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唯在裡麵?”顧向東試探性問。

小白立即點頭。

見他終於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小白撥出一口氣,終於表達清楚了。

唐唯怎麼會在林淵家?

顧向東猛地抬眼看向林淵,直接跨入了林淵家的院子裡。

林淵轉身,“這裡是我家,你不請自入家門,不太好吧?”

“唐唯是不是在你這裡?”

林淵不以為意輕笑一聲,無奈攤手解釋道:“我家地方是挺大,但想要藏住一個人也不是容易事。

況且我們都在門口說了這麼久的話了,要是唐唯真的還在這裡,早就應該衝出來了吧?”

林淵的話,小白聽了都搖頭。

顧向東看了小白一眼,繼續往林淵家裡麵闖。

林淵皺眉攔下他,“我剛纔已經說的很清楚了,我家有人,不方便讓你進去,你還是走吧!”

“我不走,唐唯肯定在你這裡。”顧向東堅持。

關於唐唯的事,顧向東寧肯悟錯,也不會錯過。

“我已經說了,她不在我這裡。”林淵沉下臉。

“那你就讓我進屋看看。”

“這裡是我家,我憑什麼要讓你進屋看看?”

“你不讓我看就是心虛。”

林淵一時語塞。

他利用溫然母女好不容易把唐唯引到這裡來,現在唐唯已經不能離開這裡。

他隻要等到八月十五一到,就能啟動穿越器,順利帶著唐唯一起回到現代,他的這項研發就成功了。

到時候他就能被全世界的人所知,成為那個站在研發尖端的人,得到行業內所有人的尊敬。

等他召開產品釋出會,把產品功能告訴世界上的所有人,到時候就會有大批的人向他購買這個產品。

他就能名利雙收了。

他把一切都計劃好了,就是忽略了小白這個小東西。

唐唯帶著它來的時候,他就該重視這個小東西的,可他還是忽略了,讓這個小東西把顧向東帶來了。

讓自己的計劃發生了變故。

他惡狠狠盯著小白,咬牙切齒道:“我說不能進就是不能進,你們現在就給我走,不然我對你們不客氣了。”

林淵越是反對他們進去,林家就越是有問題。

顧向東沉下臉,“我今天一定要進去看看,唐唯到底在不在這裡。”

“顧向東,你非要與我為敵?”

“我們從來就不是朋友。”

兩個男人站在院子裡,四目相對。

半晌,林淵勾唇冷笑,“休想。”

說完,林淵迅速回到了林家客廳,並且將門牢牢鎖上,就是不肯讓顧向東進去。

此時的顧向東終於意識到,林家肯定藏著不止唐唯。

難道……

他再次問小白,“溫然母女是不是也裡麵?”

小白拚命點頭。

那就說的通了。

他終於都明白了。

林淵利用溫然母女,故意把唐唯引到這裡來。

林淵的目的是唐唯。

可他為什麼要把唐唯弄到林家來呢?

顧向東百思不得其解。

想不明白,他不再執著。

他來到林家緊閉的客廳門前,先推了推門,衝屋內的林淵大喊:“林淵,你再不開門,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屋內冇有任何迴應。

顧向東不再猶豫,直接抬腳踹向林家的門。

顧向東的力氣不小,若是換了尋常的門,絕對承受不住他一腳的力度。

可林家的門居然承受住了他的一腳,反而還紋絲不動,門上一點裂痕都冇有。

這是怎麼回事?

他不服氣,繼續又對著門踹了幾腳。

門,依舊紋絲不動。

顧向東徹底疑惑了。

而此時,身處二樓的唐唯聽到了一樓的動靜,在樓上拍打窗戶,想引起樓下顧向東的注意力。

可顧向東就好像什麼都聽不見一樣,連頭都冇抬一下。

唐唯立即下樓,來到一樓客廳。

她和顧向東隔著客廳的門,從門縫裡看著彼此。

顧向東激動道:“媳婦兒,你真在這裡?”

“顧大哥,溫然母女也在這裡,你快去告訴胡天宇,你們一起想辦法把我們救出去,一定要趕在八月十五之前把我們救出去。”

“八月十五?還有四天了。”

“嗯。”

顧向東有些疑惑,“媳婦兒,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現在冇辦法跟你解釋太多了,但你一定要記住,一定要在八月十五之前想到辦法,把我們救出去。”

現在不是解釋的時候,唐唯隻能挑重點和林淵講。

他們還要繼續說話的時候,林淵走過來了,站在唐唯身後。

“顧向東,我告訴你吧!我八月十五就要帶唐唯回去了,到時候你就永遠見不到唐唯了,我勸你不要在我這裡白費力氣了。”

唐唯要被帶回去了?顧向東滿腦子都是這句話。

他不能讓林淵把唐唯帶回去。

想到這些,他繼續踹林淵的門。

可不管他怎麼踹,林淵的門始終紋絲不動,冇有任何變化。

顧向東有些急躁了,大口大口喘著氣兒。

屋內的唐唯聽到顧向東不均勻的呼吸聲,立即勸道:“顧大哥,你先不要衝動,你回去好好想想辦法,我等你。”

“媳婦兒……”

“你放心,我也會想辦法,我絕對不會和林淵回去的。”

即使和顧向東之間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但她還是不願意回現代。

這裡有顧向東,有顧平顧安,還有她的朋友。

她甚至還在這裡見到了年輕的奶奶。

這裡有她的親人,愛人和孩子,她怎麼捨得離開這裡?

“媳婦兒……”

“你聽我的,你先回去和胡天宇好好想想辦法,人多力量大,我相信你們一定能找到辦法的。”

唐唯都這樣說了,顧向東逐漸冷靜下來。

見狀,唐唯繼續說:“顧大哥,你先帶著小白回去。”

顧向東猶豫了很久,纔出聲:“嗯,你等我來救你。”

“好。”

聽著顧向東的腳步走遠後,唐唯鬆了一口氣轉頭看向林淵,“林淵,你是不會得逞的。”

“不見得。”

“那我們走著瞧。”

說完,唐唯氣鼓鼓回到了二樓。

她相信任何東西都會有破綻的,林淵的東西也會有破綻,她一定能離開林家。

她剛在二樓沙發上坐下,溫然焦急從房間跑出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