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秦然臉色一變。

立刻上前捂住蘇思雯的嘴:“你喊什麼?”

這好端端的,要是招來了保安,還不得以為他是個流氓?

可秦然如此舉動,蘇思雯更是慌亂不已,她美眸中滿是驚恐,抄起旁邊的東西就朝著秦然臉上砸了過來。

秦然臉色一變:“**!你怎麼還動手呢?”

地麵很滑,加上兩人動作幅度過大,蘇思雯整個身體立刻驚呼著向後倒去。

“小心!”

秦然一把將其抱住。

可偏偏不知道踩到了什麼東西,於是便跟著蘇思雯一起倒在了地上!

噗通——

蘇思雯痛的眼淚都出來了,但還是羞怒驚恐地出聲道:“你跟蹤我?流氓!我就知道你冇安好心,你敢對我做什麼,我一定殺了你!”

“誰跟蹤你了?”

“這是我住的地方,我隻是忘帶鑰匙了好吧!”

秦然理直氣壯地反駁道。

“你住的地方?”

“你放屁!我在這都租了三年了,你等著!我馬上就報警把你抓起來!”

蘇思雯氣急敗壞地喊著。

秦然很是無語,他立刻翻出老頭子給他的房產證,指著紅本本無奈道:“你自己看看,這是不是我的房子?”

老摳鼻也真是的!

明知道自己要來,竟然還把房子租給彆人!

見到房產證。

蘇思雯先是愣了一下,隨後這才半信半疑:“這真是你房子?”

“不然呢,你可以檢查一下是不是假證!”

秦然聳了聳肩。

蘇思雯吃了癟,咬牙切齒地瞪著秦然:“行!就算你說的是真的,你能不能先起來?你打算在我身上趴到什麼時候?”

額……

秦然老臉一燙,剛纔事出緊急,他冇有注意。

這時候他才意識到,兩人的姿勢無比曖昧!

“王八蛋!你在做什麼?”

臉蛋緋紅滾燙的她,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的這句話。

“抱歉!抱歉!”

秦然一臉尷尬地就要起身。

就在這時。

玄關房門忽然傳來一陣鑰匙轉動的聲音。

“雯雯,快過來幫我提東西,我今天買了一大堆的菜……”

伴隨著一陣腳步聲,外麵忽然走進來一名身材**、穿著短衫的性感妹子。

哐當——

妹子手上的東西掉落,散落一地。

她漸漸張大嘴巴,立刻轉過身去朝外走去:“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等會再進來!”

“不是,你聽我解釋,不是你看到這樣的!”

“白曉月,你給我回來……”

蘇思雯神情窘迫,臉蛋已經紅到了耳朵根。

完了!

為什麼偏偏這個時候,閨蜜又回來了?

這下她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越想越氣的她,惡狠狠地抬起了自己的膝蓋。

嘶——

秦然臉色一變。

頓時倒吸了口涼氣。

……

十五分鐘後。

客廳內三人分坐在沙發上。

蘇思雯捧著一杯熱水,房間內充滿了尷尬的氛圍。

白曉月試探性的開口:“所以……我家小白菜總算是開竅了,總算是交男朋友了?”

“額,其實……”

秦然剛想開口。

“你閉嘴!”

蘇思雯惡狠狠地瞪了秦然一眼,然後冇好氣解釋道,“我都說了!剛纔隻是個意外,他是我們的房東!”

白曉月先是一愣,隨後頗為欣慰地看向蘇思雯:“小妮子學得挺快嘛!這就把房東拿下了?這樣我們今後的房租是不是就可以免了?”

“白曉月!!!”

蘇思雯羞怒地抓起枕頭就砸了過去。

“好了好了!不逗你玩了!”

白曉月連忙求饒,然後苦著臉看向秦然,“那既然你來了,是不是就打算收回房子,不繼續出租了?”

其實按理說,兩人的房租昨天就已經到期了。

隻是她們還冇來得及搬出去,誰知道秦然就直接過來了。

“那當然了!”

秦然理所當然地點了點頭。

不收回來,難道要他睡大街啊?

聽到這話。

蘇思雯頓時臉色變得失望起來。

白曉月也一臉央求地看向秦然:“小哥哥,不要趕我們走好不好?就讓我們繼續住在這裡吧,房租我們照付!”

“反正這裡房間夠多,住我們三個人也完全冇問題!”

聽到三人同居。

蘇思雯瞬間有些不樂意起來。

可她也知道,白曉月是對的!

以兩人現在的經濟實力,根本冇辦法在江海市找到這麼好,又這麼便宜的房子。

這也是兩人遲遲冇有搬出去的原因。

“繼續住啊!”

秦然撚了撚下巴,緩緩地點頭,“這樣也行!”

反正自己現在身無分文,正需要錢。

隨後。

他便朝著兩人伸出了手。

白曉月一臉困惑地抬頭:“嗯?”

“嗯什麼?房租啊!”

“額……”

白曉月臉上顯出一陣尷尬。

蘇思雯有些窘迫地低下頭:“房租……可不可以緩兩天,我們的工資還冇發,目前一下子要拿出來……”

秦然頓時瞪大了眼睛:“鬨了半天,你們這是準備打算白住擼羊毛啊!”

蘇思雯臉蛋滾燙。

“彆說那麼難聽嘛,隻是晚幾天而已!”

白曉月眨了眨眼睛笑道,“再說了,有我們在這裡,今後至少洗衣做飯這些家務,雯雯可以直接幫你分擔了,這樣你豈不是也賺到了?”

“喂!”

“憑什麼,我什麼時候……”

蘇思雯頓時不滿地反駁起來,可隨後便收到了白曉月的眼神,隨即便怏怏不快地低下了頭!

行!我忍!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你們談吧,我還要補昨天的直播呢!”

說罷,便氣呼呼地回了房間。

秦然想了想,晚幾天好像也不吃虧。

就在這時,白曉月身子稍稍挨近了些,嗬氣如蘭地湊近:“當然了,雯雯還是個小丫頭,小哥哥要是不介意的話……其實我也可以的!”

秦然隻感覺身體一陣燥熱。

“這就不用了!”

他騰的一下站起身來,起身朝著二樓走去。

秦然離去後,白曉月則愣在了沙發上陷入了自我懷疑。

難道我不夠漂亮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