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向東和唐唯還在睡夢中,就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吵醒。

顧向東迷迷糊糊披上衣裳,打著哈欠去開門。

房門剛打開,就看到了滿臉焦急站在門外的顧平。

“平平?怎麼了?”

說話的同時,顧向東還抬眼掃了有些漆黑的客廳一眼。

顧平湊近顧向東一些,抓著他的褲腳,帶著哭腔說:“爹,安安好燙,我咋喊她,她都不醒,你快去看看呀。”

房間裡的唐唯也聽到了顧平的話,她趕緊披上一件衣裳起來,焦急跟著顧向東和顧平去了孩子的房間。

房間裡亮著燈,顧安小臉滾燙躺在床上,嘴裡還時不時發出囈語。

見狀,唐唯立即找來一件衣裳給顧安裹上。

“咱們馬上去醫院。”

“好。”

顧向東回房間穿衣裳,唐唯囑咐了顧平幾句,就抱著顧安下樓。

顧向東把家裡的車子開到客廳門口,唐唯抱著顧安踏出客廳,就上了車子,徑直去了醫院。

二人把顧安送到醫院,緊急給顧安辦理了住院等一係列的手續。

胡天宇剛好在醫院值夜班,他親自給顧安做了檢查後,給顧安輸上了液。

忙完一切後,他回頭看向急出了一頭汗的顧向東和唐唯,“冇事了。”

顧向東穿好了衣裳,唐唯裡麵穿著睡衣,外麵披著一件到腳踝的大衣,腳上還穿著家裡的鞋子。

見二人這樣,胡天宇忍不住笑笑,“孩子發燒是常有的事情,你們不用這麼著急。”

他很羨慕顧向東和唐唯能同時帶著孩子來醫院看病,溫寧生病了,他連去探望都要找一個藉口才行。

想到這些,他不由得長歎一聲。

見顧安冇什麼事了,顧向東和唐唯同時鬆了一口氣。

此時,天也亮了,醫院的人逐漸多了起來。

想到顧向東和唐唯結婚的事,胡天宇出聲道賀,“我們家收到你們家的請柬了,恭喜你們啊。”

“謝謝。”

想了想,胡天宇又問:“你們邀請溫然嗎?”

唐唯點頭。

溫然是她在滬市為數不多的朋友,她當然要邀請了。

不僅有溫然,還有馬小麗一家人,朱芳芳,她都要邀請。

得知能在唐唯和顧向東的婚禮上見到溫然,胡天宇有些高興,可同時又有些失落。

溫然會去,謝峰也一定會去。

到時候三人見麵,場麵一定很尷尬。

自嘲盯著自己的腳尖發笑,胡天宇忽然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顧向東和唐唯對視一眼,唐唯疑惑追問,“溫然還是不記得你了?”

“嗯。”深呼吸一口氣,胡天宇繼續說:“她記得所有人,唯獨卻不記得我了,說明她真的想忘了我。”

顧向東和唐唯不知道該怎麼安慰胡天宇。

“沒關係,她忘了我也好,現在我偶爾能去看看她和溫寧,溫寧還是很喜歡我,這樣就足夠了。”

“那你和蘇妙妙?”唐唯問。

“蘇妙妙堅持不肯離婚,是我對不起她,我當初不該草率答應和她結婚。”

畢竟自己作為一個局外人,唐唯冇多說什麼。

“你們陪著安安吧!我得去忙了。”

“嗯。”

顧向東和唐唯起身,把胡天宇送出病房外,剛打算轉回病房,眼尖的唐唯餘光瞥見了幾個熟悉的身影,推著一個病床走遠了。

唐唯停下腳步,一直盯著前方。

顧向東順著她的視線看去,疑惑問:“怎麼了?”

“我剛纔好像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影。”

“誰啊?”

唐唯搖頭,“我冇看清。”

“會不會是看錯了?”

“大概是吧!咱們回去吧!”

“嗯。”

二人回到顧安的病房裡。

顧安要輸2小瓶水,輸完了留院觀察一天,如果冇什麼事就能出院回家了。

二人早上來得匆忙,早飯也冇顧得吃。

現在顧安的情況穩定了,顧向東對唐唯說:“你守著安安,我出去給你們買點飯回來。”

“嗯。”

顧向東剛走到走廊的儘頭,打算下樓去醫院食堂,就看見幾個人推著朱芳芳從麵前經過。

他一眼就認出了朱芳芳,好奇跟上去,問:“同誌,你們好,這是我的朋友,她怎麼回事啊?”

幾個男人看了顧向東一眼,留下一個和顧向東解釋,其餘人推著朱芳芳往前走。

“朱姐被黃哥打了。”

黃哥?

顧向東疑惑問:“是黃震?”

男人點頭。

“到底怎麼回事?”

“我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我們看到朱姐的時候,朱姐就渾身是血了,我們也不敢耽擱,就趕緊把她送來了醫院。”

“黃爺知道嗎?”

“不知道,朱姐昏迷之前還讓我們彆把這件事告訴黃爺。”

顧向東拍了拍男人的肩膀,“好好照顧朱芳芳,我在那邊的病房,有什麼事隨時來找我。”

“謝謝你。”

看著男人走遠後,顧向東立即下樓,去醫院食堂買早飯。

把早飯買回來,看著唐唯吃完了早飯,顧向東才慢條斯理開口。

“我剛纔買早飯的時候,見到了受傷的朱芳芳,她被推去搶救了。”

“什麼?”

聽到這個訊息,唐唯騰的一下站起來。

顧向東把唐唯重新按回座位上,“你先彆著急,聽我慢慢說……”

顧向東把知道的關於朱芳芳的情況,一五一十都告訴了唐唯。

聽完後,唐唯再次站起來,“我得去看看。”

“去吧!安安這邊有我在。”

低頭看了還在睡覺的顧安一眼,唐唯又看向顧向東,“安安就交給你了。”

“嗯。”

唐唯離開顧安的病房,徑直去了醫院的搶救室。

在搶救室外,見到了上回在民政局見到的一個男人。

知道男人是朱芳芳的人,她走向男人,“朱芳芳情況怎麼樣了?”

男人也認出了唐唯,知道唐唯和朱芳芳是好朋友。

“還在裡麵搶救,醫生還冇出來,現在還不知道是什麼情況。”

唐唯:“黃震為什麼會把朱芳芳打成這樣?”

“我也不知道,我還冇來得及問朱姐,隻能等朱姐出來了,再問朱姐了。”

唐唯冇再說話,和男人一起等在搶救室外。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