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是縣城糾察辦的孫主任,是特意來找你的。”

吳德明的聲音不大,卻剛好落入在場每個人的耳朵裡,周圍瞬間安靜下來,每個人都看向他們那邊,豎起耳朵仔細聽他們這邊的談話。

孫剛對唐唯露出友善的笑容,客氣伸出手,“總算見到我的救命恩人了,唐唯同誌,上次多虧你出手相助了。”

不明白孫剛到底唱哪出,唐唯還是伸手和他握了握手。

收回手後,她疑惑轉頭看向顧向東和趙家臨,用眼神詢問這到底是咋回事。

趙家臨隻是衝她笑笑,顧向東和她臉上的表情一樣,很明顯對於孫剛的到來,提前也不知情。

見唐唯不說話,吳德明繼續說:“唐唯啊,孫主任是特意從縣城來感謝你的。”

周圍的村民們一聽,臉上紛紛露出震驚、不可思議等表情。

孫剛可是縣城糾察辦的主任啊,居然親自來他們大隊,還客客氣氣感謝唐唯。

之前唐唯被糾察辦抓走的謠言,瞬間就不攻自破。

王嬸的臉有些掛不住了,趕緊湊過來問:“隊長,這到底是咋回事啊?”

吳德明看了王嬸一眼,目光又從這些滿臉疑惑的村民身上掃過,剛打算開口解釋,就被孫剛抬手製止了。

吳德明立即會意,恭敬躬身笑著說:“還是您來說。”

“謝謝吳隊長。”

孫剛帶著唐唯走到了村民們的正前方,麵向所有村民們站著。

吳德明,顧向東和趙家臨站在他們身後。

小廣場上所有的村民,都把目光集中投在孫剛和唐唯身上,現場一片安靜,誰都怕漏掉啥重要的資訊。

孫剛站得筆直,軍綠色汗衫紮在褲子裡,一身正氣著看向村民們。

“我這次來咱們黃山大隊主要是為了兩件事,一是來感激我的救命恩人唐唯,二是為了公事,也就是上次唐唯配合我們糾察辦調查的事而來。”

“上次我們糾察辦接到舉報,說黃山大隊來了一個來曆不明的不法分子叫唐唯,經過唐唯同誌的耐心配合,我們查清了這件事,唐唯同誌是清白的。”

“她是蓉城人,因為路過黃山大隊的小河時不幸落水,戶口本和介紹信跟著掉下水,所以纔沒了,這兩樣證明身份的東西,造成了不必要的誤會。”

說話的同時,他轉頭看向吳德明,“唐唯同誌說這些事,隊長之前也知情,對嗎?”

吳德明立即點頭,“對,之前向東來找過我一次,把這些事都和我說明瞭,我覺得都是私事也就冇當著大隊人麵說明瞭,都是我的錯,給唐唯惹來了這些麻煩。”

“既然事情都已經查清楚了,希望這種事今後就不要再發生了。”孫剛的聲音忽然變得嚴肅起來。

村民們麵麵相覷,這種事是誰去舉報的,大家都心知肚明。

站在小廣場後方的周春梅和劉小芳,臉色難看的就像活吞了蒼蠅似的,原本打算看唐唯的熱鬨,現在啥也冇了,還得落一頓王嬸的埋怨。

孫剛轉頭看向唐唯,故意當著所有村民的麵,再次感激道:“唐唯同誌,再次感謝你上次救了我,今後若是再碰到啥困難,儘管來找我,救命恩人的忙,我是一定會幫的。”

孫剛這樣說,就是想告訴村民們,他是唐唯的後台,讓村民們今後不要再招惹唐唯。

他這些話很管用,原本幸災樂禍的村民們,看向唐唯的眼神忽然變得敬畏起來。

唐唯總算明白了,孫剛來這一趟,就是專門來給自己撐腰的。

“謝謝孫主任特意跑一趟,來還我清白。”

“客氣了,這些都是應該的。”

見孫剛說完了,趙家臨拉著顧向東走到吳德明跟前,笑著感慨道:“吳隊長,還是你們大隊好啊,我好幾次讓我這個發小跟我去城裡,他就是不肯去。”

發小?

吳德明看了趙家臨一眼,又看向顧向東。

顧向東當初來他們黃山大隊的時候,他就隱隱覺得顧向東的身份不一般,隻以為他是啥資本後代,冇想到竟然和糧油局的趙組長是發小。

這可了不得啊。

吳德明一臉謙遜說:“趙組長說話就是好聽,我們這個小地方哪裡比得上城裡,向東不肯走那隻是暫時的,我們這留不住人的。”

村民們還冇從唐唯的事情裡回過味來,又被顧向東這邊震驚到。

顧向東來了大隊好些年,不太愛和大隊人往來,為人老實本分,卻有一身書卷之氣,大家都知道他識字,平常想寫個信啥的都會找他幫忙。

冇想到他也不簡單啊。

一個顧向東,一個唐唯,今後誰還敢去招惹他們。

聽了趙家臨和吳德明的對話後,村民們也紛紛加入對話。

“向東平時總愛幫我們忙,向東可是咱們大隊的大好人啊。”

“就是就是,還主動攬下了看守牛棚的苦差事,簡直就是樂於助人的活菩薩啊。”

“是啊,我早就看出來向東不一般了。”

“……”

人紅萬人捧,牆倒眾人推。

現在村民們都知道顧向東有個厲害的發小了,大家都對著他吹起了彩虹屁,都恨不得把他供起來。

經過今天的事後,就連上次冇從他們家分到野豬肉的人,也對他們轉變了態度。

唐唯滿意笑笑,餘光卻瞥見王嬸正悄悄從人群中央往後溜,而人群後方剛好站著周春梅和劉小芳。

她早就看出來,這三人是一夥的了。

“王嬸,你這是要去哪裡啊?”

聞言,王嬸渾身一顫,馬上停下步子,心虛回頭看向她,“我、我……”

“我們之前的賭約,你不會忘了吧?”

“這個……我……”

不等王嬸把話說完,圍觀的村民們先發話了。

“她不記得,我們可都記著呢。”

“就是,我們大家都是見證人。”

“王嬸,現在你咋說啊?”

見村民們都站到了唐唯那邊,王嬸一臉尷尬的笑,抬眼看向後方的周春梅和劉小芳時,發現二人側身站著,看都不肯看自己一眼。

她那個氣啊。

“我冇被趕出大隊,你是不是也該兌現自己的承諾了?”唐唯冷笑問。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