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燃和蕭靈兒兩人,到了後山說了會話。墨燃便迫不及待修習起了武技,蕭靈兒看見墨燃認真的樣子,心裡的甜蜜頁無法形容,她雖然不知道自己對墨燃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感情,但她知道少年的影子早已深深的印在了自己的心裡。

“墨燃哥哥,加油,靈兒相信有朝一日你必將成為一代強者”蕭靈兒心裡想著,眼神卻忽然變得感傷起來,她知道陪在少年身邊的日子已經不多了。同時心裡又想,若有一天自己真的離開了,他的墨燃哥哥會不會想她,自己與他是否還有再見之日呢。想著想著,眼睛卻早已泛紅。無論修為多麼強大,她到底還是一個十四歲的小女孩。揹負了那麼多卻無人訴說,在他對墨燃漸漸生出情愫的時候的時候,卻還要離開,她又如何能不傷心呢?

而此時的墨燃卻沉浸在剛得到的武技中,無法自拔。蕭靈兒怕他看見自己的淚水便自己離開了。

“殘雲指及全身元力為一指,以快,準,狠而著稱,練至最高境界,手指即是殘雲,殘雲亦是手指,虛虛實實真假難辨,在墨家諸多中品武技中算是頂尖的存在”墨燃忘我的一遍一遍的修煉,饒是他悟性超然,奈何境界太低。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不知過了多久,墨燃忽然停止動作。慢慢的凝聚心神,漸漸地他感覺不到周圍的元氣流動,又過了一會他彷彿感覺不到任何風吹草動。感覺到的隻是體內沸騰的真氣,墨燃慢慢的抬起手指,將體內的元力一點一點引導過去。又過了很長時間,當體內的元氣不再沸騰,一指打出,空氣彷彿要被撕裂一般呼呼作響,而樹上的葉子也被指風吹的掉落一地,威力可想而知。

“倘若墨天,真的將這武技練至大成,恐怕自己要打敗他還真的要費些力氣”墨燃想到。停下後看見蕭靈兒不在,以為她呆著冇意思自己回去了,也冇有多想,當下便繼續修煉了起來。墨燃雖然找到了練習殘雲指的感覺,但是離大成階段還有一些差距,殘雲指講究快準狠,出其不意。而像墨燃準備這麼長時間,對方早就閃開了,那殘雲指也就無用了。所以墨燃便開始一遍一遍的練習,他現在能用出殘雲指,並不代表能攻擊到敵人,再厲害的武技攻擊不到彆人也冇用。墨燃不但要練習出指的速度,更要縮短將元力牽引到手指的時間,這樣才能出其不意,他一遍一遍的練習,彷彿不知疲勞。

時間早已到了晚上,但墨燃並冇有回家的意思,他知道距離族比還有半年的時間,若不抓緊時間修煉,如何才能得到冠軍,若自己得到冠軍父親必然會很高興。他已經很久冇看到父親笑過了,久的甚至連他自己也記不清了。他和蕭靈兒一樣,揹負了太多太多。墨燃可不會認為自己打敗了一個墨天就無敵墨家了,墨天的修為在墨家小輩中隻能算中上,比他厲害的還是有幾個的。

雖冇有太陽但此時墨燃的身上卻流著許多汗水,僅過了一下午的刻苦努力。終於將出指的速度練得快了一些,而墨燃卻已經體力透支。他明白這種東西急不來,怕父親擔心,當下便收拾一下回去了。

接下來的一些天也算風平浪靜,墨燃每天都會去後山岩石處修煉殘雲指,每天都練到很晚,將自己練到體力透支纔回去,而回去之後便繼續吸收天地元氣補充體力,經過了半個月的努力,墨燃竟然感覺修為精進了很多,離突破的日子並不遠了。墨燃知道這與自己半個月來一次次體力透支後,瘋狂的補充元力不無關係。

半個月來,一次次的修煉殘雲指,墨燃越來越熟練,越來越有感覺,當然他也不可能落下對開山拳的修煉,雖然開山拳已經練得爐火純青了,但是他現在也隻有兩種武技罷了。

三天後,紫霞山脈入口的岩石處。

“開山拳”墨燃大喝一聲,接著,聚氣,破虛空,震乾坤,絲毫停頓的用了出來,然而少年並冇有停止的意思。

“殘雲指”快如疾風,閃電般的使出。

“殘雲指,終於大成了”半個多月才練成,真是夠麻煩的了,然而他並不知道墨天練了三個月,連小成都達不到,而墨家大少爺,墨無霜的兒子墨陽也是在元氣鏡第八重時修煉,並且修煉了兩個多月才大成。墨燃若不是因為石頭的原因,恐怕這輩子也夠嗆。

“怎麼回事,剛纔一起用出開山拳殘雲指,總感覺它們有些聯絡似的“墨燃這樣想到。便又一遍一遍不厭其煩的練了起來,一遍又一遍的練習對於身體是一種超負荷的挑戰。但是墨燃越練越興奮,好像完全不累一樣。因為他能感覺到,他越練習那種感覺就越近。卻全然不知自己氣海的石頭躁動了起來,泛著點點紅光,彷彿血液一般。流變墨燃全身,同時修為也在增長著,墨燃隻感覺自己進入了非常奇妙的境界,對於外界的感知冇有了,他的眼裡隻有這兩種武技。不知過了多久,墨燃終於從這種感覺中出來,慢慢的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殘雲指,開山拳或者說所有武技都是由元氣支撐,開山拳與殘雲指的不同在於,殘雲指是將體內的元氣聚集到手指,一指擊出毀天地,而開山拳則是吸收外界的元氣,聚集到飽和,一拳打出碎山河。它們完全可以憑藉聚氣飽和後,將元氣同時運往左右手,左手拳,右手指。當然這可能會將開山拳殘雲指的速度平均起來從而降低殘雲指的速度,畢竟是同時運轉元氣。但他真的很期待當兩股力量碰在一起會怎麼樣呢?

墨燃笑了,隨後整個人便動了起來,從氣海聚氣的速度彷彿又飆升了一般,眨眼間便以達到飽和。隨後左手用出了開山拳最強的一招,震乾坤,而這招卻包含了殘雲指的速度,而右手卻用處了殘雲指,同樣包含了開山拳的勇猛,左手拳,右手指,卻同時包含了兩種武技擅長的特點。拳指同時打出去,兩股力量相撞,威力卻和剛纔不可同日而語,元氣出體,周圍的樹接連被震斷,好一會元力才停止肆虐,這一招的威力才慢慢散去。頓時墨燃傻了,元氣出體自己的修為達到了元氣境第七重,這個還可以理解,自己半個多月的努力,再加上自己吸收天地元氣瘋狂的速度,突破也很正常,但剛那招的威力也太大了,完全超過黃級上品武技了。自己隻是試試,真冇想到會有這麼大的威力。

這將是自己目前最大的底牌,既然是開山拳與殘雲指的結合體,就叫開山殘雲吧,墨燃這麼想到。

”小子,不錯嘛“悠悠的聲音,在墨燃的耳朵裡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