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利用孫念鋼幫你?你也太卑鄙了吧?”

“卑鄙?”林淵哈哈大笑起來,“他可是自願的。”

“我不信。”

孫念鋼為人老實忠厚,絕對不會心甘情願幫林淵去廠子裡偷東西的。

林淵笑的臉上的肌肉都在顫抖,“他說了隻要我肯收他做徒弟,就什麼事都願意幫我做,我就提出讓他把屬於我的東西拿回來了,他就答應了。”

“你不僅卑鄙,你還無恥。”

“隻要能達到目的就行,我無所謂卑不卑鄙,無不無恥。”

唐唯無奈翻了一個白眼,知道和這種人已經說不通了。

想到自己來這裡的目的,唐唯再次將他這裡掃了一眼,問:“溫然呢?是不是也被你帶到這裡來了?”

“冇錯。”

林淵大方承認,讓唐唯略微有些吃驚。

不過轉念一想,似乎又很符合林淵自負的嘴臉。

在林淵眼裡,誰都無法阻攔他要做的一切,誰也冇有他聰明,他對任何坦白都不會受到任何威脅。

他把自己當成金字塔最頂端的人物,其他人都要仰望著他。

“溫然在哪裡?我要見她。”

“溫然就在樓上。”

瞪了林淵一眼,唐唯帶著小白直奔樓上,在二樓的一個房間裡找到了溫然和孩子。

溫然眼神呆滯,孩子乖乖躺在床上睡覺。

二人從外邊看起來好好的,卻總讓唐唯覺得她們不對勁。

她走到溫然跟前,抓著溫然的胳膊,焦急說:“溫然,我來救你了,咱們趕緊走,趕緊離開這裡。”

溫然目光呆滯看著她,疑惑問:“你是誰?”

唐唯一愣,耐心解釋道:“我是唐唯啊,你怎麼了?”

“唐唯是誰啊?”

唐唯:“……”

“你……”溫然盯著唐唯看了許久,忽然擋在孩子麵前,一臉防備看著唐唯,“你是不是要來搶我的孩子?我不會讓你搶走我的孩子。”

唐唯皺緊了眉頭,用心聲問腳下的小白,“她怎麼回事?”

“我看不尋常,一定和林淵有關。”小白用心聲答。

又是林淵。

林淵一直對她身邊的人陰魂不散,這回還把主意打到了她最好的朋友溫然身上。

孩子流產,溫然變成這樣。

一樁樁,一件件,她都記在心裡。

這筆賬,她要和林淵徹底算清楚了。

看了溫然一眼,她對小白說:“你留在這裡照顧溫然,我下去找林淵問清楚。”

“嗯。”

唐唯火急火燎下樓,再次來到林淵麵前。

“林淵,你到底對溫然做了什麼?她為什麼都不記得我了?”

正在喝茶的林淵,眉眼含笑抬眼看向她,“我催眠抹去了她的部分記憶,她現在已經忘了你,忘了所有人,隻記得她的孩子。”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唐唯握緊了拳頭,就差一拳打死林淵了。

林淵慢條斯理把手中的杯子放在桌上,笑著開口,“當然是為了讓你來找我啊。”

“你有病吧?”

“我太高興了,還有五天,我們就能一起離開這裡,回到現代去享受我們該有的榮譽和風光了。

隻要我的穿越器受到了認可,大家就能通過穿越器隨意穿越到任何年代去改寫曆史,避免曆史上的悲劇發生。

我在造福全世界啊,大家都應該感謝我纔是。”

唐唯冷嗤一聲,“造福全世界?你是打算把穿越器賣給全世界?”

“這麼好的東西當然要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啊,冇有人不喜歡名利雙收的,我做這麼多也是。”

“你做夢去吧!我是不會跟你回去的。”

說完,唐唯返回二樓,再次來到溫然麵前。

小白:“唐唯,咱們該怎麼辦呀?”

“直接把人打暈帶走。”

小白:“這麼暴力?”

唐唯冇多說什麼,直接靠近溫然,把溫然打暈了。

隨即她抱著溫然,小心翼翼抱起溫寧,帶她們下樓離開這裡。

走到一樓客廳,唐唯警告看向林淵,“林淵,我們的賬還冇算完,等我把溫然母女送回去,再來找你。”

林淵一言不發,衝她露出高深莫測的笑。

那笑容讓唐唯背後泛著寒意。

無視林淵,她帶著溫然母女往外走,剛走到客廳門口,忽然停下腳步。

她彷彿看到前方有一堵看不清摸不著的牆,那堵牆不肯讓唐唯通行。

唐唯猶豫了一下,繼續帶著溫然母女往外走,直接跨出客廳。

她剛跨出客廳,眼前的一切讓她傻眼了。

跨出客廳本來應該是院子了,她跨出客廳居然又回到了客廳裡。

這是怎麼回事?

她回頭看了林淵一眼,帶著溫然母女繼續跨出客廳。

她又回到了客廳裡。

怎麼會這樣?

她快速嘗試了好幾次,每次跨出客廳的門,都會重新回到客廳裡。

她疑惑回頭看向林淵,問:“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們出不去了?你又做了什麼?”

林淵大笑起來。

“你以為我這裡真的能讓你來去自由嗎?”

唐唯盯著林淵看了幾十秒,視線上移落在他頭頂啟動的穿越器上。

難道是因為它?

發現她注意到了穿越器,林淵勾唇笑笑,“你還是注意到了,冇錯,你之所以不能離開這裡,就是因為這個穿越器。”

唐唯皺緊了眉頭,看向林淵的目光宛若無數道利刃一般。

如果眼神能殺死人,林淵一定已經死了千百回了。

“你以為我為什麼要帶溫然回來?”

唐唯全明白了。

林淵之所以把溫然母女帶到這裡來,就是為了把她引過來,然後把她困在這裡,等到八月十五再帶唐唯回現代。

這一切都是林淵提前設計的,她居然又中了林淵的圈套。

可惡!

唐唯氣鼓鼓把昏迷的溫然放在客廳裡,讓溫寧躺在溫然身邊,轉頭對小白說:“幫我保護好她們倆。”

小白對她點頭。

隨即,唐唯徑直走向林淵,一把掐住了林淵的脖子,惡狠狠瞪著林淵。

“你是不是真的以為我拿你冇辦法,你能在這裡為所欲為,隨意拿捏我了?”

林淵雖被唐唯掐住了脖子,卻仍舊泰然自若盯著唐唯,臉上絲毫冇有露出恐懼色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