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南霆嘴角帶著寵溺,伸手摟住溫如歌,溫聲細語的開口,“所以我一直記得,你叫溫如歌。後來輾轉回到宮裡,為了能夠堂堂正正的拿到軍功,一連五年都在邊疆。”

溫如歌心裡細算了一下時間,就是戰南霆去邊疆打仗的那五年裡,前世的溫如歌才愛上了戰墨予那個渣男。被溫嬌嬌哄騙的團團轉。

她此時心裡才明白,為什麼戰南霆回京以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向皇上求娶她為妻了,原來是有年少的情意在。

“我當時無才無德,一無是處。甚至在京城臭名昭著,你娶我回王府以後,時不時很後悔?”

溫如歌下意識問出來的時候,冇有意識到自己問的是前世的自己。

戰南霆握著溫如歌的手,聲音溫和低沉,“誰說你無才無德,一無是處。我娶你溫如歌,從未後悔過,甚至慶幸,能有你這麼一個妻子。若非是你聰慧,本王深陷險境之時定然無法安然脫身。”

聽到戰南霆的誇獎,溫如歌笑了起來,她知道,戰南霆此時說的是如今的她,是重生後的她。

如今溫如歌也算是想明白了,是非在己,既然已經重生了,就不再去糾結前世的事情,抓住現在不才最好嗎。

隨後就在溫如歌準備開口說話的時候,戰南霆直接伸手摟住了溫如歌的腰,就將她抱了起來,溫如歌嚇了一跳,瞳孔微微緊縮,立馬伸手摟住了戰南霆的肩膀。

一張嫩白的小臉,微微通紅,和戰南霆在一起這麼久,她豈會不知戰南霆此時要做什麼?

“這人怎麼好端端的說著話就動手動腳的。”溫如歌眼睛微微含情,不敢直視戰南霆。

戰南霆看到溫如歌如此羞態,故意逗了她一下,抱著她重新坐了下來,“你這小腦袋裡麵總是胡思亂想什麼呢?我怕你站著累,所以纔將你抱了起來。”

溫如歌愣了片刻,怔怔的抬頭,戰南霆嘴角,帶著笑溫如歌,才明白戰南霆是故意戲耍她的。

溫如歌臉頰瞬間燙了起來,她伸手拍了一下戰南霆,“你這人。誰說我胡思亂想了?我纔沒有。”

隨後,溫如歌為了緩解尷尬,故意岔開話題,一雙水眸正色,看向戰南霆,“對了,你今日不是進宮了嗎?皇上同你說了什麼?”

溫如歌心裡清楚,大戎的皇上必定想要留住戰南霆,畢竟當年戰南霆還冇到大戎的時候,可是兩軍交戰時,最讓大戎國皇上頭疼的存在。

戰南霆聽到溫如歌的話後,眸子深思,“如今大戎和大晉,兩國之間交戰尚未平息,大晉的皇上知道我來到大戎以後,已經派人來到大戎國,想和大戎皇帝交易,說隻要將我啄出大榮境內,便讓大晉退兵,再不與大戎交戰。”

聽到此話以後,溫如歌愣了片刻,心裡都是鑽湧的怒火,“這個狗皇帝還真是不打算給我們一條生路!竟然能用這種方法來逼得我們無處藏躲!真是可惡之極。”

溫如歌雖如此說,心裡也不免有些擔心,畢竟兩國再不交戰,是每一個皇帝心裡最優先的選擇。

如果他們真的被大戎皇帝啄出境內,怕真的就落入大晉狗皇帝的圈套了!

看到溫如歌如此擔心的模樣,戰南霆伸手摸了摸她的臉頰,“你還不相信你夫君的能力嗎?儘管狗皇帝開出的條件優越,但是這麼多年以來,哪國皇帝都瞭解狗皇帝的秉性,他野心勃勃。目的是統一天下。又怎麼會真的和大戎不交戰。”

“那大戎皇帝究竟是如何想的?”

溫如歌心裡覺得不踏實,卻又相信戰南霆的能力,隻是這段時間被迫流浪太久,如同海上漂浮的浮萍,溫如歌著實冇法心安。

“大戎皇上想讓我徹底歸順大戎,並且知道我是拓跋家族的人,所以想要留在大戎,條件就是將大戎周邊小國收服。”

聽到戰南霆的話以後,溫如歌心裡咯噔了一下,她心裡清楚大戎皇帝這是在試探戰南霆的能力和忠心,但是一想到戰南霆又要去戰場上,溫如歌心裡就覺得十分難受。

“所以大戎皇帝的意思是讓你近日就開始出征去征討那些小國嗎?”

溫如歌一雙水眸中都是不捨之情,他不明白為什麼剛和在南京好好的在一起一段時間,如今就又要分開。

戰南霆伸手握住溫如歌的小手,有些無奈的開口,“想要再大戎站穩腳跟,這場戰爭就必須要打。阿幺,我想要給你一個安穩的家,不想讓你冇有容身之處。”

溫如歌心裡自然清楚,她也冇有理由去阻止戰難聽,“我明白你的意思,隻是戰場上刀劍無眼,如今你又要離開很久,我心裡麵捨不得你,也擔心你。”

戰南霆眸子很深,今日大容皇帝所說的話,並非隻有這麼多,但是他如今能告訴溫如歌的僅此這些。

“放心吧,之前出征對抗大龍的時候也冇有出事,如今隻是一些周邊小國,不足為懼,不必擔心,安安穩穩的住在拓跋將軍府裡麵等著我回來。”

溫如歌點了點頭,對於占南亭的所有決定,她都是無條件支援的。

隨後溫如歌主動攀上了戰南霆的脖子,在戰南霆微微錯愕的目光中,溫如歌親吻上了戰南霆的薄唇。

戰南霆眸子瞬間灼熱深色,他聲音低沉沙啞,抵著溫如歌的額頭,“你要做什麼?”

溫如歌臉頰紅潤,如同紅雲一般,“我想給你生孩子。”

戰南霆嘴角扯動,直接伸手就將溫如歌抱了起來,她身子嬌小輕盈,戰南霆將她放在了桌子上,俯身親上了溫如歌細白的脖頸。

溫如歌隻覺得渾身緊繃,摟著戰南霆的手也微微收緊了一些,閉著眼睛,睫毛一個勁的顫抖。

“不去床榻上嗎……”溫如歌害羞的不行,聲音小的幾乎聽不見。

戰南霆的手慢慢的探入溫如歌的衣服,觸摸到她嬌嫩肌膚時,溫如歌喉嚨滾動,緊張的不行。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