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我冇事!”

胖子擺擺手,不想因為自己,連累了其他人。

隻能張著嘴,大口的呼吸著。

額頭上全是冷汗,臉色也漲紅成了猴子屁股。

最終,堅持不住,砰的一聲,倒在了地上。

“大哥....可憐一下胖子吧,他真有哮喘。要是死了,我們都脫不了乾係的!”

花臂男也忍不住開口說道。

“好啊,你同情他,你去睡馬桶邊啊!”

黃浪陰陽怪氣的說道。

“我....好吧!”

花臂男雖然是個小混混,但還挺講義氣的。

叫了幾個人,把胖子扶到了自己的床位上,然後他抱著東西,去了馬桶邊的床位。

“謝謝....花臂哥!”

胖子緩和過來,感激的看了花臂男一眼。

“哼哼....”

花臂男的舉動,讓黃浪很不爽,覺得他這是在挑釁自己的威嚴。

冷哼了兩聲後,衝著花臂男吼道:“睡你麻痹,起來,給老子跳支舞,助興!”

“啊?我....我不會跳舞啊!”

花臂男愣住了。

“不會跳,難道不會學嗎?快點,不然勞資捏爆你的蛋!”

黃浪神色陰森的吼道。

“我....”

花臂男有些憋屈,自己一個大老爺們,給另外一個大老爺們跳舞,算怎麼回事?

可是,一想到黃浪喜歡捏蛋的怪癖,又隻好忍著心裡的憤怒,來到了黃浪麵前,弱弱的說道:“大哥喜歡什麼舞蹈,民族舞,還是風俗舞?”

“老子喜歡脫衣舞!”

黃浪嘴角一揚,邪笑道。

“大哥,可我是個男的啊!”

花臂男微微捏了下拳頭,強忍著怒意道。

“老子就喜歡看男的跳舞,怎麼了?不願意嗎?”

黃浪冷聲道。

“我.....好,我跳!”

花臂男咬了咬牙,有些滑稽的跳了起來。

“哈哈....嗎的,還花臂哥,在老子麵前,就是一條狗!彆磨蹭,脫....”

黃浪有些癲狂的大笑了起來。

他被陸寧搞得生不如死,自然,也想通過踐踏彆人的尊嚴,折磨彆人的身體,來滿足他扭曲的心理。

“還有你們,都過來,一起跳,哈哈哈....”

黃浪對著其他人指指點點的說道。

眾人雖然憤怒,但是又懼怕黃浪變態的手段。

隻能敢怒不敢言的,在黃浪麵前跳起了脫衣舞。

“哈哈哈....你們這幾隻狗,還真聽話啊。來,給你黃浪爺爺,叫幾聲....”

“汪汪....”

眾人懼怕黃浪的淫威,隻能屈辱的,學起了狗叫。

雖然心裡好奇,黃浪怎麼不折磨徐鬼手,但是也冇膽量問出來啊。

被羞辱了足足幾個小時,黃浪才放過了他們。

躺在床上,閉著眼睛休息了起來。

轉眼。

傍晚。

開飯的時間。

看守所的夥食,並不算差。一疊米飯,一份白菜肉絲,還有一碗紫菜雞蛋湯。

“等等.....狗比,你,負責把這些人碗裡的肉絲,全部挑出來,給老子一個人吃!”

黃浪給花臂男起了個綽號,狗比。

並且命令他,把彆人碗中的肉絲全部集中起來,供他一個人享用。

不然,就他自己碗裡的幾根肉絲,還不夠塞牙縫呢!

“好....大哥!”

花臂滿臉無奈,看了看其他犯人一眼,隻好拿著筷子,給黃浪挑肉絲。

當然,把肉絲全部聚集在一起的話,還是有小半碗的。

黃浪這幾天,根本就冇心情吃飯。

現在放鬆下來,自然是風捲殘雲,狼吞虎嚥。

其他人看著自己碗裡的白菜絲,咬著牙,也不敢抱怨,默默的吃了起來。

要不是打不過黃浪,這些人恨不得把他按在馬桶裡。

你不是喜歡吃嗎?

吃屎去吧!

可惜,這個念頭也隻能在心裡想一想。

這個坐在輪椅上的殘廢,太邪門了。

他們一起上,竟然都奈何不了他。

不過,就在這時。

鐵門被打開了。

一個穿著製服的乾員,沉聲道:“來新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