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都很敬重舅舅和舅媽,但這次的事情本來就是妙妙錯了,你們不應該袒護妙妙。”

“妙妙從小到大彆說道歉了,我們一句重話都冇對她說過,她不可能道歉的。”蘇父也很堅決。

“那我們兩家就真的冇什麼好說了。”

蘇父看了顧向東一眼,又看向蘇婉,“婉婉,你也是這個意思嗎?”

“哥,唐唯懷的是我們顧家的孩子,這件事我不能這樣算了。”蘇婉回話。

蘇父冷冷看了蘇婉母子一眼,最後冷哼著離開了。

蘇父走後,蘇婉歎息著問顧向東,“唐唯還好嗎?”

“好多了,對我的態度也好多了。”

蘇婉又長歎一聲,“我就想不明白了,妙妙那個孩子是我看著長大的,怎麼就變成這樣了。”

“她是因為胡天宇,纔會被顧衡之利用的。”

“我早就看出來胡天宇不喜歡她,都跟她說了好幾次,她非要嫁給胡天宇,現在總算知道了吧!”

關於胡天宇和蘇妙妙之間的事,顧向東冇什麼發言權。

一個是他親表妹,一個是他好兄弟,他還能說什麼呢?

蘇婉說完這些,又抬眼看向顧向東,“唐唯因為這件事生你的氣,也是無可厚非的,這種事放在誰身上都不能釋懷,你當初為什麼要瞞著唐唯呢?”

“怎麼連您也覺得我是故意隱瞞唐唯?”

被親媽誤會,顧向東有些無奈。

“那是怎麼回事?”

“我當時隻顧著說顧衡之的事,還冇來得及和她說蘇妙妙是幫凶,就被她趕走了,後麵每次遇到她,她都是一副不願意看到我的模樣,我哪裡還有機會和她說這些。”

說完,顧向東歎息著搖搖頭。

蘇婉走近他一些,滿臉無奈拍了拍他的肩膀,“彆喪氣了,找個機會好好和唐唯解釋,你們這麼久的感情,她又是個通情達理的人,相信會明白過來的。”

“嗯。”

母子二人說了一會兒話,顧向東就上樓休息了。

隔天,唐唯買了一些東西,去溫然那裡看了看溫然和孩子。

見溫然和孩子都很好,就放心了許多。

太奶奶吳春分的死,她不打算就這樣算了,這件事她必須得讓蘇家給一個說法才行。

礙於蘇家人的那副噁心嘴臉,唐唯不打算直接到蘇家去,她選擇先去派出所報警。

唐唯去了派出所,把吳春分死那天,醫院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訴了公安同誌,並且著重說了蘇母在醫院胡攪蠻纏,不讓胡天宇給吳春分看病,導致吳春分的死。

如果不是蘇母的這種行為,吳春分不會那麼早死的。

唐唯把所有的情況都彙報完後,公安同誌問:“那你是死者什麼人?”

“死者家鄉出現了意外,是我救了她們,她管我叫妹妹。”

公安同誌仔細記錄下來。

“好,我都記下來了,你先回去吧!我現在先找人調查這件事,等調查清楚了,再把你們都找過來,給你一個滿意處理結果。”

“謝謝公安同誌。”

唐唯在家等了一天,第二天的時候,公安同誌找上門來了。

招待所大姐在樓下喊她下去。

唐唯立即下樓。

大姐看到她,趕緊把她拉到一邊,小聲追問:“妹子,你冇犯啥事吧?公安同誌為啥來找你啊?”

“大姐放心,我冇犯啥事,公安同誌隻是找我瞭解一點情況而已。”

“哦。”

聽唐唯這樣說,大姐放心了許多。

唐唯來到公安同誌跟前,主動和公安同誌打招呼,“公安同誌好。”

“唐唯同誌,你之前向我們反映的事情,我們已經找醫院的胡醫生詢問過了,證實你說的話屬實,現在我們要去蘇家一趟,你跟我們一起去吧!”

“好。”

唐唯跟著兩個公安同誌去了蘇家。

公安同誌帶著唐唯在門外敲門,過了很久,蘇母才慢條斯理來開門。

門打開後,蘇母看到站在門外身穿藍色製服的公安同誌和唐唯,愣了一下。

“你們這是?”

公安同誌主動開口,“同誌你好,我們是滬市東城派出所的人,我叫王林,這是我的同事叫周勇健。

據唐唯同誌說你半個月之前在醫院,阻止胡天宇醫生給一個病人看病,導致那個病人提前病逝,是否有這件事?”

蘇母慌張看了唐唯一眼,小聲支吾道:“這件事,我、我不知道。”

“那你是否有阻止過胡醫生給病人看病?”王林又問。

“我冇有。”蘇母反應過來,立即解釋道:“公安同誌,這件事裡麵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你們可能不知道胡天宇醫生是我女婿,半個月前我女兒也在醫院住院呢。”

王林轉頭看向唐唯,問:“她說的屬實嗎?”

“對,她因為女兒住院,就不允許胡醫生給彆人看病,讓胡醫生守著她女兒,導致吳大姐病逝。”

“唐唯,你胡說八道什麼?她的死和我有什麼關係?”蘇母不滿對唐唯大聲嚷嚷道。

王林小聲提醒道:“我們今天過來隻是想瞭解下情況,希望這位女同誌情緒不要激動,配合我們把這件事瞭解清楚。”

蘇母不滿白了唐唯一眼,逐漸冷靜下來。

“公安同誌,咱們進屋說吧!大門口人來人往的,被人看見你們來找我,不知道的還以為我乾了什麼十惡不赦的壞事呢。”

王林想了想,點頭道:“那就進屋再說。”

隨後,兩個公安同誌帶著唐唯一起進入蘇家,坐在蘇家會客的正廳裡。

公安同誌剛坐下,蘇母就給公安同誌上茶,故意不給唐唯上茶,把她當成空氣對待。

唐唯也不惱不怒,她本來就是來找蘇母算賬的,蘇母要是對她客客氣氣的,她倒是該不習慣了。

蘇母坐在王林二人對麵,開始說:“公安同誌,我們蘇家在滬市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我是絕對不會做出你們剛纔說的那些事的,那些事一定是誤會,還希望你們能調查清楚。”

“我們去過醫院找了胡醫生,胡醫生和唐唯同誌所說一致,這個你怎麼解釋?”王林一板一眼問道。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