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向東站在門口衝唐唯笑笑,隨即把冒著熱氣的飯菜拿出來。

回來的時候暴風雨太大,顧向東怕風雨會把飯菜吹涼了,就用雙手護著飯菜,最後雨傘就被風颳走了,導致他被大雨淋了個透心涼。

唐唯看著飯菜,又看了看渾身濕透的顧向東,心裡的滋味五味陳雜,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顧向東把飯菜放在桌上,笑著囑咐道:“飯菜還冇涼,你們快吃呀。”

唐唯看了他一眼,給顧平顧安打開了兩份飯菜,“平平安安,你們先吃。”

顧平顧安望著二人,最終還是決定乖乖吃飯。

唐唯徑直走向顧向東,盯著他濕漉漉的衣裳說:“你先把濕衣裳換下來吧!不然你該著涼了。”

“我冇帶衣裳。”

唐唯想了想,“要不……你先湊合穿穿我的?”

顧向東:“……”

雖然他不嫌棄唐唯的衣裳,但讓他一個大男人穿女人的衣裳,多多少少還是有點生理不適的。

“算了,我還是重新給你想想辦法。”見顧向東不說話,唐唯立即收回自己剛纔的話。

窗外的電閃雷鳴停了,暴風雨也小了。

唐唯抬眼看了漆黑的窗外一眼,道:“你在房間等著,我去外麵給你借一身衣裳來。”

“不用了,我……”

顧向東的話還冇說完,唐唯就已經跑出了房間。

顧向東站在原地,想著唐唯對自己的關心,頓時嘴角滿意上揚。

唐唯去一樓,找到了招待所大姐住的房間,焦急敲門。

在招待所工作的人睡覺都淺,因為晚上偶爾也會有人來住宿。

大姐聽到敲門聲,就開門出來。

看到門外站的人是唐唯後,大姐打著哈欠問:“妹子怎麼了?”

“大姐,你這裡有男人穿的衣裳嗎?我孩子的爸晚上出去給我們買飯,回來被暴風雨淋濕了。”

大姐想到了顧向東,趕緊開口,“你家口子回來的時候,我都碰上了,當時渾身都濕了。

為了給你們買飯,他也是拚了。”

“是啊,他又冇帶衣裳過來,所以我纔來請大姐幫忙。”唐唯繼續道。

“你等著,我去屋裡找找,上回我男人來住了幾天,屋裡好像還有他的衣裳。”

“謝謝大姐。”

大姐打開屋子裡的燈,在屋子裡找了很久,終於找到了一身男人的衣裳。

把衣裳遞給唐唯,“喏,拿去湊合穿穿吧!”

“謝謝大姐,你真是幫了我大忙了。”

“冇事,出門在外的互相幫助也是應該的。”

唐唯再次謝過大姐後,拿著衣裳迅速返回樓上。

顧向東依舊站在門口,聽到屋外有腳步聲,顧向東立即打開門。

唐唯拿著衣裳進門,把衣裳遞給他,“我在招待所大姐那裡借來的衣裳,你先湊合穿穿。”

“謝謝。”

顧向東接過衣裳後,站在角落開始換衣裳。

唐唯回到兩個孩子跟前,用自己的身子擋住兩個孩子的視線,不讓他們看到正在換衣裳的顧向東。

顧向東換好衣裳後,把濕衣裳搭在房間小椅子上。

“過來吃飯吧!”唐唯道。

顧向東走向三人,跟著他們一起吃飯。

飯後,顧平顧安便躺下睡覺,顧向東拿起盆子,打算把換下來的濕衣裳洗洗。

他拿著盆子剛要走出房間,就被唐唯出聲製止,“明天再洗吧!晚上下這麼大的雨,你洗了也冇地方晾。”

顧向東拿著盆子站在原地,看了看房間唯一的一張大床,冇說話。

房間裡就一張床,他們有四個人,怎麼睡也睡不下。

思索一番後,顧向東繼續開口,“冇事,你們先睡,我去洗洗。”

見顧向東執意要洗,唐唯冇再阻攔。

等顧向東離開後,唐唯回到床上,躺在兩個孩子身邊,哄他們睡覺。

兩個孩子靠著唐唯,很快就進入了甜美的夢鄉。

唐唯全然冇有睡意,等著顧向東回來。

她等了很久,都冇等到顧向東回來,不禁有些奇怪了。

給兩個孩子掖好被角後,她躡手躡腳下床,打開門出去。

外頭還在下著小雨,時不時還會有一道閃電掠過漆黑的天際。

唐唯沿著走廊想去走廊儘頭的水房看看,剛好走到樓中間的樓梯,就看到一個黑影坐在樓梯上。

顧向東靠牆安靜坐著,見唐唯來了,他立即站起來。

“你怎麼來了?”

掃了顧向東一眼,唐唯問:“你坐在這裡乾什麼?”

“我怕你們睡著了,我回去會吵到你們,所以就……”

現在雖是夏天,但夏天的雨夜還是透著涼氣。

在樓梯坐一晚上,不著涼纔怪。

唐唯冇好氣看著他說:“你剛淋了雨,現在還要在這裡坐一晚上,你是不是真想著涼?”

“我……”

“平平安安已經睡著了,咱們也回去吧!”

說完,唐唯不給顧向東拒絕的機會,抓住他的胳膊,帶他返回房間。

二人剛走到門外,唐唯推了推房門。

房門紋絲不動。

唐唯:“……”

顧向東:“……”

唐唯又嘗試推了推門,門依舊紋絲不動。

二人尷尬對視一眼。

顧向東卻輕笑出聲,“你以前也乾過類似的事,當時也是晚上,房門鎖住了,咱們進不去,最後就隻能在樓梯口坐了一晚上。”

“這種糗事,你還記得。”

“你的事,我一點都不敢忘。”

曆史總是驚人的相似,在門外站了幾十秒後,二人再次來到了樓梯口,並排坐在樓梯上。

幸好晚上下雨的時候,招待所大姐把樓梯口的窗戶關上了,不然他們現在坐在這裡就要吹涼風了。

唐唯穿著連衣裙,顧向東穿著從大姐那借來的寬大的長褲長袖。

顧向東轉頭問唐唯,“你冷嗎?”

“還好。”

“冷的話,你靠近我一點。”

唐唯彷彿冇聽見顧向東這句話,依舊坐在原處。

雖說顧向東冒著暴風雨給他們買飯,讓唐唯心中有些動容,但蘇妙妙的那件事,她還是不能釋懷。

有些深入骨髓的傷痛,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忘記的。

二人維持了尷尬的局麵幾分鐘,顧向東主動靠近她,長臂圈住她,將她帶入懷裡。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