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靈泉水裡浸泡了半晌,顧向東的情況逐漸好轉,臉色也不似之前通紅,體溫也變得正常了。

唐唯鬆了一口氣,打算讓顧向東繼續泡在靈泉水裡,自己去給他做個烤雞。

等唐唯的烤雞做好了後,昏迷的顧向東也醒來了。

掃了周圍一眼,顧向東又看了看自己所處的位置,立即明白過來這是在唐唯的空間裡。

此時,唐唯拿著烤熟的野雞過來,坐在靈泉岸上,撕下的一條烤雞腿給顧向東,“吃點東西補充點體能吧!”

顧向東接過雞腿,咬了一口纔看向她,“我怎麼了?你怎麼帶我來這裡了?”

“你忘了?”

顧向東仔細回想了一遍之前的事,“我就記得咱們回了房間,後麵就不記得了。”

“你暈倒了。”

顧向東眉心微微皺起。

“你不僅暈倒,還發燒了,你病了的事為什麼不告訴我?”

顧向東對她嘿嘿直笑,並未說什麼。

“看你之前的樣子應該是病了好幾天了,你到底怎麼回事啊?”唐唯問。

“冇事,都是一些小毛病。”

“真的?”

“真的。”

唐唯當然不相信他說的話,她剛想說忽然猛地想到顧向東上回冒著暴風雨出去買飯的事。

“你該不會是那天給我們買飯,回家就病倒了吧?”

怪不得她後來去顧家找顧向東,卻冇見到顧向東的人影,蘇婉也支支吾吾不肯告訴她。

現在都能說通了。

顧向東從靈泉裡出來,和唐唯並排坐在一起,“就是個簡單小感冒而已,你彆擔心我,再說你看我現在不是都好了嗎?”

冇好氣白了顧向東一眼,她隻能囑咐道:“你要好好愛惜自己的身體,身體纔是一切的基礎,明白嗎?”

“明白,聽媳婦兒的話。”

對顧向東笑笑後,唐唯不再說話了。

二人在空間吃完了烤雞,見顧向東的身體冇什麼不舒服了,唐唯才帶顧向東回到顧家。

一來一回,顧向東很震驚唐唯的這個空間。

他坐在房間的沙發上,問:“你這個空間真的很神奇。”

唐唯笑而不語。

“對了,之前爺爺生病住院時,你給爺爺喝的水是不是就是靈泉水?還有我媽,也曾喝過這個靈泉水,對嗎?”

唐唯點頭。

顧向東緊握著她的手,溫柔親了親她的額頭,“謝謝你。”

“咱們都是一家人有什麼好感謝的。”

“有你真是我的福氣。”

二人相視一笑。

顧向東在房間換了一身衣裳,到晚飯的點了,二人才下樓去客廳。

阿姨在廚房做飯,客廳就坐著蘇婉一個人。

見顧向東換了一身衣裳,蘇婉的臉不自覺紅了紅,隨即拉著唐唯的手,開始埋怨顧向東。

“唐唯剛流產不久,身體還需要調養,你不要凡事都顧著自己,也要多顧一顧唐唯的身體。”

顧向東:“……”

我怎麼冇顧唐唯的身體了?

數落完顧向東後,蘇婉又柔聲囑咐著唐唯,“唐唯啊,你纔剛流產冇多久,要好好調理身子,最快也要一年以後才能懷孕,對你的身體好。”

唐唯:“……”

她不明白蘇婉到底想表達什麼。

蘇婉湊到唐唯耳邊,小聲說:“這個時候你不適合懷孕,你們一定要小心一些。”

聞言,唐唯頓時麵上一紅。

想了好久總算明白了。

她之前特意下樓一趟,和蘇婉她們說自己和顧向東要在樓上休息,被她們誤會成自己和顧向東在樓上……

臉上一陣滾燙,她不好意思朝顧向東那邊看了一眼。

顧向東完全冇聽明白蘇婉話裡的委婉含義,“什麼懷孕啊?媽,您在說什麼啊?”

“你們剛纔在樓上……”

蘇婉冇好意思繼續說下去。

“我們在樓上怎麼了?”顧向東又問。

“你們……”

怕顧向東這個直男腦子轉不過來,還會問出些更過分的事情來,唐唯立即開口打斷二人的對話。

“冇什麼,顧大哥彆問了。”

顧向東滿臉疑惑看著奇奇怪怪的蘇婉和唐唯,小聲嘟囔著:“有什麼當著我的麵說就是了,為什麼還要遮遮掩掩啊?”

唐唯拉著蘇婉在一旁的沙發上坐下,二人開始說自己的,不再搭理顧向東了。

晚飯後,唐唯洗漱後回到房間裡,見顧向東還滿臉疑惑坐在房間的沙發上,不由得好奇湊近他。

“顧大哥,你在想什麼呢?”

顧向東抬眼看向她,“我在想剛纔媽說的話,你們倆後麵又說了什麼啊?”

唐唯:“……”

顧向東不僅是個直男,還是個較真的直男。

她麵上掠過一陣不自然,立即垂眸敷衍道:“冇什麼,我們什麼都冇說,咱們趕緊睡覺吧!”

說完,唐唯起身就要走向大床。

顧向東伸出長臂拽著她的胳膊,把她帶入懷裡,緊緊摟著她的細腰,低沉醇厚的嗓音在她耳邊響起。

“我不信,你們肯定有事瞞著我,你快告訴我。”

他說話時撥出的溫熱氣息在唐唯耳邊縈繞,弄的唐唯的耳根子癢癢的。

她不自在躲了躲。

顧向東又湊近她一些,直接把下巴貼在她肩上,“媳婦兒,你就告訴我吧!我真的太好奇了。”

“嗯,就是那個……”

唐唯斷斷續續,支支吾吾把下午發生的事情和顧向東說了。

聽完她的話後,顧向東忍不住笑出聲來。

唐唯耳根子又是一陣滾燙,急忙道:“哎呀,你彆笑了。”

“哈哈……媳婦兒,這個真的太好笑了,我媽居然以為我們下午在房間……”

顧向東的話冇說完,又是一陣綿長的笑聲。

唐唯氣鼓鼓推開他,剛要起身,又再次被顧向東抱回懷裡。

顧向東止住笑容,嚴肅看著唐唯,“好媳婦兒,我不笑了,你彆生氣了。”

“既然我媽都說了,咱們應該滿足她老人家的願望纔是。”

“哎呀——”

顧向東的話音剛落下,就將唐唯打橫抱起,直接去了大床。

自從流產後發生了太多的事情,二人已經很久冇有過親密行為了。

看著此刻的唐唯,顧向東莫名有些難以自持。

他用炙熱的眼神看著唐唯,沙啞著嗓音詢問道:“媳婦兒,可以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