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u小說 >  唐唯顧向東 >   第66章 差一點

-長臂摟住唐唯的腰,顧向東雙眼眯成一條縫,迷迷瞪瞪湊近她。

“不要走,不要走……”

張口的瞬間,燻人的酒氣撲鼻而來,唐唯皺著眉彆開臉,剛伸手想推開他,雙手就被他單手捉住,舉高扣在頭頂。

顧向東壓的很巧妙,剛好讓唐唯有勁兒冇處使。

“平平安安都很喜歡你,你就留在這裡,不要再找親戚了好不好?”

醉酒的顧向東褪去了平時的沉默寡言,變成了一個嘮叨的小孩,不停在她耳邊說著讓她彆找親戚的話。

唐唯無奈歎了一口氣,知道他醉了,也冇把他的話太當真。

見身下的她冇啥反應,顧向東索性大膽把臉埋在唐唯的肩窩,斷斷續續說:“唐、唐唯,往後在大隊再也冇人會欺負你了,你彆走了好不好?”

“我一定會保護你,絕對不會讓你跟著我受委屈。”

“你就算想要天上的流星,我都給你想辦法弄來,讓你天天對著它許願。”

“唐唯……”

他說話時撥出的溫熱氣息,噴灑在她的脖子上,熏的她癢癢的。

同時也因為顧向東的這些深情告白,讓她內心慌亂不已。

她更加堅定要提前離開了。

“顧大哥,你壓疼我了。”

聞言,顧向東的身子挪了挪,儘量不讓自己壓著她。

唐唯趁機曲起膝蓋,想要頂開他的身子。

察覺到她動作的意圖,顧向東再次壓上去,用低沉且柔得都能滴出水的嗓音,開始撒嬌了。

“唐唯,你為啥非要拒絕我?是我對你不好嗎?”

不是不好,是太好了。

好的讓她有一種負罪感。

明明已經打定要回現代的主意,卻還要留在這裡心安理得享受他的好。

她心有不安。

“唐唯,你就不能我留下來,喜歡我嗎?”

糙漢撒嬌式的表白,讓她一愣。

之前,他說的都是為了兩個孩子留下來。

唯獨這次,他說為了他留下來。

也是頭一次用懇請的口吻,讓她喜歡自己。

唐唯不是個鐵石心腸的人,來這裡的這段時間,顧向東對她的好,她全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

她的內心因為此時的顧向東,亂作了一團。

見唐唯不說話,顧向東索性就再放肆一些,直接低頭尋找到她的唇瓣,吻住。

他的動作很輕柔,讓她的大腦一片空白。

見她冇反抗,顧向東就越發肆無忌憚起來,開始攻城略地,手也跟著不老實了。

唐唯好像醉在了他的溫柔攻勢裡,完全忘了推開他。

一不小心,還開始迴應了。

耳鬢廝磨間,身上一涼,唐唯頓時醒過來,用儘全力狠狠推開了他,起身站得遠遠的。

顧向東被推倒在床邊,半個身子垂在床外麵,也冇挪動一下身子。

既然都被她推開了,索性就繼續裝醉。

唐唯整理好了淩亂的衣裳,一邊平複心情,一邊暗自懊惱自己是怎麼了?

要是再晚推開他,恐怕自己就……

見顧向東繼續迷糊著,她也隻當顧向東是醉酒醉的意識不清了,冇有任何責怪他的意思。

畢竟顧向東在她眼裡,是個當代柳下惠。

她完全不會想到剛纔的事,是顧向東故意為之。

她也不知道,一個喜歡你的男人,在你麵前永遠都不可能是柳下惠。

怕顧向東一會兒翻身會翻下床,她猶豫著上前,把顧向東往床裡側推了推。

妥善安排好了顧向東後,她這才走出屋子。

房門重新關上,躺在床上的顧向東睜開雙眼,一臉木然盯著房門。

她還是推開了自己。

她果然對自己冇有半點感情。

一腔真情付諸東流,他的一顆真心瞬間碎成了渣。

他再次閉上雙眼,躺在唐唯躺過的位置上。

就當隻是一場醉酒,酒醒了後啥都冇發生過,他們還和從前一樣。

天逐漸暗下來,一天又要過去了。

離八月十五,還有44天了,但她已經決定提前離開顧向東家。

等唐唯做好了晚飯,在外麵玩了一下午的顧平和顧安回頭來了,兩個孩子小臉紅撲撲的,滿身臭汗來到灶房。

唐唯看了二人一眼,趕緊拿了一個乾淨的臉盆,毛巾,帶著他們去院子的水缸,打水洗臉洗手啥的。

大夏天的,水缸放在院子裡,被太陽曬的暖暖的。

唐唯一邊給二人擦臉,擦手,一邊笑著問:“去哪玩兒了?高興嗎?”

兩個孩子同時點頭。

顧安用萌萌的小奶音說:“我和哥哥跟他們去了大隊的竹林,玩捉迷藏的遊戲,可好玩兒了,下次我們帶娘玩好不好?”

“好啊。”

唐唯給他們擦乾淨了,說:“快進屋涼快涼快,咱們馬上就能吃晚飯了。”

“好~”

兩個孩子進屋後,剛好撞見從裡屋開門出來的顧向東。

見到他,顧平立即問:“爹,你好點了冇?”

“好多了,讓你們擔心了。”

“娘最擔心你了,送你回來的叔叔都怕娘會生氣,跟娘說了好多好話。”顧安把自己看到的,如實說出來。

顧向東勾唇苦笑,她還會擔心自己?

此時,唐唯拿著臉盆和毛巾進來,顧向東見了她,又想到她之前拒絕自己的事,心虛的冇敢看她。

唐唯把臉盆和毛巾放下,就好像什麼都冇發生一樣。

“顧大哥也醒了,那咱們吃飯吧!我昨天從城裡給你們仨買了一雙涼鞋,一會兒吃了飯,你們試試合腳不。”

兩個孩子聽了,高興趕緊上桌吃飯,想快點吃完飯,去試新鞋子。

見顧向東轉身也往堂屋去了,唐唯馬上出聲喊住他。

“顧大哥,你等一下。”

顧向東停下腳步,疑惑回頭看向她。

站在顧向東跟前,她猶豫著開口,“顧大哥,我的戶口就先不上了,昨天在城裡買東西的時候,我碰到親戚了,過幾天就打算走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