路,天就完全黑下來了,幸好有月亮,還看得清腳下的路。

因為擔心孩子,唐唯走的很急,每一步都疼的直咧嘴,為了不讓顧向東擔心,她愣了一句疼都冇喊過。

可她皺眉,咧嘴的小動作還是被顧向東看在眼裡。

眼看還要走好久,他怕唐唯繼續逞強下去,會讓膝蓋的傷越來越嚴重,索性直接將唐唯打橫抱起來。

忽然失重,把唐唯嚇了一跳,她條件反射抓緊了顧向東的胳膊。

“顧大哥,你放下我,你還拿著這麼多東西,我不能……”

“我一個大老爺們兒,這點力氣還是有的。”顧向東打斷了她的話。

他把唐唯買來的東西掛在一條胳膊上,雙臂緊緊抱著唐唯往前走。

見他冇有要放下自己的意思,唐唯也冇繼續多說了,索性就讓他抱著。

她揉了揉疼得厲害的膝蓋,發現膝蓋比之前腫了。

也不知道這膝蓋啥時候才能好。

漆黑的夜路上一片靜謐,柔和的月光傾灑而下。

一路上,顧向東和唐唯都不再說話。

幸好天色夠暗,誰也冇覺察出誰的緊張來。

唐唯聽著顧向東強有力的心跳聲,忍不住抬眼,當看到顧向東下脖子上濕膩的汗珠時,心裡又有些過意不去了。

她動了動嘴唇,“顧大哥,要不我還是下來自己走吧!”

“不成。”

“那咱們坐下來歇會兒吧!”

顧向東馬上停下腳步,低頭看著她,“累了?”

她點頭如搗蒜。

看了看四周,顧向東找了一個平整的地方放下她,讓她坐在地上歇會兒。

顧向東坐在大身邊,大口大口喘著氣兒。

“辛苦你了,顧大哥。”

“不辛苦。”他樂意。

二人坐在漆黑的夜色裡,同時望著遙遠的天邊。

盛夏的夜空繁星點點,時不時還會劃過一顆流星,要不是她腿上有傷,還真能有一番閒情逸緻欣賞美景。

唐唯在看夜空,顧向東在看她。

她在看風景,殊不知她成了彆人眼中的風景。

忽然,一顆流星從夜空劃過,唐唯趕緊閉眼,雙手握拳放在胸口。

顧向東疑惑看著她。

幾十秒後,她睜開雙眼,移開了雙手。

“你在乾啥?”

唐唯笑著轉頭,“我在對著流星許願。”

“流星?許願?”

“在我的家鄉有一個說法,隻要流星劃過夜空的時候,對著它許願,願望就會成真。”

“那你剛纔許了啥願望?”顧向東問。

唐唯衝他調皮眨了眨眼,“願望說出來就不靈了。”

她許願等她回了現代後,顧向東和兩個孩子就忘了她,並過上幸福快樂的生活。

雖說想到自己走了後,他們忘了自己,自己會有些難過。

但她又一想。

要是自己走了後,他們一直記著自己,那他們就該難過了。

算了!

還是換她來難過吧!

想著想著,夜空再次劃過一顆流星,她趕緊激動指著夜空提醒顧向東。

“快看,又有一顆流星,顧大哥,你快許願。”

顧向東學著她之前的模樣,閉眼許願。

唐唯湊到他跟前,等他睜眼後,好奇問:“你許啥願望了?”

“你不是說願望說出來後就不靈了嗎?我也不能說。”

“這句話你倒是記清楚了。”

顧向東看著她笑了笑,他許願唐唯永遠留在自己身邊。

二人歇了十多分鐘,顧向東就再次抱起她來,帶著她繼續往回趕。

這次,二人都冇之前拘謹,自然了許多。

二人緊趕慢趕的,等他們趕到老馬家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了。

老馬家堂屋還亮著一盞燈,似乎是在等他們。

顧向東兩手都騰不開,隻能站在老馬家門外喊:“老馬,小麗,你們睡了嗎?我們回來了。”

聽到聲音,院子裡很快傳來了腳步聲,大門馬上被打開。

當站在院內的馬小麗,看到顧向東抱著唐唯時,焦急追問:“嫂子這是咋了?”

“膝蓋受傷,不能走動了,咱們先進屋再說。”

馬小麗趕緊接過顧向東手裡的東西,帶二人進了堂屋。

原本趴在堂屋桌子上打瞌睡的顧平和顧安,聽到他們回來了,都朝他們跑過來。

“爹孃,你們可算回來了。”

“娘咋了?”

見兩個孩子認真嚴肅看著自己,唐唯示意顧向東放下自己,衝他們笑笑。

“娘不小心摔了一跤,看到你們就冇事了。”

顧平和顧安小臉皺在一起,一臉心疼湊近她。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