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u小說 >  時歡江何深 >   第538章

-

馬場非常遼闊,一片草原欣欣向榮,一排建築環繞矗立,馴馬師帶著馬群散步,風吹草低,環境優美。

服務生開著觀光車接他們到酒店,酒店是寶格麗品牌,房間很大,兩室兩廳,隻是他們還冇有來得及休息,服務生就又來對江何深說。

“幾位老總都在會客廳喝茶聊天,說請江總到了之後過去聊聊。”

江何深點頭說好,然後將身上的休閒裝換下來,重新換了深藍色的西裝,又恢複以往矜貴疏離的樣子,看了時歡一眼,時歡伸了下懶腰:“那我洗個澡睡一覺,這幾天想事情想得晚上都不怎麼睡得著。”

江何深不想問她想什麼事——問了多半又是花言巧語——直接跟服務生去了。

時歡關上房門,伸了一個懶腰,拉上窗簾,洗了個澡,躺在床上,給榮媽打電話,跟咬咬視頻。

聊了小半個小時,咬咬也要午睡了才掛了電話,時歡放下手機,趴在枕頭上,不知不覺的睡了過去。

跟著江何深去會客的夏特助,再三考慮,還是開口:“二少爺,小漁村的對話,您都從手機裡聽到了吧?”

江何深:“嗯。”

“還有一件事,是在掛了電話後,我無意間從老大爺口中得知的,似乎有點問題,您想現在聽,還是等跟幾位老總見完麵後再聽?”

夏特助做事一向有分寸,如果不是很重要的細節,他不會在這個高不成低不就的時候開口。

江何深頓步:“你說。”

夏特助低聲說起。

他從村民老五手中拿到那台舊手機,也將老大爺送回家,本來準備走了,不成想,老大爺突然感慨道:“我記得阿嫵母女是〇八年搬走的,到現在也有十幾年了吧,也不知道她們現在怎麼樣了?”

夏特助起初冇有多想,走了兩步,腦子突然閃過一道光,意識到不對,他猛地轉回身:“她們不是一○年搬走的嗎?”

“什麼一○年啊?是〇八年啊,我記得特彆清楚,那年有奧運會,時歡本來跟我家孩子在一起看電視直播,阿嫵突然過來,把時歡帶走,時歡還喊我家小孩回頭告訴她誰拿了跳水冠軍,結果那天之後她們母女都從村子裡消失了,就是〇八年!”

夏特助突然間整個資訊係統都混亂了,“不是說,是因為她爸爸出海捕魚出事,他們母女纔到鎮子上生活嗎?”

老大爺道:“對啊,她男人就是〇八年出海捕魚死了的。”

“......”

不對不對。

再等等。

夏特助又想起另一個不對:“你剛纔說,那個會拉大提琴的小夥子,比溫家還要早兩年去村裡打聽時家?”

老大爺說:“是啊。”

......“是”就“錯了”啊。

夏特助對江何深道:“二少爺,接合我們現在掌握到的線索,二少夫人和她母親所謂的‘離開小漁村到鎮子上生活’,其實就是回溫家。回到溫家後,二少夫人就被溫家安排進了鹿城中學讀書,同時溫家也派人去小漁村調查時家,那年二少夫人是十四歲。

但按照老大爺說的,二少夫人和她母親,是〇八年離開小漁村,那時候二少夫人明明才十二歲,也就是說,這中間缺失兩年。再結合二少夫人的初戀比溫家早兩年到小漁村打聽時家,我大膽猜測,二少夫人缺失的兩年,可能跟她的初戀有關。”

再簡而言之一點就是,時歡先認識她那個初戀,他們可能相處兩年後,時歡纔回到溫家。

江何深走到走廊下,下午四點的日頭已經偏黃黯淡,不似正午那麼金光閃爍,餘暉將天際的雲朵染成深鬱的顏色,乍一看起來,風雲莫測。

夏特助問:“二少爺,接下來我們要往哪個方向查?”

江何深思考時,習慣性地轉了轉扳指,半晌冇有說話,夏特助又問:“還是繼續查二少夫人的身份?”

江何深卻說:“讓畢吉做好扳指帶過來。”

......什麼?夏特助茫然,不是正在說二少夫人的事嗎?

江何深要走捷徑:“畢吉三教九流的朋友多,想打聽溫家不為人知的秘密,問他比我們自己查要快。”

夏特助這才明白:“是。”-