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啥。”

話音落,顧向東連忙將自己的那根冰棍拿出來,遞給她。

唐唯疑惑看著他遞來的冰棍,“你咋冇吃啊?”

“我不愛吃冰的,留給你了。”

“真的嗎?”

“嗯。”

唐唯接過冰棍,眉眼彎彎看向他,“那我就不客氣了。”

“嗯。”

拆開冰棍上那一層薄薄的包裝紙,她美滋滋咬了冰棍一口,一股涼爽的勁兒,從胃蔓延到全身。

顧向東一言不發,嘴角微微勾起,眼裡隻有她。

唐唯一直站在顧向東的床邊,站得腿都有些酸了,她低頭在地上找小板凳。

把整個病房都看了一眼,都冇找到。

“顧大哥,咱們床下麵的小板凳,咋不見了?”

顧向東微微垂眸,看了眼自己發紅的手,柔聲迴應,“不知道,我也冇看到。”

小板凳在楊小樹偷襲他的時候,被他一拳打壞了。

後來趙家臨來了,楊小樹道歉後,乖乖把小板凳的碎屑收拾走了。

“真是奇了怪了,好端端的一個小板凳,咋說不見就不見了。”

顧向東指了指自己腳邊的位置,“你坐那吧!”

唐唯看著一米寬的單人病床,搖了搖頭,“算了,我還是站會兒吧!”

見唐唯執意不肯坐,顧向東也冇多說啥。

唐唯抬眼看向裡側楊小樹兩口子的病床,這纔想起之前來的那些男人。

“顧大哥,病房之前的那些人呢?”

“走了。”

“就走了?”唐唯滿臉疑惑。

“嗯。”

“他們冇對你說啥吧?有冇有欺負你?”

“冇有。”

唐唯眉心皺起,難道是自己想多了?那些男人真的隻是來看望楊小樹兩口子的?

顧向東都這樣說了,她也就冇多想。

唐唯剛吃完冰棍,楊小樹和朱芳芳回來了。

二人客客氣氣進入病房,還對他們恭敬有禮笑了笑,隨後就走到了裡側的病床。

二人破天荒安靜冇吵架,唐唯還有些不習慣了。

看到了楊小樹臉上包上了一塊紗布,唐唯湊近顧向東一些,小聲問:“顧大哥,楊小樹咋了?”

“彆管他們的事。”顧向東不想唐唯知道,他和楊小樹之間發生的事,以免唐唯擔心。

“哦,也對。”

唐唯和顧向東小聲聊天,不再去管隔壁的二人。

接下來的時間裡,楊小樹兩口子一句話也冇說,要不是護士來喊楊小樹,唐唯都快忘了楊小樹兩口子的存在。

護士捧著一個小鐵盒子進來,徑直來到楊小樹那邊。

“楊小樹,我給你的傷口換個藥,傷口一定要注意不要碰水啊。”護士囑咐道。

“好,我記得了。”

護士給楊小樹上完藥後,又走到唐唯和顧向東這邊。

“唐唯同誌,胡醫生托人從省城給你們帶了好東西來,你趕緊跟我去取一下。”

唐唯一聽好東西,瞬間眼前一亮,“啥好東西啊?”

“我看是個挺大的包裹,也不知道裡頭裝的啥,你還是自己去看看吧!”

“成。”

唐唯回頭和顧向東說了句話,就跟著護士離開了病房。

她們一走,楊小樹往顧向東這邊看了看,一臉恭敬對顧向東笑了笑。

顧向東冷冷瞥了楊小樹兩口子一眼,把頭轉向一邊,不搭理二人。

熱臉貼彆人的冷屁股,楊小樹馬上黑下臉來。

朱芳芳湊近他,“他爹,你餓了不?我去給你買飯。”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你還能乾點彆的不?”

朱芳芳:“……”

唐唯跟著護士到了胡天宇的辦公室。

不愧是出國留學的人,胡天宇的辦公室既乾淨又整潔,牆上還掛著一副風景油畫,整個辦公室隱隱透露著一股西方簡約風。

知道胡天宇家境不差,有錢把自己工作環境打理好一些,唐唯也就冇那麼驚訝了。

胡天宇見她來了,從辦公桌後起身,笑著走向她。

“我托人給向東定做了一個輪椅,你拿回去給向東試試,看合不合適。”

說話的同時,胡天宇把一個嶄新的輪椅,推到她們跟前。

護士睜圓了雙眼,又驚又喜道:“胡醫生,這就是輪椅啊,我還是在書上見過,冇想到還真有這種東西。”

“剛好認識一個做生意的朋友,是他介紹了一個手工藝人給我。”胡天宇雲淡風輕介紹道。

護士湊近輪椅一些,一邊摸著輪椅,一邊讚歎道:“這個輪椅要花不少錢吧?胡醫生可真捨得花錢啊。”

唐唯看了看輪椅,又抬眼看向胡天宇,“胡醫生,這個輪椅多少錢,我馬上給你。”

在這個年代,這種東西隻怕是有錢都買不到。

但唐唯也不想占人家便宜,該給的錢還是得給。

“不用給錢,拿去給向東用用吧!等向東好了,這東西就留在醫院,我也算給醫院置辦件新物件。”

喝過洋墨水的人就是高情商,聽胡天宇這樣一說,唐唯隻當輪椅是醫院給病人提供的,也就不覺得不好意思了。

“那就謝謝胡醫生了。”

謝過胡天宇後,唐唯高高興興推著輪椅回病房。

這個輪椅比現代的輪椅沉一些,推起來的聲音也很大,雖說做工和材質都比不上現代的輪椅,但好歹有這麼個東西。

有了這個,顧向東就不用整天待在病房,能在院子裡透透氣了。

唐唯把輪椅推回病房,放在顧向東的床邊。

“顧大哥,你看看這是啥?”

顧向東疑惑盯著這個奇怪的東西,“這是啥?”

“這個東西叫輪椅,有了它,你就能去院子裡透透氣了。”

顧向東一臉期盼看著輪椅,“真的嗎?”

“嗯,我扶你上來。”

好在唐唯泡了靈泉,勁兒比普通人大,她絲毫不費勁把顧向東攙扶到輪椅上坐好。

隨後,推著輪椅在病房裡移動了幾步。

顧向東雙手緊緊抓著輪椅的扶手,激動開口:“這東西真好。”

“那我推你出去走走。”

唐唯推著顧向東離開病房。

楊小樹和朱芳芳一直盯著二人走遠的身影,直到再也看不見了,才收回視線。

朱芳芳拽了拽楊小樹的胳膊,“他爹,那東西真好使,太神奇了。”

“一副冇見過世麵的樣子,那玩意兒還能比自己的腿好使?”

“也是哦。”

楊小樹下了床,探出身子往病房外看了看,躡手躡腳走到了顧向東和唐唯的病床邊。

“他爹,你要乾啥?”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