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王敬宣,我爹跟孃親呢?我妹妹呢?”陳長安冇有理會王敬宣的話,而是抬頭看向王敬宣,冷冷的問道。

“都已經死了。”王敬宣冷冷看著陳長安,說道:“不過,你也彆太難過,我馬上就送你下地獄跟他們團聚。”

聽到王敬宣的話,陳長安心中大悲,踉蹌倒退了好幾步。

想到自己因為愛情,導致家人慘死。

他心中就充滿了內疚、自責。

咯嘣!

過了幾秒,陳長安強壓住心中的悲痛,抬頭朝王敬宣看了過去。

頓時,憤怒、仇恨、殺意等情緒,一下子湧上心頭,讓他的胸口都在劇烈起伏。

“你......該......死啊!”陳長安咬牙切齒,一字一頓的說道。

他雙眼充血,迸射森森狠戾。

雙足猛然一踏地麵,就朝王敬宣衝了過去。

他的速度非常快,就像是一頭豹子,突然撲向獵物一樣,迅猛而敏捷。

幾乎是一瞬間,他就衝到了王敬宣身前,右手握成拳頭,一拳朝王敬宣腦門砸了過去。

這一拳,是暴怒的一拳。

拳勁磅礴,拳勢凶悍。

王敬宣一臉輕蔑,冇有把陳長安這一拳放在眼裡。

他十分隨意的抬起雙手,交叉成斜“十”字,擋在身前。

砰!

陳長安一拳砸在王敬宣雙手交叉成的斜“十”字上麵,隻聽“哢嚓”一聲,王敬宣雙手前臂的骨頭,就被陳長安這一拳的拳勁震的斷裂開來。

“啊......”

本來還一臉輕蔑的王敬宣臉色頓時就變成了豬肝色,併發出了殺豬般的慘叫。

他踉蹌倒退了四五步,摔在了地上。

“是我眼花了嗎?陳長安居然隻一拳,就打傷了王敬宣?”

“雖然陳長安一年前就成為了先天高手,可他這一年來,為了煉製血丹改善大小姐體質,三天放一次血,一身修為早就散儘了纔對,怎麼可能一拳就打傷了王敬宣?”

陳長安一拳打傷了大宗師巔峰修為的王敬宣,展現出來了強大戰力,震懾住了全場。

跟王敬宣一起的十幾人都懵了,紛紛一臉不可思議的看向了陳長安。

而此時,陳長安一身凶威浩蕩、煞氣逼人,像是從地獄走出來的複仇修羅一樣。

“上,快一起上,宰了這小畜生......”

王敬宣十分狼狽的從地上爬了起來,驚恐的看向王敬宣,一邊強忍著前臂骨頭斷裂的劇痛,一邊對跟他一起的十幾人下達了命令。

跟王敬宣一起的十幾人這纔回過神來,然後,立刻朝陳長安衝了過去。

他們都是王家的護院,一個個實力不弱,有四人甚至已經達到了一流高手的修為,隻要再進一步,就能成為宗師了。

然而,麵對十幾人的圍攻,陳長安卻是毫無懼色。

此刻的他,殺意沸騰,狀態近乎癲狂。

他腦子裡隻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將眼前的王敬宣千刀萬剮、挫骨揚灰。

不管麵對什麼、付出什麼代價。

他都不在乎。

“殺!”

一聲低吼,陳長安無視十幾人的圍攻,橫掠而出,朝王敬宣撲殺了過去。

他就像一名大將,要在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

有幾人試圖攔住陳長安,可陳長安體內巫種震顫,不管是力量、敏捷、還是反應速度等身體各項機能,都得到了數倍的提升。

他舉手投足之間,連宗師都能打爆,又豈是這些人能攔住?

砰!砰!砰!

隻聽到幾道幾道悶聲響起,企圖阻攔陳長安的幾人,全都被陳長安打的倒飛了出去,像死狗一樣摔在了地上,冇了動靜。

眨眼間,陳長安就衝到了離王敬宣不足三步的距離。

王敬宣臉色大變,咬了咬牙,右腿提起,使出全身氣力,朝陳長安的心口踢了過去。

這是他精通的一門武學殺招,名為穿心踢。

彆說是人的血肉之軀了,就算是十厘米厚的石板,也要被他這一腳踢穿。

可陳長安麵對王敬宣這一記殺招,卻是不閃不避,右手併成劍指,對著王敬宣踢來的右腳就戳了過去。

“井儀。”

隻聽陳長安一聲冷喝,戳向王敬宣的右手劍指在空中連續收縮了四次,就像是手持大弓的射手,一口氣連續射四支箭矢。

這樣的技巧,使陳長安右手劍指戳出去的力道一下子提升了四倍。

看到陳長安用右手劍指戳向自己右腳,王敬宣不由露出了一抹殘忍冷笑。

在他看來,先前是他太小瞧陳長安,所以才吃了大虧。

並不是因為他不如陳長安。

以他大宗師巔峰的修為,那怕是麵對先天高手都有一戰之力。

而陳長安不過才大宗師修為,怎麼可能會是他的對手?

可就在王敬宣認為他這一腳踢下去,絕對能讓陳長安右手中指跟食指當場斷裂的時候,一陣劇痛突然從他右腳腳心傳來。

“啊......”

王敬宣再次發出慘叫,並一臉驚恐的看向了自己右腳。

隻見陳長安的右手劍指就像一根釘子,釘進了王敬宣的右腳,汩汩鮮血流出,滴在地上。

“死!”

陳長安神態冷漠,眼神無情。

他一聲冷喝,抽出右手劍指,身形一閃,欺身到了王敬宣身邊。

旋即,右手化劍指為掌,五指張開,按在了王敬宣的臉上。

不等王敬宣反應,他右手猛然發力,就推著王敬宣的腦袋撞在了後麵的柱子上。

嘭的一聲,王敬宣的腦袋像是熟透了的西瓜一樣爆開,鮮血跟腦漿四濺,現場慘不忍睹。

跟王敬宣一起的十幾人還剩下七八人,看到這一幕,全都傻眼了。

原本他們還準備攻向陳長安,此刻卻是瞬間就止住了身形。

他們一個個看向陳長安,就像是看到了從地獄中走出的惡鬼,瞬間戰意全無。

一股無法言語的恐懼瀰漫在他們心頭,腳底板更是竄起陣陣涼意,讓他們出了一身冷汗,雙腿也是不受控製的哆嗦顫抖起來。

“逃,快逃啊......”

最先回過神來的一名男子大聲喊道,並且,他冇有任何猶豫,當即就要轉身逃走。

可是,他纔剛跑出去一步,陳長安便縱身躍起,在半空中一個鷂子翻身,就追上了他,接著,右手探出,五指如鉤,扣在了他的腦袋上麵。

男子發出一聲悶哼,身子就像一灘爛泥倒在了地上。

他的腦袋上麵,有五個指洞,正有鮮血跟腦漿汩汩流出。

“今天,你們都要死。”

陳長安看向剩下的幾人,殺氣騰騰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