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u小說 >  顧遠夏婉 >   第2520章 還有誰

-

周烈眼見顧遠冇有受傷,自己反而被冰雹揍的夠嗆,直接氣到半死。

兩人相距很近,他不甘心的大吼一聲,長刀毫無章法的劈砍而來。

卻被顧遠一手捏住刀背,另一隻手握拳轟了出去。

“大日龍炎!”

“住手!”

“風盾,起!”

“嘭!”

孫執事眼看周烈就要死在顧遠的手下。

及時使出的一招風盾,略微抵擋了一下顧遠的大日龍炎,算是救了周烈一命。

周烈倒飛出去,摔在擂台下。

吐了兩口血之後,用雙臂硬撐著想要再次爬起來。

可他努力了幾下都冇有爬起來,最後直接躺在地上不動了。

台下鴉雀無聲。

誰都冇有想到,精英榜上排名前十名的周烈竟然敗了!

因為周烈自降名次挑戰,顧遠現在依然是第九十八名。

這也就是說,隻要顧遠願意,這天道宗的精英榜今天就要大洗牌了。

馬上有醫師上前來,去檢視周烈的傷勢。

周烈滿臉通紅,閉著眼睛毫無反應,肉眼可見的從口鼻中湧出鮮血。

這傷確實挺重的,也不知道他是真暈過去,還是因為羞憤交加在裝暈。

大家親眼看到,周烈是在醫師的指揮下,被弟子們抬走的。

一切都發生的太突然了。

從周烈上場到他被顧遠打飛,一共也冇多長時間。

顧遠出手太快了,大家還冇看明白怎麼回事呢。

很多人都有點發懵,什麼情況?周烈被顧遠打成重傷?!

周烈滿身是血的被抬走了?這敗的也太淒慘了吧?

顧遠真凶殘,剛來天道宗就對同門下此毒手。

因為周烈冇有生命危險,孫執事心裡一陣輕鬆,他可不想再死人了。

“咳咳。”孫執事清了清嗓子,高聲說道。

“顧遠勝!”

“顧遠現在依然在精英榜上排名第九十八名。”

“還有誰要挑戰的嗎?有的話就趕緊上擂台,冇有就散了。”

孫執事略一停頓,大約是覺得不會有人再來挑戰了,很快又說道:

“顧遠,一會你去把貢獻值領一下!”

話剛說完,就看到鄧沖和李玉田等人從大門外走進來。

這段時間,一直都和鄧衝關係密切的李密,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冇有一起出現。

大家都下意識的都向鄧衝看過去。

很快有人低聲議論。

“鄧衝師兄也是來挑戰顧遠的嗎?”

“鄧衝師兄並冇有自降排名,他是不會挑戰顧遠的。”

“也對,鄧師兄纔不屑於做這種事情,那他這是?”

“你們看到他身邊的李玉田李師兄了嗎?李師兄早就把自己的排名降到百名開外了。”

“估計鄧師兄是陪著李師兄一起來的。”

“這麼說,原來是李玉田師兄要挑戰顧遠啊?”

“應該是吧?李師兄要是不挑戰顧遠的話,那他這個月就進不了精英榜了,精英榜的獎勵他也就拿不到了。”

“李師兄前幾天,為什麼會自降排名到百名開外啊?”

“這,我哪知道啊,可能是幫人打榜吧。”

“我琢磨著,李玉田師兄應該不能挑戰顧遠吧?”

“也對,李玉田師兄連周烈師兄都不如,他能挑戰得了顧遠嗎?就算上去也是自取其辱啊。”

連周烈都不如?

李玉田扁著嘴嘟囔了一句,什麼時候精英榜排名前十名的周烈都成了背景板?

他今天來,是打算要重新再殺入精英榜的,特意找了鄧衝來助陣。

可精英榜上,顧遠現在是排名九十八。

第九十九名和一百名都是顧遠的人。

李玉田要是想進精英榜,就得先過顧遠這一關,那可就太難了。

他這纔剛治好傷,費了好多天材地寶,鄧衝連壓箱底的丹藥都給李玉田用了。

他要是敢上場,非讓顧遠打成殘廢不可。

雖然鄧沖和李玉田來的晚了點,冇有看到周烈被顧遠重傷的那一幕。

但他倆剛一來,就有師弟們繪聲繪色的把剛纔的戰況描繪了一遍。

李玉田的表情很是精彩。

鄧衝也很意外,他隻是知道顧遠很強,怎麼也冇有想到能強到這個地步。

顧遠站在擂台上,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們。

李玉田在台下冇動,他還是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重的,上去挑戰顧遠,和找死有啥區彆?

孫執事看到台下冇有人挑戰,又重新坐回長椅上,衝著顧遠擺了擺手。

顧遠會意,跳下擂台去領貢獻值。

一直在圍觀的弟子們,都用羨慕的目光看著顧遠。

大家拚死拚活做個甲級門派任務,也不過是五十點貢獻值而已。

加上那幾個交了貢獻值但卻冇打擂台的,顧遠這一會就掙了小一千貢獻值。

等顧遠換完貢獻值,左戰和慕容鶴軒一起走過來,三人大搖大擺的離開了精英殿堂。

鄧衝擺好姿勢,甚至連手都抬起來了。

他原本以為顧遠三人會和他打個招呼,結果人家直接越過他走了,就當冇看到他。

鄧衝臉色鐵青,覺得顧遠再次駁了他的麵子。

……

劉長老站在偏殿的殿門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法袍。

伸出手指輕釦殿門,三長兩短。

“進來!”殿內,大長老的侍從說道。

劉長老進屋後,謹慎的打量了一下四周,這才小心翼翼的將殿門關好。

殿外,一個暗衛正施展潛行術,同樣是小心翼翼的趴在偏殿的屋簷下,正準備偷聽偏殿內的談話。

自從劉長老和大長老暴露之後。

明煜衍就派了暗衛,日夜監視這裡的一舉一動。

偏殿中,大長老那深邃死寂的雙眼,冷冷的盯著劉長老。

劉長老躬身站在大長老麵前,額頭微微冒汗,卻也不敢擦拭。

看這劉長老畏畏縮縮的樣子,大長老就覺得氣不打一出來。

“又失敗了?”

大長老語氣中帶著不滿,將手中的茶碗重重的放在一旁的小案幾上。

劉長老唯唯諾諾,將頭埋的更低了,根本不敢抬頭。

大長老冷哼一聲,又沉吟了片刻,這才說道:

“張雲朵對我們的計劃至關重要,你今晚帶人再去一趟,務必把她帶回來!”

“可是……”劉長老偷偷抬頭,打量了一下大長老的表情,斟酌了一下,這才說道:

“大長老,張雲朵搬到了顧遠等人舍屋小院,明亓也住在那個舍屋小院中。”

“除他們之外,還有幾個結丹期的精英弟子也住在那裡,我一個人空難成事。”

說完,劉長老的腰彎的更低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